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9-08

    文/毛启盈

  今天,《通信产业报》发表评议员文章《手机搜索领域 运营商角色难定需平衡》。文中指出:

  在有线互联网中,用户很容易从浏览器中输入网址选取搜索引擎,但是在无线互联网中,通过运营商或终端厂商的内置搜索引擎,产业链的环节显然变得更加复杂。同样与运营商传统的合作伙伴SP不同,在移动搜索领域,运营商需要面对百度、Google这样的传统互联网巨头,内部的利益平衡更加需要技巧。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运营商在移动搜索中的地位异常尴尬。一方面,希望移动搜索很快发展起来,这样就能通过手机上网,狂赚资费;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些传统的互联网做大做强了,这样会使得自己在产业链中处于被动地位。

  这种自相矛盾的心态,也导致了移动互联网一直在踏步前进。目前,虽然手机用户已经突破了六亿,但是根据研究机构艾瑞的预测,2008年中国手机搜索用户将达到1.27亿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到2010年将达到2.2亿户。就是这个数能字,可能还涵盖着巨大的水分。

  因为,目前中国互联网用户才2.5亿不到,手机上网的人数却达到了一半的人数,和生活实际不相符合。

  就目前的情况,通过手机无线上网的网速并不理想。一些偏远地区和楼宇之间还处于盲区。就是通过手机上网还没有成为人们的生活习惯,用手机搞搜索的还是大多只是图个新鲜。虽然,做移动搜索的企业从传统的
Google、百度,如今阵营已经夸大到了微软、诺基亚,但是,从PC跨越到手机,其平台还需要一个完善的过程。

  因此,建议运营商尤其是中移动,拥有强大的技术团队,拥有日进3亿的雄厚资金,因该早日切入移动搜索,这样,才会避免日后陷入被动的尴尬。

  相关阅读  移动搜索比“神话”还美丽


    /毛启盈


 


92,《木乃伊归来3》在全国各地的首映。有幸在电影院里欣赏了精彩夺目的打斗场面,李连杰,杨紫琼等大腕明星,在好莱坞的大片里如此夺目,让人孰料不及。《木乃伊2-木乃伊归来》2001年登陆中国时,一度被称作中国引进的第一部神鬼动作影片。


时隔7年之后的《木乃伊3:龙之诅咒》席卷而来时。剧情用中国元素打造西方神话, 龙帝、兵马俑、马车、旧时上海、漫天烟花、喜马拉雅山脉、香格里拉不老泉,这些充满中国元素的好莱坞镜头。这种“中西合璧”的影视营销,让人不得不佩服电影发行公司的“世界眼光,战略思维”。


其实具体到互联网领域,这样精彩的案例今天也在陆续上演着。当1999年传统的媒体在仍然用几千年来流传的模式进行营销时,互联网的营销因为9.11事件的发生,已经上演了《木乃伊2-木乃伊归来》,用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方式,把全世界都可以接受的流派传到中国。


 7年来,互联网的营销如火如荼,传统媒体仿佛就如同古老的“木乃伊”一样,在幻觉中“复活”,像千百年前一样魔法无边,试图与互联网历经一番生死较量。


但是,高科技推动着人们的思维在不断向前延伸,如今论坛,博客,即时通讯工具,社交网络,视频等社会化媒体势不可当。局限于某一个国家的文化形态日益被颠覆,世界性的逐渐成为一种潮流。


这里举一个例子,中国知名网站大旗网以“聚焦,挖掘,放大,利用Web2.0环境里的口碑元素,让“口碑营销”成为了互联网营销一个代名词,“口碑”这个词语如同埃及的金字塔一样,被众多企业作为一个光环,写进了公司的企业营销理念中。


然而,今天,我们不得不说“口碑”这个词语如同李连杰扮演的“秋王”一样,一同成为了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木乃伊”。因为其崇尚的理念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整个企业的互联网营销思维中容不得半个“不”:凡是和出现公司负面的言论,一律都要消灭;凡是我的“敌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被“五马分尸”,甚至不惜成本请来枪手(影片一般成为“刺客”)进行围剿,没有任何正义可言。这样的企业,正面临着“兵马俑”复活的危机。


 以“10万年薪招聘前台”事件风云互联网的大旗网女CEO周春兰,此前是“口碑营销的忠实情人”(她是力推口碑营销,借用这个词语)。在最近一次公开场合表态:“口碑应经成为一个贬义词。”这说明她已经认识了“口碑营销”这个“秋王”的本来面目,因此,她愿意守住互联网营销的“香格里拉不老泉”,这就是最基本的道义。因此,如果有企业再打着“口碑”的旗号,来污染人间正道的最后一泓清泉,可能会与大旗发生一场厮杀。


