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9-18

   文/毛启盈

  渡过了“牌照门”,历经了北京奥运会,国内的视频网站好像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起来。目前,还没有获得牌照的显得比较平静,好像也不怎么关心牌照的问题了。获得牌照的几家,各自雄心勃勃,好像视频网站的春天真的来了?

  原来遍布北京街头的租碟店如今大多已经悄声奇迹了,能存活下来的能搬家到繁华街区去了。而他们经营的不再是租赁电视剧,电影的生意,而是兼营其他日用品了。

  租碟店在过去一段时间,每租出一张碟片要赚取2元钱。而对于租用者来说,如果这部电影已经看过或者没有兴趣,但是款已经付过了,只能是自愿倒霉罢了。如今,只要家里具备上网条件,就可以随意在视频网站上,选择你喜欢的一部影片欣赏,可以随时选择,除了正常的上网费用,再也不用支付任何费用。从表面上看,视频网站取代了一个人数不少的行业。但是,从实质上看是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

  网络视频历经了北京奥运会练兵之后,将会更加成熟。据CNNIC调查显示,奥运期间,网民对奥运网络视频的关注度大幅提升,98.6%的网民明确表示
“会通过网络关注奥运视频”,较之奥运前增长了10.5个百分点。

  无论是日常的电视剧电影在线播放,还是突发事件的新闻直播,人们对视频的依赖性在不断增加。相信在经历了奥运会之后,这种趋势在中国网民中有增无减。

  既然网民已经接受了视频这种生活方式,就解决了视频网站的用户和流量问题。但是,这只是针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事,对于单一的视频网站,由于“牌照门”破冰,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这几天不是又有几家视频网站关门了吗。因此,下一轮洗牌正在进行。

  由于各自都具备了人气和牌照等问题,以后的问题将是市场的问题。根据有关机构调研,2009年视频市场的利润超过1个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有待商榷。因为,根据私下里对优酷的了解,优酷网总裁古永锵已经放言:2009年盈利要超过1个亿元人民币。那么,整个行业可能就不止这个数字。

  根据媒体的消息,9月9日,古永锵宣称,在全球除YouTube外,优酷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视频网站。从尼尔森、DCCI、艾瑞等第三方的数据来看,优酷网流量所占市场份额已经超过50%,超出国内第二名视频网站的两倍多。而其,他们已经拥有超越YouTube的秘诀。这个秘诀是什么,当然是商业秘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浮出水面。

  其实,以前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无非是比流量,比人气,还是比赚钱可能古永锵是第一人。不过,距离2009年还有一段时间,如今全球经济下滑,IT业正面临着残酷的冬天。连谁能够“活下来”都不好说,更不用说赚多少钱了?对于这个比较习惯性的思考,古永锵幽默地说:“优酷网完成第三轮融资和技术贷款共计4000万美元,这可供两个冬天吃的粮食我们都有了。”
我想,要不是包括中移动在内的100多知名品牌把广告砸向优酷,古永锵可能不敢这样说,因为要替投资人考虑考虑。

  全球经济的“冬天“都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但是,纵观一个产业的发展,绝对不是四季更替那样简单的风水轮流转。尤其是新生的视频网站,将会产生更大的变数。以优酷盈利的模式,会不会给中国视频网站带来春暖花开?这对于业内来说,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其实,视频网站凭借自身优势,以民间视角形成与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的差异竞争,这是视频网站的生存之道。流量,人气,盈利模式都会有的,但是,持续的盈利模式却不能永远留住:这个问题好像连国外的YOUTOBE也难以避免。因此,作为视频“全球老二”的优酷网,绝对不能坐等“春天“,还应不断加大创新探索的力度,为国内的视频网站发展多寻找一条出路。

  相关阅读古永锵2009年优酷盈利1亿底气何在?

  文/毛启盈


  在10月的通信展到来之际,我们借题发挥策划了一个<<30年通信志:永不停息的变革>>的征文活动。征文发出后,通信行业写手纷纷响应,或者记叙或者议论或者诗歌,不同文体的作品雪花一样飘来。然而,大多作品内容都是充满情调的回忆录或者赞美诗,这让人颇感意外。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作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30年来我国电信业走过了辉煌的历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留下了许多有益的启示。


  30年间,电信网络规模由400多万用户发展到9亿多用户、世界第一大网;技术业务实现了由人工向自动、模拟向数字、单一业务向多样化业务的转变,网络技术装备水平居世界前列;技术业务创新能力明显增强,在第三代移动通信、光通信等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市场又垄断逐步走向更为公平合理;电信资费逐步回归到价值规律上去,老百姓不断得到实惠。


  但是,我们不应该沉醉于这些成绩,也应该反思30年的通信路上,我们失去了什么?以及我们走了那些弯路。譬如,面对即将成为历史名词的“小灵通”,是怎样在最近的8年里苦苦挣扎,虽然判处“死刑”,为何“缓期执行”?譬如,第二次电信重组把固网和移动分开是否走错了路,如果真的当初按照市场规律重组,会不会就避免了四年后的再次重组,而这次重组是否就是正确的?在4年后2012年我们的电信业会不会再次发生重组?


