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4-24

文/搜狐IT毛启盈

中联通“捷报”频传。2013年净利同比增46.7%。2014年首季净利33.02亿元,同比增73.9%。

相比中联通,中移动昨晚比较难熬。一个月前2013年财报显示,净利1217亿,同比降5.9%,“利空”消息传出,股价大跌,眼下却要直面净利下降10%的尴尬。[中移动首季净利252亿降9.4%]。

中电信最迟今日出财报,利润增长毋庸多说,但是,和联通一样,盈利数据太小,无法改变整个通信业的命运。

利润、用户数、网络、终端、ARPU值,一个“降”字成为纸媒、网媒、自媒体以及博客、微信批评的重要参考武器。

中移动这头大象是卸下了日进3亿这个沉重“包袱”,通过4G走进另外一个舞台,还是从此背上了“跌”的霉运,继续熟睡?值得我们思考。

投入与产出越来越背离

首季度财报显示,移动用户数高7.81亿,在全球摇摇领先,一枝独秀。

但是,首季财报也显示出,3G用户仅2.25亿,4G用户仅279万。即便是到年底4G用户增加1亿,2G用户数量仍然在50%以上。

低端用户持续增加,“一人多卡”现象普遍,以及4G资费继续下调,未来,ARPU值不稳定,利润持续下降,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

2G已成为过去时,4G嗷嗷待哺,中移动到哪里去寻找利润的回升?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然而,未来开销却是有增无减。

第一、4G投资巨大。

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预计,2014年到2016年,我国TD-LTE基站建设将超过100万个,4G网络总投资超过2300亿元。而2014年,中移动4G网络投资预计将超过500亿元。

除了4G建网之外,4G终端补贴也是有增无减。仅广东移动2014年要投入终端补贴100亿元,渠道补贴100亿元,其它省份3G补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第二、3G还要吃“返销粮”

中国移动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薛涛海指出,中移动2013年终端补贴为263亿,同比增长11%。中移动官方则表示预计2014年将对终端补贴要超过340亿元。

而奚国华也表示,中移动2014年终端补贴重点投向4G用户和3G中高端用户;话费补贴重点补贴3G中低端用户。

4G业务没有发展起来,4G补贴增加,3G终端还在吃返销粮,势必会影响到中移动2014年的全年利润。

“围墙”外正发生着的变化

微信崛起、虚拟运营商“虚火”上升、税改增压力以及人才外流,这些成为运营商面尤其是中移动面临的”五座大山“。

1、微信用户将超中移动

腾讯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底微信月活跃用户达3.55亿。外界猜测,为避开与运营商直面冲突,腾讯给了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但是这个数字却超过了联通、电信移动用户数。

中移动在首季财报承认,OTT对传统通信业务替代加剧,语音通话分钟数量增长放缓。2014年首季度总通话分钟数比上年同期仅增长0.6%。

面对微信的压力,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抵制”后,三大运营商均改变了原来的策略,从对抗走向合作。联通推微信“沃”卡,市场从广东扩张到广西等地;三大运营商员工普遍使用微信沟通,多位运营商高管由抵制微信到使用微信交流。

Jego被叫停后,中移动对飞信的投入在继续减少,中移动CEO李跃提出的“新通信”短期内难以落地。与此同时,中电信主打的易信平台门前冷落。微信用户正在超越中移动用户,动摇这中移动赖以生存的根基,运营商逐渐沦为互联网企业走秀的陪衬。

2、虚拟运营商崛起

工信部发放19张虚拟运营商牌照。其中,中电信16家,中联通14家,中移动17家。剔除重合签约,目前虚拟运营商超过26家。

虚拟运营商在流量、话音以及互联网服务方面,采用互联网“免费”模式,击垮运营商的价格战。正如小米雷军所说,“联网从来不打价格战,而是免费。”这对于价格战以及恶性竞争的运营商来说,弱势捉襟见肘。