目前,周春兰所倡导的社会化媒体营销,其实并不是她的首创,私下里传闻,这位美女CEO是在国外默默学习了半年之后,才悟出来的一个新模式。其核心是:整合论坛,博客,社区资源,以公开的互联网ID,来化解互联网以及新媒体与企业的恩怨情仇。


我们知道,互联网是虚拟的世界,一旦身份公开,这就面临着各路妖魔鬼怪和厮杀。如同影片中的杨紫琼所扮演的巫师,不仅仅“长生不老”的身世可能不复存在,而且,“功力大减”。(说话再也不能信口开河。)


并且,中国的企业文化远远没有到达“仙境”的境界,尤其是新生的企业,如同“秋王”一样的企业主随处可见,这样,一个互联网企业用这样一种理念来应对“上帝”,失去大单的危险时时存在,但是,在中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能够用失去“最纯洁的一点血”来拯救整个行业的道德底线,这也许是最值得的。


在传媒领域,我们不希望看到人类最原始互相残杀的生存方式 “复活”,我们也不希望那些深埋地下的“正义”出来救险,我们希望少一些“秋王”式的创业者,少一些愚忠式的媒体“帮凶”。这样,社会化媒体整合营销虽然不会长生不老,但是也会在有限的时光里,活得更加精彩一些。难道有人不喜欢天天看着漂亮的美女杨紫琼吗?


    
/毛启盈

 

92,《木乃伊归来3》在全国各地的首映。有幸在电影院里欣赏了精彩夺目的打斗场面,李连杰,杨紫琼等大腕明星,在好莱坞的大片里如此夺目,让人孰料不及。《木乃伊2-木乃伊归来》2001年登陆中国时,一度被称作中国引进的第一部神鬼动作影片。


时隔
7年之后的《木乃伊3:龙之诅咒》席卷而来时。剧情用中国元素打造西方神话,

龙帝、兵马俑、马车、旧时上海、漫天烟花、喜马拉雅山脉、香格里拉不老泉,这些充满中国元素的好莱坞镜头。这种“中西合璧”的影视营销,让人不得不佩服电影发行公司的“世界眼光,战略思维”。


其实具体到互联网领域,这样精彩的案例今天也在陆续上演着。当
1999年传统的媒体在仍然用几千年来流传的模式进行营销时,互联网的营销因为9.11事件的发生,已经上演了《木乃伊2-木乃伊归来》,用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方式,把全世界都可以接受的流派传到中国。

 7年来,互联网的营销如火如荼,传统媒体仿佛就如同古老的“木乃伊”一样,在幻觉中“复活”,像千百年前一样魔法无边,试图与互联网历经一番生死较量。


但是,高科技推动着人们的思维在不断向前延伸,如今论坛,博客,即时通讯工具,社交网络,视频等社会化媒体势不可当。局限于某一个国家的文化形态日益被颠覆,世界性的逐渐成为一种潮流。


这里举一个例子,中国知名网站大旗网以“聚焦,挖掘,放大,利用
Web2.0环境里的口碑元素,让“口碑营销”成为了互联网营销一个代名词,“口碑”这个词语如同埃及的金字塔一样,被众多企业作为一个光环,写进了公司的企业营销理念中。


然而,今天,我们不得不说“口碑”这个词语如同李连杰扮演的“秋王”一样,一同成为了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木乃伊”。因为其崇尚的理念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整个企业的互联网营销思维中容不得半个“不”:凡是和出现公司负面的言论,一律都要消灭;凡是我的“敌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被“五马分尸”,甚至不惜成本请来枪手(影片一般成为“刺客”)进行围剿,没有任何正义可言。这样的企业,正面临着“兵马俑”复活的危机。

 以“10万年薪招聘前台”事件风云互联网的大旗网女CEO周春兰,此前是“口碑营销的忠实情人”(她是力推口碑营销,借用这个词语)。在最近一次公开场合表态:“口碑应经成为一个贬义词。”这说明她已经认识了“口碑营销”这个“秋王”的本来面目,因此,她愿意守住互联网营销的“香格里拉不老泉”,这就是最基本的道义。因此,如果有企业再打着“口碑”的旗号,来污染人间正道的最后一泓清泉,可能会与大旗发生一场厮杀。


