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3-10

文/毛启盈

一山怎能容二虎,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句直白的话用在今天的NVIDIA和英特尔身上再也恰当不过了。

受国际金融危机和美国经济衰退影响,芯片巨头英特尔利润剧降。为扭转乾坤,英特尔今年以来频频“出手”:1月21日,宣布裁员6000人,先后关闭包括上海浦东封装测试厂在内的五家工厂。

2月17日,英特尔向法院递交了诉状,称英特尔和NVIDIA曾签署4年的芯片组授权协议将不适用于英特尔下一代具有集成显存控制器的CPU,例如 Nehalem。

与英特尔不同是的,NVIDIA却继续在产品和技术端发力,不断投入。223日,NVIDIA携手全球领先的游戏开发商和显示器制造商在中国推出世界上首款针对家用的高清3D立体解决方案。

在经济危机艰苦的岁月里,两大芯片巨头一个忙于“敦刻尔克大撤退”,忙于和竞争对手“打官司”,而另一个却忙于新产品的升级换代。

其实,这种迹象表面上看是两个国际厂商的“战略”不同。而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一个与用户越来越远,一个却不断地在贴近用户。好比“战争”爆发的时候,一个带领全城百姓浴血奋战,而另一个则是弃城而逃。

一直以来,关于“CPU(中央处理器)和GPU(图形处理器),谁将成为主导PC未来的核心动力?”的问题争论异常激烈。大多消费者认为,“一颗低端CPU搭配一块高端显卡的性能,肯定好于一颗高端四核CPU搭配一块低端显卡的性能。”英特尔应该放弃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消费者的实际体验,能够重视GPU技术,甚至投入研发队伍,至少能够把两者结合起来。

当时,笔者还是写了一篇博客《脱离上帝的英特尔何时苏醒?》“进谏”,希望傲慢自大的英特尔不要小瞧NVIDIA这个“顽敌”。但是,业界某知名记者很快用《英特尔没有沉睡已苏醒》博客文章做了回应,争议一直没有停止。

事实胜于雄辩,危难关头显本色,今天,在全球经济危机的时刻,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其实,NVIDIA推出的NVIDIA® GeForce® (精视™) 3D立体幻镜™解决方案,并不是什么开天辟地之作,甚至其影响力还不及英特尔推出便宜的上网本本,进军移动市场令人震惊。

但是,这是GPU又通过一个新领域拓展的PC视觉应用。NVIDIA 的“3D立体幻镜”无论是游戏玩家还是影院座客,都给了一个美好的体验:“显示屏比较稳定,画面流畅完美,没有任何瑕疵。

也许,一个时期以后,有人通过对GeForce体验,觉得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不及最新的某某产品。因为,技术的发展是无止境的。也许,明天还会有其他产品拥有更好的体验。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进化规律,IT产品毫不例外。但是,只要尊重用户感受,把用户的体验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自己第一,这就够了。

GPU取代CPU,还是二者融合?厂商之间的“口水战“只能是过眼云烟;博客的只言片语仅供参考;只有用户说了才是真理。

这里,还是用笔者博客《脱离上帝的英特尔何时苏醒?》作为提示:

目前,PC视觉享受已经成为主流趋势。现在,PC DIY的时候,操作系统、3D应用、游戏、视频等等,那一样也离不开视觉感官。微软全球副总裁、中国研发集团总裁张亚勤此前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到五年中人们最生动、最丰富的体验还是通过PC,它有很大的屏幕,有大量的故事,有丰富的内容。因此,无论是通过终端的PC做专业的制作,还是上网玩游戏,观看视频,视觉感受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习惯首选。

最后,希望NVIDIA的“3D梦幻”能给中国用户一个美好的回忆,希望英特尔能够在金融危机中重振“中国雄风”,能够放下“屠刀”,在“3D幻觉”中如梦初醒。

2009-03-09


   
文/毛启盈

  “一山怎能容二虎,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句直白的话用在今天的NVIDIA和英特尔身上再也恰当不过了。