随着国务院鼓励民营政策推动,虚拟运营商的颠覆性越来越强烈。

3、“税改增”持续抛压,利润雪上加霜

运营商是国企,受到政策的影响较大。

国务院“税改增”政策将在6月1日起正式实施。运营商原来上缴3%税率可能会增加到6%或者11%。

中移动利润下降,在上缴税收增加后,净利润可能进一步降低。

4、员工外流,埋下隐患

最近,网速曝出中移动深圳公司3月份就有74名员工离职,人力资源部门压力很大。而运营商基层员工对此评论说,深圳离职潮仅是一个开始。

运营商高管“投奔”虚拟运营商大家都知道了。中国联通市场部副总经理周友盟、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助理何宁分别加盟了爱施德与乐语。

高管纷纷选择逃离,基层员工蠢蠢欲动。

一位在联通基层工总10多年的县级经理同学给笔者说,今年上市公司利润增加,工资却没有因此而增加,如果虚拟运营商也搞区域营销店,他们之中很多人准备另起炉灶。

人才外流,这对每况愈下的三大运营商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中移动拥有55万以上的员工,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人才流失最大的受害者。

5、资本还不相信4G故事

今年以来,中国三大运营商相继发布4G品牌,和、沃、天翼。中移动对4G品牌非常高调,推品牌,换标志,微信微博自媒体,广告铺天盖地,推广可谓不遗余力。

然而,资本市场却对此表现异常冷漠。三大运营商上市公司股价(A股、港股、美股)均不见有大的攀升,低点横盘,原地打转,快见底了。

这与整个4G板块利好消息,形成鲜明的底部背离。在巴克莱银行减持中移动后,4月17日,摩根大通减持中电信H股。

未来,三大运营商股价如何稳步提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通过4G的故事去打动资本?中移动目前仍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本文首发搜狐IT。作者毛启盈微信公众号:maoqiying2008;作者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通信生活报)

2014-04-04

文/毛启盈

“清明节”过后,4月8日,微软将作出12年来最逆天的事件:正式停止对WindowsXP(以下简称”微软XP”)的技术支持、系统和补丁更新。

今天,《三湘都市报》发表标题为《中国2亿用户恐慌:微软停止对xp的支持》文章,称据统计,目前在全球范围内XP的市场份额约占25%,而我国XP市场份额更是高达70%,个人用户安装和使用XP的计算机将近2亿台。

据微软介绍,停止服务后就意味着,未来仍在运行XP的电脑将更容易受到安全风险与病毒的攻击。

据互联网数据中心报告显示,XP在没有更新的情况下,其病毒感染几率是Win8的6倍。有企业IT管理人员更是担忧,XP停止更新、断开服务后最怕的是爆发冲击波、震荡波之类的蠕虫病毒。不但如此,XP停止更新后,会对一些较新的软件、硬件以及游戏存在缺乏支持的情况。

2亿用户未来该怎么办?

微软提出的解决方案简单粗暴:直接升级到较新的Windows操作系统,或者淘汰现有电脑。微软这种粗暴的做法,显然对中国电脑用户不利。

其一、在中国一直使用微软XP系统,而没有进行系统升级,多数为中国三、四级市场的“小白”用户。这种“三低”用户(低收入、低文化、低科技)多数没有使用平板电脑,甚至没有使用手机上网。而使用原有的台式电脑,是其唯一上网方式。

你让他自己升级,不会!你让他卖掉电脑,再买台新的?硬件在2G以上电脑升级到win7或更高系统,购买一套软件需300元左右。更换成本太大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些用户不会因为一个系统的改变,而自愿换掉使用多年的旧电脑。

其二、有企业的业务系统、财务软件使用XP软件,这些软件又与Win7或Win8不兼容,因此,换操作系统还得升级或改造软件,但这些软件大多是花巨资购买甚至定制的,少则数百万元,多则两三千万元,更换成本太大。

不过,2亿用户的忧愁,却刺激了中国网络安全市场的活力:

1、中央网络信息安全小组成立,国产企业杀软成最大受益者。如今,包括百度、腾讯、金山、北信源、瑞星等在内的几乎所有安全厂商都推出了针对XP系统退役的安全解决方案。

2、随着时间临近,A股市场网络安全概念股:蓝盾股份(300297)、北信源(300352)、美亚柏科(300188)、任子行(300311)等网络概念股连续两日全线飘红。 (本文首发搜狐IT。作者毛启盈微信公众号:maoqiying2008;作者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通信生活报)

文/毛启盈

最近,虚拟运营商品牌持续升温。

工信部一口气发放了19张牌照,涉及到多个领域。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国”字头),在京城高调成立。

据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向笔者透露,虚拟运营商们已基本完成基础工作,等待三家电信运营商测试通过后,即可公开放号。预计首批运营商将在25日放号。

笔者一直跟踪虚拟运营商,他们以崭新的面孔出现在人们面前,有“双重”意义:

1、打破了电信运营商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垄断地位(中移动副总裁李正茂曾说过,中移动不垄断,腾讯微信才垄断。)但是,在用户与产业链心中,虚拟运营商企业就是打破了三大运营商所谓的垄断地位。

2、虚拟运营商推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品牌。譬如,乐语发布的“秒”品牌、爱施德发布“U友”、巴士在线MyWiFi(与中兴联合推免费公交Wi-Fi)国美与阿里巴巴分别推出“极信通信”、“阿里通信”等。

但是,从目前情况看,电信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支持力度远远不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进行“打压”,拖了后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说,“现在的虚拟运营商面对着截然不同的环境,网络不同,终端不同,业务不同。虚拟运营商能做什么创新,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虚拟运营?原因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觉得已经晚了。”

通过与虚拟运营商大佬接触,发现三大尴尬现象:

1、虚拟运营商从三大电信运营商获得的“批发价格”并不低。其中短信业务批发价为7分/条,流量业务价格在120元/GB,高于基础运营商给予普通代理商的价格;

2、业务“拉锯战”谈判,拖的时间过长。虚拟运营商并非工信部的“亲儿子”,需要与三大运营商进行车轮战的谈判。此前,中移动因为迟迟不公开虚拟运营商的名单,引发了媒体极大猜测;

3、对虚拟运营商的品牌传播“缺位”。在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成立之日,三大运营商没有任何一位高管上台发言。张晓铁(原中国移动副总经理)、冷荣泉(原中国电信副总裁)到场,可惜均不是三大运营商的身份;

或许,因为工信部决策迟缓,影响了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的政策扶持,但是,对虚拟运营商漠视或者对立,不利于电信业与OTT等互联网形成有效的竞合。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告诉我们,虚拟运营商大多不是敌人。何况,虚拟运营商无论是推号段、资费套餐还是互联网业务,均是基于电信运营商的基础网络,替运营商打工。用虚拟运营商迪信大佬通董事长刘东海的话说,虚拟运营商就是运营商的保姆。运营商不愿意干的事情,都会交给虚拟运营商来做。那么,电信运营商就应该支持保姆,而不是担心保姆上位。

也许有人说,运营商为虚拟运营商“培养”的大批高管。爱施德副董事长周友盟来自中国联通市场部,乐语通讯副总裁何宁来自中国电信终端公司。但是,无论是暂时的卧底还是永久性的逃离,他们都不代表电信运营商,而是重新选择自己的事业。

【本文首发搜狐IT。微信公众号:maoqiying2008;搜狐自媒体:通信生活报】

2014-04-03

文/毛启盈

雷军在业界的一个绰号叫“雷布斯”。源自于雷军在公开场合身着类似乔布斯的黑色T恤,模仿者雷布斯发布苹果时的演技,东施效颦,成就了今天的小米。

但是,在深圳IT领袖峰会上,雷军一不小心道出了惊天秘密:创办小米,灵感来源于互联网公司的刺激和“倒逼”,而非乔布斯。

这里引用雷军原话:

1、我参与创办第一家公司是金山软件,1988年创办。互联网在中国热起来是1999年,我们是被互联网革命掉的第一代;

2、传统企业打价格战,互联网从不打价格战,因为他们一上来就免费;