目前,周春兰所倡导的社会化媒体营销,其实并不是她的首创,私下里传闻,这位美女
CEO是在国外默默学习了半年之后,才悟出来的一个新模式。其核心是:整合论坛,博客,社区资源,以公开的互联网ID,来化解互联网以及新媒体与企业的恩怨情仇。


我们知道,互联网是虚拟的世界,一旦身份公开,这就面临着各路妖魔鬼怪和厮杀。如同影片中的杨紫琼所扮演的巫师,不仅仅“长生不老”的身世可能不复存在,而且,“功力大减”。(说话再也不能信口开河。)


并且,中国的企业文化远远没有到达“仙境”的境界,尤其是新生的企业,如同“秋王”一样的企业主随处可见,这样,一个互联网企业用这样一种理念来应对“上帝”,失去大单的危险时时存在,但是,在中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能够用失去“最纯洁的一点血”来拯救整个行业的道德底线,这也许是最值得的。


在传媒领域,我们不希望看到人类最原始互相残杀的生存方式

“复活”,我们也不希望那些深埋地下的“正义”出来救险,我们希望少一些“秋王”式的创业者,少一些愚忠式的媒体“帮凶”。这样,社会化媒体整合营销虽然不会长生不老,但是也会在有限的时光里,活得更加精彩一些。难道有人不喜欢天天看着漂亮的美女杨紫琼吗?

2008-09-05

  “阿里妈妈怀孕”将颠覆Google广告模式


  文/毛启盈


  9月4日,业界盛传阿里妈妈在今夜合并淘宝网,一夜之间“身怀六甲”,让原本营销庞大的妈妈团队再次增添新的希望。让原本还安稳入睡的google等搜索营销的的新互联网广告模式再添变数,这个夜晚,对于整个互联网的广告营销来说,机遇与危机瞬间降临。


  首先,作为“阿里巴巴集团最小的公主”(马云语)诞生一年来,已经覆盖了40万中小的网站,创造了10亿巨大的网络流量,与此同时拥有了8000万的网上粉丝。其准确简单高效的广告模式,已经让数十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一夜成名。再说被合并的淘宝,在市场已经运作了5年,拥有8000多万的用户,一日交易量突破3亿人民币成为亚洲网络“巨无霸”。阿里妈妈收养了这个“义子”,可谓是强强的联合。仅仅依靠这些天文数字,也能让业界位置震撼。如此大的膨胀系数,运作起来的威力,难以预测。


  其次,目前以搜索引擎主要模式的Google等互联网营销模式,已经暴露了其先天性的缺陷。传播人群难以定位,广告投放精准性难以估计,传播模式老套,一些传统技术的算法,正在被一些机构所攻破,这让诸多的网络卖家极为困惑。在阿里妈妈的广告营销模式中,没有电脑搜索的机械程序,也没有流氓点击等制造天文数字流量的能力,但是,1.6亿网民的大脑的的思维,效果往往是制造不出来,因此,网络卖家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实惠。可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网络营销的瓶颈。虽然,目前Google的搜搜模式,成功地为成千上万的企业解决了发展的问题,至少目前亦然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宝座,但是,如果用发展的目光来分析,一种新事物代替一种旧事物,这是自然的规律,网络更不例外。


  最后,我们仍然把目光转移到网商的未来发展上。最低廉地投入,最大利润的回报,这是每一个网商都渴望的境界。阿里妈妈一夜膨胀,寻找到了新的蓝海。其实,不难预测,很快这种模式就会暴露在阳光下。因此,无论对传统意义上的Google的搜搜模式,还是正在孕育的新网络营销模式,是挑战更是机遇。每一个网络营销的企业,都可以尝试Google的搜索模式的路子,也可以尝试阿里妈妈的“口碑”营销模式(暂时给一个普通的名字),这机会对每一个人都是均等的。但是,正如很难有企业能够复制Google的搜搜模式营销模式一样,因为起步太早了,也太强大了,再加上互联网发展太快“各领风骚数百天“,因此,在条件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已经时移世易了,因此,要想复制这种模式,实在不易。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尊重互联网广告的营销规律,审时度势,量力而行。

   文/毛启盈


  我国网民超过了2.5亿人,跃居全球第一。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实现了“电子机票”,为何我们查机票上互联网,订票却仍然还要走传统的“舍近求远,送票上门”的路子呢?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我们无法理解,就连航空公司的售票小姐也颇为疑惑。其背后暗藏的**颇多,经过初步调查,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这与我们的生活习惯有关。虽然互联网已经比较发达,尤其是对于能能通过机票消费的白领来说,上网已经不是问题,但是,由于受到诚信等因素的影响,人们还是赖于以前的出行习惯,相信拿到手里的纸质机票可能是最可靠的。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简化商务”计划,从2008年6月1日零点起,其下属的全球240家航空公司全部停止使用纸质机票,转为采用电子机票。