  受国际金融危机和美国经济衰退影响,芯片巨头英特尔利润剧降。为扭转乾坤,英特尔今年以来频频“出手”:1月21日,宣布裁员6000人,先后关闭包括上海浦东封装测试厂在内的五家工厂。

  2月17日,英特尔向法院递交了诉状,称英特尔和NVIDIA曾签署4年的芯片组授权协议将不适用于英特尔下一代具有集成显存控制器的CPU,例如
Nehalem。

  与英特尔不同是的,NVIDIA却继续在产品和技术端发力,不断投入。2月23日,NVIDIA携手全球领先的游戏开发商和显示器制造商在中国推出世界上首款针对家用的高清3D立体解决方案。

  在经济危机艰苦的岁月里,两大芯片巨头一个忙于“敦刻尔克大撤退”,忙于和竞争对手“打官司”,而另一个却忙于新产品的升级换代。

  其实,这种迹象表面上看是两个国际厂商的“战略”不同。而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一个与用户越来越远,一个却不断地在贴近用户。好比“战争”爆发的时候,一个带领全城百姓浴血奋战,而另一个则是弃城而逃。

  一直以来,关于“CPU(中央处理器)和GPU(图形处理器),谁将成为主导PC未来的核心动力?”的问题争论异常激烈。大多消费者认为,“一颗低端CPU搭配一块高端显卡的性能,肯定好于一颗高端四核CPU搭配一块低端显卡的性能。”英特尔应该放弃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消费者的实际体验,能够重视GPU技术,甚至投入研发队伍,至少能够把两者结合起来。

  当时,笔者还是写了一篇博客《脱离上帝的英特尔何时苏醒?》“进谏”,希望傲慢自大的英特尔不要小瞧NVIDIA这个“顽敌”。但是,业界某知名记者很快用《英特尔没有沉睡已苏醒》博客文章做了回应,争议一直没有停止。

  事实胜于雄辩,危难关头显本色,今天,在全球经济危机的时刻,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其实,NVIDIA推出的NVIDIA® GeForce® (精视™)
3D立体幻镜™解决方案,并不是什么开天辟地之作,甚至其影响力还不及英特尔推出便宜的上网本本,进军移动市场令人震惊。

  但是,这是GPU又通过一个新领域拓展的PC视觉应用。NVIDIA
的“3D立体幻镜”无论是游戏玩家还是影院座客,都给了一个美好的体验:“显示屏比较稳定,画面流畅完美,没有任何瑕疵。

  也许,一个时期以后,有人通过对GeForce体验,觉得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不及最新的某某产品。因为,技术的发展是无止境的。也许,明天还会有其他产品拥有更好的体验。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进化规律,IT产品毫不例外。但是,只要尊重用户感受,把用户的体验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自己第一,这就够了。

  GPU取代CPU,还是二者融合?厂商之间的“口水战“只能是过眼云烟;博客的只言片语仅供参考;只有用户说了才是真理。

  这里,还是用笔者博客《脱离上帝的英特尔何时苏醒?》作为提示:

  目前,PC视觉享受已经成为主流趋势。现在,PC
DIY的时候,操作系统、3D应用、游戏、视频等等,那一样也离不开视觉感官。微软全球副总裁、中国研发集团总裁张亚勤此前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到五年中人们最生动、最丰富的体验还是通过PC,它有很大的屏幕,有大量的故事,有丰富的内容。因此,无论是通过终端的PC做专业的制作,还是上网玩游戏,观看视频,视觉感受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习惯首选。

  最后,希望NVIDIA的“3D梦幻”能给中国用户一个美好的回忆,希望英特尔能够在金融危机中重振“中国雄风”,能够放下“屠刀”,在“3D幻觉”中如梦初醒。相关连接
脱离上帝的英特尔何时苏醒? 