  如果我们能够发现其中的错误,能否把失败的教训也拿出来分享,可能我们就不会再重蹈覆辙。否则,再过30年后,我们再来写这个命题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我们今天的赞歌有些幼稚甚至很滑稽。


  伴随着改革开放,电信业走到了今天。在抗击各种自然灾害、服务各种重大活动中,电信部门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从1998年抗击特大洪水灾害、2003年抗击非典斗争到2008年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抗震救灾,全网协作、通力配合,提供了优质高效、安全可靠的通信保障,受到各级党委ZF和社会各方面的赞誉。目前,电信业的重组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全行业将以崭新的面貌继续前进。


  但是,我们的电信监管制度并不完善,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并没有得到彻底改变,电信业在一定程度上的垄断,导致了市场竞争环境还不是很公平。产业链失衡,导致的畸形市场,通信产品的”三鹿奶粉”并不少见;重复性的建设和居高不下的通信费用还是社会的一个顽疾;信息对外发布不畅通,媒体缺乏应有的话语权在通信业屡见不鲜。这些遮挡在电信监管层面前,影响伟大决策的障碍物,困扰着电信业的发展。因此,通信业更需要具有前瞻性的内参和科学决策的调研报告。因此,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这宝贵的30年,用一分为二的观点来抒写今天的电信业。


  30年弹指一挥,通信业的30年很快就会成为历史,再过30年,我们会怎样看待通信业这30年呢?希望在2038年的时候,我们能够用轻松的笔调来描摹现代化的中国通信60年!

2008-09-17

  文/毛启盈

  在10月的通信展到来之际,我们借题发挥策划了一个<&lt;30年通信志:永不停息的变革>&gt;的征文活动。征文发出后,通信行业写手纷纷响应,或者记叙或者议论或者诗歌,不同文体的作品雪花一样飘来。然而,大多作品内容都是充满情调的回忆录或者赞美诗,这让人颇感意外。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作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30年来我国电信业走过了辉煌的历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留下了许多有益的启示。

  30年间,电信网络规模由400多万用户发展到9亿多用户、世界第一大网;技术业务实现了由人工向自动、模拟向数字、单一业务向多样化业务的转变,网络技术装备水平居世界前列;技术业务创新能力明显增强,在第三代移动通信、光通信等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市场又垄断逐步走向更为公平合理;电信资费逐步回归到价值规律上去,老百姓不断得到实惠。

  但是,我们不应该沉醉于这些成绩,也应该反思30年的通信路上,我们失去了什么?以及我们走了那些弯路。譬如,面对即将成为历史名词的“小灵通”,是怎样在最近的8年里苦苦挣扎,虽然判处“死刑”,为何“缓期执行”?譬如,第二次电信重组把固网和移动分开是否走错了路,如果真的当初按照市场规律重组,会不会就避免了四年后的再次重组,而这次重组是否就是正确的?在4年后2012年我们的电信业会不会再次发生重组?

  如果我们能够发现其中的错误,能否把失败的教训也拿出来分享,可能我们就不会再重蹈覆辙。否则,再过30年后,我们再来写这个命题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我们今天的赞歌有些幼稚甚至很滑稽。

  伴随着改革开放,电信业走到了今天。在抗击各种自然灾害、服务各种重大活动中,电信部门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从1998年抗击特大洪水灾害、2003年抗击非典斗争到2008年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抗震救灾,全网协作、通力配合,提供了优质高效、安全可靠的通信保障,受到各级党委ZF和社会各方面的赞誉。目前,电信业的重组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全行业将以崭新的面貌继续前进。

  但是,我们的电信监管制度并不完善,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并没有得到彻底改变,电信业在一定程度上的垄断,导致了市场竞争环境还不是很公平。产业链失衡,导致的畸形市场,通信产品的"三鹿奶粉"并不少见;重复性的建设和居高不下的通信费用还是社会的一个顽疾;信息对外发布不畅通,媒体缺乏应有的话语权在通信业屡见不鲜。这些遮挡在电信监管层面前,影响伟大决策的障碍物,困扰着电信业的发展。因此,通信业更需要具有前瞻性的内参和科学决策的调研报告。因此,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这宝贵的30年,用一分为二的观点来抒写今天的电信业。

  30年弹指一挥,通信业的30年很快就会成为历史,再过30年,我们会怎样看待通信业这30年呢?希望在2038年的时候,我们能够用轻松的笔调来描摹现代化的中国通信60年!

  相关阅读 30年通信志:永不停息的变革

2008-09-16


   文/毛启盈


  9月14日,农历的中国中秋节,一个大团圆的日子。从中国卫生部获悉,根据现有调查研究结果和流行病学资料认定,受三聚氰胺污染的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能够导致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经调查,今年8月,三鹿集团在对其产品自检时发现,婴幼儿配方奶粉样品中检出了三聚氰胺成分,表明该产品已受到污染。这是继阜阳奶粉导致“大头娃娃”事件只之后,又一次恶性食品伤害儿童事件。该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主流媒体的高度重视。然而,作为新媒体的集散地百度却爆出了令人震惊的“300万真假公关案”。我们不禁要问百度在三鹿奶粉事件中要扮演何种角色?