3、互联网我们自己也用,为什么软件行业受到这么大打击?后来,我一步一步理解,互联网其实是全新的方法论。

故事还得从他主持金山软件时局说起。当时,笔者在某财经报纸跑IT路线,和金山的雷军见面次数频繁:当时的金山公司,内忧外患。国内几家杀毒软件公司(金山、江民、瑞星)价格战、口水战、官司战,国际市场遭遇了微软以及诺顿的打压,雷军非常郁闷。用雷军的话说,“前有微软,后有盗版,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当时,雷军并没有走出中国企业家一般忽悠媒体采用的传统手法:空喊口号与支持国产与民族企业!

为应对这些公关事件,金山每周几乎召集媒体开两三个发布会。当时,笔者所在媒体经营惨淡,多数时间自由支配,于是就成为金山的“御用”跑会记者。

处在“乱局”中金山和雷军,树欲静而风不止,想“低调”而不能。而创立了小米公司之后,雷军说“小米刚刚成立的一年半里,小米极其低调,不做任何广告,也没有任何PR。”

这并不是小米和雷军“低调”了,而是传播方式发生了改变。不难发现,后来雷军的微博从来就没有休止过。这也成为诸多中国诸多CEO屡试不爽的低成本营销。

雷军在阐释他的互联网方法论时有两点值得思考:其一、免费。免费了后就不存在无休止的价格战。其二、口碑。绝对不能说当时金山没有口碑。只是为了口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除了雷军要奔波于频繁的新闻发布会,接受媒体采访之外,巨大的媒体广告投放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而在当时,互联网公司却走出了这个梦魇。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是奇虎360以及周鸿祎。他就是使用互联网免费的武器,抄了金山等国产软件的后路。首先,提出了杀毒免费,让国内杀毒厂商靠卖软件赚钱的梦想破灭;其次,充分利用互联网塑造口碑。当国内软件厂商还迷恋于购买平媒正版广告的时候,周鸿祎开始邀请了博客作者(今天美其名曰自媒体人)出席小型的沙龙。周鸿祎亲临沙龙现场,既不做冗长的PPT,也没有重磅产品吸引眼球,而是传播其免费和互联网的思维,给媒体人“洗脑”。尽管诸多传统纸媒对此不惜一顾,甚至负面声音不绝。

但是,老周在暴风雨中坚持了自己,一直到360赴美上市。直到今天的360,仍然坚持免费思维,而且免费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不仅是互联网杀毒软件免费,就连远程服务也实行免费。(几天前笔者的电脑中毒,让360的一位工程师远程给忙活了4个多小时。心里过意不去,想索要一下他的手机号,给点服务费用,被工程师拒绝了。他说,这是公司纪律-为人民服务,呵呵。)

中移动一提4G资费要降低,股价就跌到冰点。而360继续“免费”,股价却一冲上了100美元。世道呀,降价真不如免费更会给投资者讲故事!

雷军列举那个小米手机随意在咖啡厅链接Wi-Fi的例子,就是通过“免费+用户体验”来笼络用户,塑造品牌的效果,比给投入几千万买广告效果好多了。雷军还说到了最近滴滴和快的打车的竞争,送钱让用户和出租师傅,冲击了交通广播台,让CCTV中招,这是将互联网思维再次升华而已。

可以说,360和周鸿祎是第一代互联网方法论的践行者,只是老周没有将其著书立说,而雷军却在实践中传承了其衣钵,并且将其上升到方法论的高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小米的文化和雷军的成功,仍然是本土文化的演绎,而并不是苹果乔布斯的苹果模式。

面对4G时代,面对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10年,中国将会涌现那些新时 代互联网理论和模式,仍然需要从老一辈互联网身上吸取精华,然后进行颠覆创新。不是对乔布斯、Facebook扎克伯格的洋文化盲目模仿,而是对周鸿祎、马化腾、马云、雷军的传承与颠覆。

(本文首发搜狐IT。作者毛启盈微信公众号:maoqiying2008;作者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通信生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