文/毛启盈

3月9日,《电脑报》C14版3G Time刊发笔者文章《厂商“死磕”WCDMA标新联通“偷着乐”》。其实,这里要说明的是“偷着乐”的不仅仅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不仅“乐”还“淫笑”。3G牌照发放以来,制造厂商之间的竞争可以说是“白热化”。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激烈的竞争中,“地狱价”、零报价甚至负报价的现象应该接受舆论的谴责。

搞笑的“口水战”

2月13日,中国联通打通首个WCDMA视频电话,“迈出”商用第一步。有意思的是,中兴和华为同时向媒体宣布, 自己才是“首个”配合联通打通第一个WCDMA商用电话的设备厂商。

实际上,两家厂商的“首个”价值一样的,无非是联通打通了WCDMA电话。至于效果如何,有多少人通了电话,消费者体验到底如何?这些都是未知数。

因此,这个“首个”之争,其实仅仅十个“噱头”。

此前,关于华为和中兴的“口水战”,在网上一直广为流传。

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任正非与优秀党员座谈会上的发言》中称,“我们要做一个国际市场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一个破坏者。我们要遵循这些规律,而不是颠覆这些规律。我们要有序开展竞争,实现共赢。”

有意思的是,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每当对手(华为)有哪一项落后于我们时,他们那种顽强精神都是看到的,有时候即使完全没有希望了,他们还是要搅和一下,这种例子非常多。”

中兴华为等国产厂商的崛起,打破了爱立信等传统厂商垄断中国通信市场的格局,具有及其重要的意义。但是,应该看到,两家厂商的“口水战”的娱乐性背后,让招标的潜规则暴露无余。

根据媒体报道,爱立信由于在TD招标中失去了“老大”地位,竞争对手发起了媒体攻势。爱立信主席兼CEO思文凯扬言:爱立信在全球有最多的WCDMA建网经验,这足以在竞争中保持一定优势。不过,传闻他和常小兵和中移动高层接触频繁,“机场接走王建宙”,令竞争对手非常不满。

爱立信集团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说:“爱立信会以全球经验和研发实力来加强在华竞争,而不是靠价格战”。不知道这句话是在赞美华为,还是暗指华为中标靠“价格战。”

立竿见影的价格战

“价格战”虽会导致厂商的毛利率下降,对一些盈利不稳定的厂商来说,充满了风险和挑战。

但是,对中兴通讯等过国产厂商竞争优势明显:在中国移动TD-SCDMA的一、二期招标中获得了累计32%的市场份额;在中国电信CDMA招标中获得了25%的市场份额;而此次在WCDMA招标中又获得了21.4%的市场份额,市场份额的提升使得中兴通讯成为电信投资增长和国内3G网络建设中最大的受益者。

其实,“低价战略”在通信业并不是新闻,早在2008年的C网招标中,就曝出了除华为总报价6.9亿元外,多个厂商出现了“零报价”甚或“负报价”。

市场玩家越来越少

厂商的“低价换市场策略”,让运营商自然是“偷着乐”。较低的建网资金投入,让3G业务的决策可能大大提速。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随着3G牌照的发放,一份由工信部主导制定的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振兴规划(2009年-2011年)初稿显示,中国3G未来三年投资将超过6000亿,这对三大电信运营商来说是绝对的利好消息,中移动TD正式商用,中电信3月份启动3G业务,新联通5.17正式上马3G业务。

尽管3G蛋糕很大,由于国内外少数厂商的残酷价格战和“口水战”让其他势单力薄的厂商望尘莫及,最终会导致从原来的国外厂商垄断市场的局面,转化成为国内外少数厂商共同垄断的局面。另外,设备厂商的低价研发和高速建网,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导致“豆腐渣”工程的产生。

因此,需要指出的是,运营商应该拥有长远的眼光,“不以价格论英雄”。要培养这个产业链条的“森林”,而非仅仅种植几棵“参天大树”,否则,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09-03-08