  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更为超前,早在2007年10月16日,国内就已经全面推行电子机票以取代传统纸质机票。


  但是,我们拿到了这样一组数据,证实了我们的判断。在2007年国内机票约2700亿的销售总额中,直接通过航空公司网站B2C直销的机票仅有约10亿元,占比微乎其微。


  其二,机票直销瓶颈没有打破。根据媒体报道,目前,南航、国航等几大航空公司的网站显示,目前航空公司网上直销采用的支付方式主要是网银和一些中小第三方支付厂商。不过,由于每个航空公司合作的银行有所不同,加上很多网银对大额支付存在限制,消费者要顺利完成支付并不容易。让消费者为了买张机票而特意申请某个银行的网银显然并不现实。


  同样,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尽管更专注在航空机票支付领域,但是由于平台知名度小,用户数量也极为有限,无法吸引更多的人使用。尤其机票购买属于比较大额的消费,金额最少几百元,动则上千甚至上万,让消费者为支付机票而接受一个陌生的支付平台,显然更加不现实。


  航空机票B2C直销虽然初步搭建了一些电子支付的渠道,但这些渠道缺乏品牌知名度,缺乏用户的固有缺陷让这些支付渠道只能是停留在网页上的“纸面工程”,远远达不到B2C直销的资金流通要求。


  其三,谁来打破局面。航空公司B2C直销已经叫了两年多,B2C直销对航空公司来说,既节约了人力有方便了消费者,可谓是一举两得。也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


  根据民航局此前发布的《关于改变国内航空运输销售代理手续费管理方式的通知》,从今年10月1日起,航空公司与机票代理之间的佣金结算将按照市场原则协商确定。在此前,航空公司与机票代理之间的佣金一直按照“3+X”的形式结算。


  根据推测,机票通过代理销售的费用普通在5%到8%之间,而B2C直销的成本则低于1%。这样,可能将其中4%到7%的差价变成利润或者返回给消费者以实现更大的销售,于是,业界预测B2C直销颠覆机票代理的分析可能基于此。


  但是,这个局面将如何打破?在写此文前,我们获悉,支付宝公司日期宣布,今后消费者可以通过支付宝提供的在线支付服务在深航网站上实时预订所需机票,并能享受折上再减5%的优惠。航空公司网站通过支付宝的支付宝方式进行机票直销,其成本相比通过代理商渠道5%至8%的费用大幅节约了成本。整个机票的价钱,甚至不到原成本的十分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截止今年5月初,支付宝的用户数达到8000万,而年内很快就将突破1亿。


  由于支付宝具有成熟的技术平台,又有较高的信誉度,知名度,也拥有较大的用户数量,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航空公司“雷声大,雨点小”营销弊病,同时,雄厚的资金垫付能力,也就避免了用户依赖银行结算得复杂手续,所以,无论对航空公司还是对消费者都具有较大的诱惑力。


  最后要强调的是,在我国不仅仅是航空公司“舍近求远,送票上门”,在铁路旅游电信等行业也存在这个现象,航空业可能是势力最雄厚的代表。航空机票业要真正实现网上直销网上支付,依赖的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支付渠道和途径,最关键的是有习惯网上消费和支付的用户群。支付宝的进入,解决了部分支付的瓶颈,无可争议地把这个产业向前推进了一步。但是,真正让“送票上门“的现象消失,需要航空公司的努力,也需要以支付报为首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不断地完善系统,逐步转变消费者的观念。

  “阿里妈妈怀孕”将颠覆Google广告模式

  文/毛启盈

  9月4日,业界盛传阿里妈妈在今夜合并淘宝网,一夜之间“身怀六甲”,让原本营销庞大的妈妈团队再次增添新的希望。让原本还安稳入睡的google等搜索营销的的新互联网广告模式再添变数,这个夜晚,对于整个互联网的广告营销来说,机遇与危机瞬间降临。

  首先,作为“阿里巴巴集团最小的公主”(马云语)诞生一年来,已经覆盖了40万中小的网站,创造了10亿巨大的网络流量,与此同时拥有了8000万的网上粉丝。其准确简单高效的广告模式,已经让数十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一夜成名。再说被合并的淘宝,在市场已经运作了5年,拥有8000多万的用户,一日交易量突破3亿人民币成为亚洲网络“巨无霸”。阿里妈妈收养了这个“义子”,可谓是强强的联合。仅仅依靠这些天文数字,也能让业界位置震撼。如此大的膨胀系数,运作起来的威力,难以预测。