  
文/毛启盈

  3月9日,《电脑报》C14版3G Time刊发笔者文章《厂商“死磕”WCDMA标
新联通“偷着乐”》。其实,这里要说明的是“偷着乐”的不仅仅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不仅“乐”还“淫笑”。3G牌照发放以来,制造厂商之间的竞争可以说是“白热化”。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激烈的竞争中,“地狱价”、零报价甚至负报价的现象应该接受舆论的谴责。

   搞笑的“口水战”

  2月13日,中国联通打通首个WCDMA视频电话,“迈出”商用第一步。有意思的是,中兴和华为同时向媒体宣布,
自己才是“首个”配合联通打通第一个WCDMA商用电话的设备厂商。

  实际上,两家厂商的“首个”价值一样的,无非是联通打通了WCDMA电话。至于效果如何,有多少人通了电话,消费者体验到底如何?这些都是未知数。

  因此,这个“首个”之争,其实仅仅十个“噱头”。

  此前,关于华为和中兴的“口水战”,在网上一直广为流传。

  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任正非与优秀党员座谈会上的发言》中称,“我们要做一个国际市场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一个破坏者。我们要遵循这些规律,而不是颠覆这些规律。我们要有序开展竞争,实现共赢。”

  有意思的是,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每当对手(华为)有哪一项落后于我们时,他们那种顽强精神都是看到的,有时候即使完全没有希望了,他们还是要搅和一下,这种例子非常多。”

  中兴华为等国产厂商的崛起,打破了爱立信等传统厂商垄断中国通信市场的格局,具有及其重要的意义。但是,应该看到,两家厂商的“口水战”的娱乐性背后,让招标的潜规则暴露无余。

  根据媒体报道,爱立信由于在TD招标中失去了“老大”地位,竞争对手发起了媒体攻势。爱立信主席兼CEO思文凯扬言:爱立信在全球有最多的WCDMA建网经验,这足以在竞争中保持一定优势。不过,传闻他和常小兵和中移动高层接触频繁,“机场接走王建宙”,令竞争对手非常不满。

  爱立信集团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说:“爱立信会以全球经验和研发实力来加强在华竞争,而不是靠价格战”。不知道这句话是在赞美华为,还是暗指华为中标靠“价格战。”

   立竿见影的价格战

  “价格战”虽会导致厂商的毛利率下降,对一些盈利不稳定的厂商来说,充满了风险和挑战。

  但是,对中兴通讯等过国产厂商竞争优势明显:在中国移动TD-SCDMA的一、二期招标中获得了累计32%的市场份额;在中国电信CDMA招标中获得了25%的市场份额;而此次在WCDMA招标中又获得了21.4%的市场份额,市场份额的提升使得中兴通讯成为电信投资增长和国内3G网络建设中最大的受益者。

  其实,“低价战略”在通信业并不是新闻,早在2008年的C网招标中,就曝出了除华为总报价6.9亿元外,多个厂商出现了“零报价”甚或“负报价”。

   市场玩家越来越少

  厂商的“低价换市场策略”,让运营商自然是“偷着乐”。较低的建网资金投入,让3G业务的决策可能大大提速。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随着3G牌照的发放,一份由工信部主导制定的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振兴规划(2009年-2011年)初稿显示,中国3G未来三年投资将超过6000亿,这对三大电信运营商来说是绝对的利好消息,中移动TD正式商用,中电信3月份启动3G业务,新联通5.17正式上马3G业务。

  尽管3G蛋糕很大,由于国内外少数厂商的残酷价格战和“口水战”让其他势单力薄的厂商望尘莫及,最终会导致从原来的国外厂商垄断市场的局面,转化成为国内外少数厂商共同垄断的局面。另外,设备厂商的低价研发和高速建网,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导致“豆腐渣”工程的产生。

  因此,需要指出的是,运营商应该拥有长远的眼光,“不以价格论英雄”。要培养这个产业链条的“森林”,而非仅仅种植几棵“参天大树”,否则,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相关链接:联通充值卡过期不作废很有人情味(见3月9日《通信产业报》第10版)

2009-03-05

   文/毛启盈

  根据《京华时报》报道,读者赵先生反映:2008年9月份,他购买250张联通手机话费充值卡,目前手上还有60余张未开封使用,但充值卡上标明的有效日期为2008年12月31日,现在已无法使用。10010工作人员的解释,过期卡被视为无效作废。但是,北京联通分公司综合部负责人孙宝介绍,只要在有效期能到相关营业厅办理换取有效期限更长的充值卡,就可以避免损失。

  其实,“过期既作废”的消费卡不仅仅存在于中国联通,存在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的领域,在金融,保险,旅游等行业比比皆是。而中国联通能够想研究讨论想办法让即将过期的充值卡“起死回生”,这在三家电信运营商之中,属于首创,具有“人情味”,标志着运营商在服务用户上一大进步。

  首先,“有效期”是双方的约定,希望用户理解。虽然充值卡不像药品食品那样容易腐烂,话费充值卡设置有效使用期,对于运营商来说,是基于电信业务的运营形式特点和财务结算等方面考虑。对市场运营商来说,也能够防止竞争对手恶意囤积或者收购大量的流通卡(最近河南移动恶意收购联通卡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造成市场的混乱和决策者的错觉。因此,有效期还是应该有,而不应该取消。

  其次,充值卡的过期问题,对大多用户来说影响甚微。因为市场上流通的充值卡大多有效期都相当长。譬如现在购买一张100元面值的充值卡,有限期可能要到2010年的3月份。一个普通用户,一个月远远不至于消费10元一下,除非你把卡珍藏起来。因此,联通设置的有效期对多大用户来说是没有意义的,更谈不上过期作废的问题。这些问题有可能发生,大多是一次购买数百张卡的代理商。虽然是个别现象,联通能够率先解决这个问题,不仅在行业值得推广,我想在其他领域也应该借鉴。

  最后,中国联通在重组以后,在与中国移动争夺用户以及人性化的服务上还是可圈可点的。譬如,中国联通在元旦、春节期间推出的“一卡充”业务开始发力。通过笔者的体验,中国联通“一卡充”不仅是国内唯一的无障碍异地充值业务,还具有其他充值卡所不具备的“聪明”特性。“一卡充”可实现除数据业务外的所有业务充值,并由系统自动判断业务属性,自动匹配完成充值,省去了很多繁琐的按键程序和冗长的等待;此外,即使用户处于停机状态,也可进行语音异地充值。加上唯一话费专线10011的统一客户体验,以及联通手机、固话、小灵通、中移动手机等多种充值渠道,毫不夸张地说,“一卡充”实现了“一切以客户为导向”。根据第三方调查的数据,用户满意100%。

  3.15到了,每年这个时候电信运营商都坐在“火山口”上,让用户绝对满意不太现实,但是,三大运营商谁能够在“人性化”上有所作为,可是是今后在竞争获胜的“杀手锏”。

文/毛启盈

  今年两会,通信业最大的亮点是,3G业务在两会上的首次亮相。中移动强大的代表团没有让代表委员失望,自主研发的TD终于犹抱琵琶半遮面。据说一些参会的代表委员和媒体记者都用上上了TD手机和本本。

  先不管信号如何,网络如何,TD能够走进会场,也算一个标志性事件。

  回顾2008年的两会,代表委员关注通信业,多数在电信业重组上。无论是讨论把运营商分成几家,机构如何设置以及《电信法》等宏观问题。

  今年问题更加具体化,譬如手机上网是按时间计费还是按流量计费,运营商不要要控制短信群发等等,与老百姓利益息息相关的具体问题。

  其实,随着3G牌照的发放,讨论3G业务究竟如何更好服务于百姓,当然是一个不错的方向。但是,目前中国电信市场还是比较混乱,山寨机的问题没有给予合理性的解释,Wi-Fi的市场准入还没有给予明确的答案,电信业关系到基础设施建设的无线城市规划还没有统一标准。关于3G的商用问题可以说是“盲人摸象”,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3G”。如视频行业认为其对语音视频有应用;小区管理则认为可作为视频监控使用;信息化方面则最多的是移动互联网及其电子商务。但是,具体商用模式是什么,谁来买单?有多大的市场蛋糕等等。代表委员应该为3G商用考虑更长远一些,多提一些涉及民生的电信问题。