  其次,目前以搜索引擎主要模式的Google等互联网营销模式,已经暴露了其先天性的缺陷。传播人群难以定位,广告投放精准性难以估计,传播模式老套,一些传统技术的算法,正在被一些机构所攻破,这让诸多的网络卖家极为困惑。在阿里妈妈的广告营销模式中,没有电脑搜索的机械程序,也没有流氓点击等制造天文数字流量的能力,但是,1.6亿网民的大脑的的思维,效果往往是制造不出来,因此,网络卖家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实惠。可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网络营销的瓶颈。虽然,目前Google的搜搜模式,成功地为成千上万的企业解决了发展的问题,至少目前亦然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宝座,但是,如果用发展的目光来分析,一种新事物代替一种旧事物,这是自然的规律,网络更不例外。

  最后,我们仍然把目光转移到网商的未来发展上。最低廉地投入,最大利润的回报,这是每一个网商都渴望的境界。阿里妈妈一夜膨胀,寻找到了新的蓝海。其实,不难预测,很快这种模式就会暴露在阳光下。因此,无论对传统意义上的Google的搜搜模式,还是正在孕育的新网络营销模式,是挑战更是机遇。每一个网络营销的企业,都可以尝试Google的搜索模式的路子,也可以尝试阿里妈妈的“口碑”营销模式(暂时给一个普通的名字),这机会对每一个人都是均等的。但是,正如很难有企业能够复制Google的搜搜模式营销模式一样,因为起步太早了,也太强大了,再加上互联网发展太快“各领风骚数百天“,因此,在条件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已经时移世易了,因此,要想复制这种模式,实在不易。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尊重互联网广告的营销规律,审时度势,量力而行。

    相关阅读 阿里妈妈是中小网站的福音吗?

2008-09-04

   文/毛启盈

  我国网民超过了2.5亿人,跃居全球第一。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实现了“电子机票”,为何我们查机票上互联网,订票却仍然还要走传统的“舍近求远,送票上门”的路子呢?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我们无法理解,就连航空公司的售票小姐也颇为疑惑。其背后暗藏的**颇多,经过初步调查,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这与我们的生活习惯有关。虽然互联网已经比较发达,尤其是对于能能通过机票消费的白领来说,上网已经不是问题,但是,由于受到诚信等因素的影响,人们还是赖于以前的出行习惯,相信拿到手里的纸质机票可能是最可靠的。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简化商务”计划,从2008年6月1日零点起,其下属的全球240家航空公司全部停止使用纸质机票,转为采用电子机票。

  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更为超前,早在2007年10月16日,国内就已经全面推行电子机票以取代传统纸质机票。

  但是,我们拿到了这样一组数据,证实了我们的判断。在2007年国内机票约2700亿的销售总额中,直接通过航空公司网站B2C直销的机票仅有约10亿元,占比微乎其微。

  其二,机票直销瓶颈没有打破。根据媒体报道,目前,南航、国航等几大航空公司的网站显示,目前航空公司网上直销采用的支付方式主要是网银和一些中小第三方支付厂商。不过,由于每个航空公司合作的银行有所不同,加上很多网银对大额支付存在限制,消费者要顺利完成支付并不容易。让消费者为了买张机票而特意申请某个银行的网银显然并不现实。

  同样,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尽管更专注在航空机票支付领域,但是由于平台知名度小,用户数量也极为有限,无法吸引更多的人使用。尤其机票购买属于比较大额的消费,金额最少几百元,动则上千甚至上万,让消费者为支付机票而接受一个陌生的支付平台,显然更加不现实。

  航空机票B2C直销虽然初步搭建了一些电子支付的渠道,但这些渠道缺乏品牌知名度,缺乏用户的固有缺陷让这些支付渠道只能是停留在网页上的“纸面工程”,远远达不到B2C直销的资金流通要求。

  其三,谁来打破局面。航空公司B2C直销已经叫了两年多,B2C直销对航空公司来说,既节约了人力有方便了消费者,可谓是一举两得。也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

  根据民航局此前发布的《关于改变国内航空运输销售代理手续费管理方式的通知》,从今年10月1日起,航空公司与机票代理之间的佣金结算将按照市场原则协商确定。在此前,航空公司与机票代理之间的佣金一直按照“3+X”的形式结算。