  3G在各行各业到底如何具体应用?如何才能把3G业务应用于改善国计民生,这可能才是一个大问题。(更多见代表委员访谈间)

  文/毛启盈

  今年两会,通信业最大的亮点是,3G业务在两会上的首次亮相。中移动强大的代表团没有让代表委员失望,自主研发的TD终于犹抱琵琶半遮面。据说一些参会的代表委员和媒体记者都用上上了TD手机和本本。

  先不管信号如何,网络如何,TD能够走进会场,也算一个标志性事件。

  回顾2008年的两会,代表委员关注通信业,多数在电信业重组上。无论是讨论把运营商分成几家,机构如何设置以及《电信法》等宏观问题。

  今年问题更加具体化,譬如手机上网是按时间计费还是按流量计费,运营商不要要控制短信群发等等,与老百姓利益息息相关的具体问题。

  其实,随着3G牌照的发放,讨论3G业务究竟如何更好服务于百姓,当然是一个不错的方向。但是,目前中国电信市场还是比较混乱,山寨机的问题没有给予合理性的解释,Wi-Fi的市场准入还没有给予明确的答案,电信业关系到基础设施建设的无线城市规划还没有统一标准。关于3G的商用问题可以说是“盲人摸象”,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3G”。如视频行业认为其对语音视频有应用;小区管理则认为可作为视频监控使用;信息化方面则最多的是移动互联网及其电子商务。但是,具体商用模式是什么,谁来买单?有多大的市场蛋糕等等。代表委员应该为3G商用考虑更长远一些,多提一些涉及民生的电信问题。

  3G在各行各业到底如何具体应用?如何才能把3G业务应用于改善国计民生,这可能才是一个大问题。(更多见代表委员访谈间)

2009-03-02

   文/毛启盈

  根据3G门户发布了的《2009年手机体验白皮书》显示,在手机上网中,网络运行速度慢,占总投诉17.6%。手机上网运行速度慢、稳定性差,这两个因素将直接导致上网资费增加。

  3G门户总裁张向东透露,目前,每天有数万网友,发出对手机的质疑或者不满。其中,“体验性”不好是主要因素。

  其实,“上网难”是体验性不好的集中表现。譬如打开一个网页如果耗费60秒,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既让消费者感觉不爽,同时也让其为浪费的时间买单,这当然是消费者及其不满的。

  根据权威资料调查显示,目前中国手机上网的用户已经超过了1亿大关。但是,究竟有多少用户真正放心在用手机上网呢?居高不下的网民让网民望网兴叹。

  其实,在TD从试商用到商用以来,手机上网体验性差也是用户投诉的一个普遍现象。

  除了消费者不满外,产业链也收到了影响。手机上网受流量费过高等诸多因素的制约,这一行业一直没有获得广告商的认同。因此,手机广告市场并不景气。

  目前,由于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差异较大,各方观点分歧较大。譬如,广东省的最低价格是5块钱100兆,在中国大部分地方,都是20块钱50兆,价格相差8倍。手机上网资费是否需要像“火车票”一样举行一个听证会,政府统一定价?

  此前,有专家表示,移动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放开了,都用手机上网,事实上这是很难的,因为频谱有限,移动通信了要像互联网一样随时随地上网,很难实现。结论显得很悲观:“不说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成。”

  对此,通信专家侯自强却乐观地认为,由于3G牌照的发放,3G时代的手机上网已经解决了这个资源通道的问题。也就是说,在3G手机上网和2G手机上网速度以及“体验”是不同的。因此,资费不断下调是必然的。

  其实,在春节后,江苏电信已经推出了1元1天的“白菜价”,北京移动188用户可1元包200M流量上网,这些现象是不是预示着手机上网资费已经下调到消费者满意的程度呢?