  根据推测,机票通过代理销售的费用普通在5%到8%之间,而B2C直销的成本则低于1%。这样,可能将其中4%到7%的差价变成利润或者返回给消费者以实现更大的销售,于是,业界预测B2C直销颠覆机票代理的分析可能基于此。

  但是,这个局面将如何打破?在写此文前,我们获悉,支付宝公司日期宣布,今后消费者可以通过支付宝提供的在线支付服务在深航网站上实时预订所需机票,并能享受折上再减5%的优惠。航空公司网站通过支付宝的支付宝方式进行机票直销,其成本相比通过代理商渠道5%至8%的费用大幅节约了成本。整个机票的价钱,甚至不到原成本的十分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截止今年5月初,支付宝的用户数达到8000万,而年内很快就将突破1亿。

  由于支付宝具有成熟的技术平台,又有较高的信誉度,知名度,也拥有较大的用户数量,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航空公司“雷声大,雨点小”营销弊病,同时,雄厚的资金垫付能力,也就避免了用户依赖银行结算得复杂手续,所以,无论对航空公司还是对消费者都具有较大的诱惑力。

  最后要强调的是,在我国不仅仅是航空公司“舍近求远,送票上门”,在铁路旅游电信等行业也存在这个现象,航空业可能是势力最雄厚的代表。航空机票业要真正实现网上直销网上支付,依赖的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支付渠道和途径,最关键的是有习惯网上消费和支付的用户群。支付宝的进入,解决了部分支付的瓶颈,无可争议地把这个产业向前推进了一步。但是,真正让“送票上门“的现象消失,需要航空公司的努力,也需要以支付报为首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不断地完善系统,逐步转变消费者的观念。

  相关阅读  2.53亿网民也养不大一个电子商务?

    

   文/毛启盈


  8月1日,北京工商部门颁布网店新规,“要求所有营利性网店必须取得营业执照”才能经营,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网民议论纷纷。我们看到,众多网民讨论的话题除了“网店新规”是否合理以外,更多地讨论了工商部门存在的合理性。


  从“网店门”事件爆发的前后,出现了两个焦点问题依然模糊不清。其一,“网店新规”是否需要听证;其二,工商部门在备受争议的“网店新规”中扮演者的角色。


  首先,“网店新规”的合理性究竟在哪里?


  如今,中国网民达到了2.5亿人,网上市场已经初具规模。网络平台具体信息的传递和交流更为方便和快捷的特点;网上交易具有程序简单,在突破了地理空间对店面的限制之后,经营成本降低,易于普通人创业的优势。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向前推进,网络市场将日益成为不可忽视的交易市场,适当地进行规范是必要的。但是,由于互联网市场是一个新兴的市场,进入这个市场的众多企业也是在探索阶段,所以,必须适当加以鼓励引导,让其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若出台一部新规,让这个市场公平公正无可厚非,对企业和网民都是极为有利的。但是,因为涉及到几亿人的利益,因此已经成为一个代表公众利益的行为,这个规定是否能够权衡各方的利益,达到一种积极的效果,必须听取网民的声音,听取企业的声音,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


  据8月29日《人民日报》报道,8月27日,网商六君子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递交了一份听证申请书,请求北京市工商局就8月1日颁布的“要求所有营利性网店必须取得营业执照”的新规定举行听证会。然而,这种请求却被工商部门拒绝了。尽管网商六君子四处奔走,但是,目前仍旧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按理说,这个新规的出台前,作为行政部门的工商部门就应该考虑到这些,选择某一个区域作为试点,如果可行方可出台。遗憾的是,这个新规没有听取市场的声音,草草出场。


  如今,成为热议的“网店门”,其实已经不是工商和企业之间的事情,而是涉及到整个互联网市场的前途和命运。因此,这个听证很有必要,而且必须尽早举行。


  其次,在网店新规中,工商部门所扮演的角色成为另一个焦点。工商部门作为行政管理部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在市场中拥有监管的权利。但是,在新规没有出台前就爆出了不少的问题:譬如名索网公然收入查询费用。在网民的声讨声中,工商部门虽然出来避谣,但是仍旧没有给网民解释清楚,工商部门在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中,究竟做了哪些工作?难道还是传统模式下收取“两费”?如果把监管的职能再细分,工商部门的许多职能和其他部门存在重合现象。譬如没有注册的企业就是“视线之内监管之外”。何况,我们在基层的调查中,总是发现越权执法事件的发生,那么这些权限是不是因该交给相关部门来做。


  再谈到互联网,这是一个涉及到新兴技术的行业,涉及的问题较多。一个网站的域名注册和内容监管,这是工信部门和公安部门来做的事情。互联网企业究竟都在做什么?工商部门连最起码的鉴定都极为困难,那么,让工商部门如何鉴定其是否做合法生意?就是工商部门对这些网站发营业执照,难道就是合法的企业吗?没有发牌照的难道就是不合法吗?不合法为何能够得到其他部门的许可?这本来就是跨越几个部门的监管。因此,工商部门行政执法的公平公正就受到了极大的质疑。


  最后,网店门暴露出了另一个问题,这就是工商部门对这个新兴的行业的驾驭能力有限。如果工商部门“力不从心”,倒还不如交给其他部门来监管。再说得远一点,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业规范,各部门都有对企业的监管范围。工商部门的职能其实就是收“两费”了。但是,随着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一个完善的系统平台建立,其实两费的问题将成为历史。


  根据《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工商总局关于停止征收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集贸市场管理费有关问题的通知》的精神,自2008年9月1日起,在全国统一停止征收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集贸市场管理费。


  据说工商“两费”终止,烟台15万个体户少缴一个多亿。放眼全国,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么,不再收取“两费”的工商部门,日常开支将成为问题。更何况工商部门拥有一支庞大的队伍,每年的财政开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鉴于此,考虑取消这个部门就有很大的必要性了。

2008-09-03

   文/毛启盈

  8月1日,北京工商部门颁布网店新规,“要求所有营利性网店必须取得营业执照”才能经营,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网民议论纷纷。我们看到,众多网民讨论的话题除了“网店新规”是否合理以外,更多地讨论了工商部门存在的合理性。

  从“网店门”事件爆发的前后,出现了两个焦点问题依然模糊不清。其一,“网店新规”是否需要听证;其二,工商部门在备受争议的“网店新规”中扮演者的角色。

  首先,“网店新规”的合理性究竟在哪里?

  如今,中国网民达到了2.5亿人,网上市场已经初具规模。网络平台具体信息的传递和交流更为方便和快捷的特点;网上交易具有程序简单,在突破了地理空间对店面的限制之后,经营成本降低,易于普通人创业的优势。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向前推进,网络市场将日益成为不可忽视的交易市场,适当地进行规范是必要的。但是,由于互联网市场是一个新兴的市场,进入这个市场的众多企业也是在探索阶段,所以,必须适当加以鼓励引导,让其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若出台一部新规,让这个市场公平公正无可厚非,对企业和网民都是极为有利的。但是,因为涉及到几亿人的利益,因此已经成为一个代表公众利益的行为,这个规定是否能够权衡各方的利益,达到一种积极的效果,必须听取网民的声音,听取企业的声音,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

  据8月29日《人民日报》报道,8月27日,网商六君子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递交了一份听证申请书,请求北京市工商局就8月1日颁布的“要求所有营利性网店必须取得营业执照”的新规定举行听证会。然而,这种请求却被工商部门拒绝了。尽管网商六君子四处奔走,但是,目前仍旧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按理说,这个新规的出台前,作为行政部门的工商部门就应该考虑到这些,选择某一个区域作为试点,如果可行方可出台。遗憾的是,这个新规没有听取市场的声音,草草出场。

  如今,成为热议的“网店门”,其实已经不是工商和企业之间的事情,而是涉及到整个互联网市场的前途和命运。因此,这个听证很有必要,而且必须尽早举行。

  其次,在网店新规中,工商部门所扮演的角色成为另一个焦点。工商部门作为行政管理部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在市场中拥有监管的权利。但是,在新规没有出台前就爆出了不少的问题:譬如名索网公然收入查询费用。在网民的声讨声中,工商部门虽然出来避谣,但是仍旧没有给网民解释清楚,工商部门在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中,究竟做了哪些工作?难道还是传统模式下收取“两费”?如果把监管的职能再细分,工商部门的许多职能和其他部门存在重合现象。譬如没有注册的企业就是“视线之内监管之外”。何况,我们在基层的调查中,总是发现越权执法事件的发生,那么这些权限是不是因该交给相关部门来做。

  再谈到互联网,这是一个涉及到新兴技术的行业,涉及的问题较多。一个网站的域名注册和内容监管,这是工信部门和公安部门来做的事情。互联网企业究竟都在做什么?工商部门连最起码的鉴定都极为困难,那么,让工商部门如何鉴定其是否做合法生意?就是工商部门对这些网站发营业执照,难道就是合法的企业吗?没有发牌照的难道就是不合法吗?不合法为何能够得到其他部门的许可?这本来就是跨越几个部门的监管。因此,工商部门行政执法的公平公正就受到了极大的质疑。