  “运营商如果仅仅是套餐,其实对消费者只能是一种忽悠,当然消费者也不会买账的。”侯自强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三种运营商之间的竞争随着3G业务的开展逐步加强,目前无论是中国移动还是中国电信在手机上网这一块的套餐及其繁多,资费不断下降。但是,就目前的资费水平还远远不够。如果真的让消费者满意,那么家庭宽带包月80元不限量,手机上网的包月也应该是20元不限量。

     
商品的服务质量差,都可以“三包”,为何电信领域就不行呢?我想有关部门应该在3.15来临之际彻查电信运营商到底收了网民多少“黑心”网费。

  3.15系类报道

  3.15:乔布斯“痛恨手机”不是演戏 

 

2009-03-01

   文/毛启盈

  “几乎每个人都痛恨自己使用的手机。由于用户界面过于糟糕,所以大部分用户都只能使用手机的少数功能。我们希望帮助每一个人改变这一局面。”

  ——乔布斯

 

  每年到了3月份,似乎“似剪刀”的春风似乎才把消费者从梦中唤醒。“3.15”一个姗姗来迟的维权日。因为IT业属于高科技领域,法律空白点较多,因此消费者维权更加艰难。这让我联想到3G门户网发布的《2009手机体验白皮书》中引用乔布斯的一句话,
“我们每个人都痛恨手机。”

  据说,这本“白皮书”历时30天,同步于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征集用户意见,由资讯、评测、用户投票支持、评论、讨论等,多项参数综合总结得出,总共有30多万手机用户直接参与投票,关注人数达千万,其中80%的投票由手机上网用户得出。

  即使如此,也有人出来为手机厂商做“辩护”。

  用炳叔的话说,如果手机厂商听了这1000条意见,可能就不会做手机了,因为,一个人的手机更新换代比较快,而厂商的应变往往更不上。然而,炳叔也丝毫没有否认其维权的这一点,因此定性为“瑕不掩瑜”。

  尽管苹果的iPhone风靡全球,但是网友还是指出了“十大缺陷”。正如乔布斯所说“几乎每个人都痛恨手机。”苹果手机尚且如此,普通手机的缺陷可能难以避免。

  手机目前存在的问题是:高辐射,不环保,不人性化。但是,我也要为手机厂商说几句公道话。

  高辐射,这与科技的进步息息相关,目前手机辐射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还是一个未知数。高辐射与网络有着直接的关系,譬如小灵通的辐射就不高,CDMA网络的辐射就小一点。手机厂商虽然有义务研发防止辐射的配件,但是,研发投入可能很大。需要政府给予税收等优惠。

  不环保,主要是充电器接口等接口不同一,或者备用几个充电器,用户是束之高阁,很好利用。如果充电器的接口统一了,就不需要用户为手机的充电发愁了。但是,生产充电器的统一问题,这是个国际化的问题。正规厂商纳入了国际化范围,但是,“视线之内,监管之外”的山寨机如何监管?

  不人性化,专门提供给残疾人的手机比较少。此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世界电信日为残疾人献爱心》:菲律宾开发了一种盲人也能收发手机短信,西班牙研发了的“手机说话”软件,这些国家厂商的做法比较人性化。但是,市场上这种手机的价格却比较贵,残疾人无法承受。

  其实,这个问题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到厂商,专门生产这种手机可能要比生产一部普通的手机要更多的投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是,特殊用户的市场毕竟有限,购买力有限,因此利润微薄,甚至赔本。所以,才导致品种少,价格高的尴尬。

  因此,无论是辐射问题,还是环保问题,还有人性化的问题,可能不是一两个厂商的事情,需要全社会来关注。甚至政府需要出面给予政策上的鼓励。譬如通过税收等手段进行调节。

  笔者建议,除了手机及其配件等质量问题外,手机存在的这些社会性问题,既然是企业的责任,也应列入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