  最后,网店门暴露出了另一个问题,这就是工商部门对这个新兴的行业的驾驭能力有限。如果工商部门“力不从心”,倒还不如交给其他部门来监管。再说得远一点,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业规范,各部门都有对企业的监管范围。工商部门的职能其实就是收“两费”了。但是,随着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一个完善的系统平台建立,其实两费的问题将成为历史。

  根据《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工商总局关于停止征收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集贸市场管理费有关问题的通知》的精神,自2008年9月1日起,在全国统一停止征收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集贸市场管理费。

  据说工商“两费”终止,烟台15万个体户少缴一个多亿。放眼全国,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么,不再收取“两费”的工商部门,日常开支将成为问题。更何况工商部门拥有一支庞大的队伍,每年的财政开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鉴于此,考虑取消这个部门就有很大的必要性了。

  相关评论 
名索网是ZF变相“索要”的媒介

   文/毛启盈


  “如果未来几年有一家网络公司超越了Google,那么这家公司必定出现在网络视频领域。” —————— SOFTBANK 孙正义


  如今声名赫赫的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的这句名言,不是在软银的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发现,也不是在Google的警示录里面发现,而是出现在一家名不见经传得国内视频官方网站上,这就是刚刚进军SNS的风行官方网站上。


  按照照理来说,一个公司的自我简介因该是其董事长或者创始人的警示录,然而,我们发现风行网CEO却为罗江春。


  如果没有搞错的话,风行网获得的是天使投资而非软银。那么为何对孙正义的这个名言为何如此顶礼膜拜呢?


  我们不妨分析以下最近风行网在视频领域的兴师动众,就不难分析其背后的真实用意。


  7月31,影视点播平台风行网宣布进军SNS(社会关系网络)领域,推出包括影视点播、个人空间、好友动态、迷你博客、电影评论等互动服务的影视社区。此举,引起了业内的广泛争议,有专家认为这是一种“尚早”行为;但是,更多的观点认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能会出奇制胜。


  在视频网站为牌照问题焦头烂额的时候,罗江春认却出人意料地说:“牌照虽然很重要,但不会危及到存活。”此前业内普遍认为,拿到牌照是视频网站今年的关键任务,这也预示着中国视频网站第二轮洗牌的开始。


  这一反常的言谈让人捉摸不定。原来,在去年底颁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新政后,广电总局在4月颁发了23张牌照,其中包括激动、优度、光线传媒和普乐欢频等民营视频网站,名单中并没有风行的字眼,可是罗江春称却很冷淡地说“风行视频牌照不是问题。”


  当几个视频网站相继取得视频牌照的时候,业界对风行的处境报以尴尬的眼光。尤其是对进军SNS认为是冒进。没有牌照连视频都无法立足,进军社区更是没戏。


  可是,昨天却暴出一个消息:风行已经拿到了视频牌照。难怪罗江春如此不以为然,原来是胸有成竹了。


  有人要超越Google,我们不妨分析和Google可比的地方。目前,Google在全球部署了超过10万以上的PC服务器,管理互联网上10%左右的信息。如果说Google是传统B/S模式的极至,那么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和模式将是以P2P分布式计算为核心。在宽带互联网上的每一节点都将摆脱目前的被动状态,而成为一个自主、可管理、可服务的节点。P2P 技术平台,将是服务器技术的有力补充,将全世界上亿台PC 的计算和存储能力联为整体,将各种信息资源,如数据库、软件以及各种信息获取设备都联为整体,无论在信息挖掘和管理的深度、广度上将获得前所未有的能力。


  看来,要超越Google 需要的是P2P 技术平台,这一平台目前也是出于初级阶段,要超越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是,绝对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孙正义的名言挂在风行网的简介里,那我们就听听其掌门人如何解释:


  罗江春的说法是,影视内容向互联网迁移是一个趋势,踏入了网络视频这个领域,只要做好三件事情就已经很优秀:“第一是点播;第二,提供足够丰富的内容资源;第三,个性化,即订阅、预约影片这样的服务。就像Google,他的核心产品只有两个,Google Adwords和Google Adsense,将这两个产品做到极致,就成为了行业老大,同样,风行只要做到以上三点,就能足够优秀。”


  仅仅是做到“优秀”就能够超Google从目前看可能还不太现实。但是,我们看到了牌照发放了,社区也进入了,在风行这样的“逆向思维”的公司面前,或许一切都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罗江春要把成立于2005年的风行做成百年企业,真的要超越Google,未来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