  首先,公关信真假鉴别:“安抚消费者,1至2年内不让他开口;与百度签定300万广告投放协议以享受负面新闻删除,拿到新闻话语权;以攻为守,搜集行业竞品(竞争企业产品)‘****结石’负面(新闻)的消费者资料,以备不时之需。” 这种说法从网上很快被平面媒体爆炒。该说法源自“三鹿公关公司写给三鹿危机公关的信”,网民则把更多的矛头对准了始作俑者的三鹿和网络媒体百度。公关信称,经涛澜通略与百度相关部门的多次深度沟通后,百度已经同意将对三鹿集团的公关保护政策从500万的广告投放降低至年度300万元,可以享受将目前几大事业部早期负面新闻删除。


  关于这份公关信的真假,我们暂时难以辨别。但是,我们要问,为什么在三鹿事件不断升级之时,突然曝出了这封信?是竞争对手,恐怕编造不出来这样的数据和事实,何况这是违法的事情。是所为的,经涛澜通略与百度合作没有谈妥?还是该公关公司看到事件无法掩盖,想提终止协议(因为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还是公司有人没有能够办好三鹿的公关事件已经被公司开除,才将此公关信暴露于网上。


  收取媒体保护费,作为一个潜规则,在媒体圈已经不是新闻。而作为新媒体,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了。作为公关力量强大的百度,如果报道不属实,肯定早就跳出来发表声明了。但是,至今仍没有音讯。因此,从各种迹象表明,被诬陷的几率不是很大,到是助纣为虐的成份却在增加。


  其次,百度在三鹿奶粉事件中的表现:今天网上有很多网站转载了,都给删除了譬如,“百度承认三鹿公关案? ”显示“This page has been deleted.”,显然是被人工处理了。另外,在“三鹿,在小朋友的生命健康面前请不要表演”搜索,在google是“约有11,800项符合。


  在百度是“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60篇,用时0.001秒”,根据天涯的网友抓取,这可能还是在事件曝光之后添加上去的。在“百度承认三鹿公关案? ”这条新闻中,其实也没有确定百度一定卷入了三鹿公关案。只是传统媒体的新闻写法,采访笔录而已,百度为什么就害怕了呢?是怕网民素质低下容易产业误会?还是真的卷入了公关案。这里犯了欲盖弥彰之大忌。


  最后,试问百度到底做错了什么?其实,百度是新媒体的一枝独秀。其市值和业绩均让人羡慕。业内的一些竞争对手想挑刺都很难。然而,百度却在近年来一直做着“抓芝麻,丢西瓜”的错误决策。譬如竞价排名,随意“封杀”那些无名之辈的小网站。前几天,有人告诉我百度把某通信网站黑了。我听了直接说他“无知,可笑!”,“堂堂一个百度,能看得上去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岂不是笑话!?”技术有这个功夫,不知干出多少惊世骇俗的互联网大事情来。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了。区区300万也让一个大企业折腰?理由是什么:客户利益至上!为了客户的蝇头小利,不得不干着客户让我灭谁我灭谁的勾当!小媒体难以幸免,百度也难以幸免。


  “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三鹿奶粉给婴儿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作为媒体我们要给予正确引导,而不能回避甚至诅咒为虐。作为新媒体的百度,无论过去做了什么,我们都希望其能够回头是岸,在享受互联网给你的“封杀”大权的同时,要想到肩负的责任,为社会尽到应该尽到的义务。


   相关阅读百度“司法门”给业界的启示


   文/毛启盈


  “去哪儿”旅行?一听起来就是一个旅行社或者网络的广告。但是,最近笔者发现了一个类似携程网的旅行网站,名字就叫“去哪儿” www.qunar.com)因为此前没有听说过,因此搜索了一下,竟然搜索出了名博王英雄的博客《“去哪儿”在颠覆携程的模式》他把谢文推崇的携程也否认了,认为“去哪儿”更有前途,理由是:


  没有旅游预定行业的垂直搜索的前提下,携程在线下的运作能力很强,在不透明的市场中,能够依靠的服务上的优势,取得很好的市场份额;一旦市场上出现了一家能够整合所有线上的机票和酒店信息的搜索引擎,并且这种搜索引擎通过口碑营销拿到了一定的市场份额,携程的服务就很难开展下去了。


  经过对这个网站的进一步调查和分析,笔者赞成王英雄的观点。当然不是互相吹捧,喜新厌旧,毕竟携程做老大多多少年了?就是“浑水摸鱼”式的发展,也不至于明天就没有钱赚了。但是,从长远角度看,还是会有一点麻烦:


  第一,2005年才出江湖的“去哪儿”它不走携程以及竞争对手的路线,他一出场就是替携程等名门望族服务的。但是,经过了3年不到的时间,它已经拥有了400家机票供应商,15000家酒店。这些供应商可能是携程的客户,也可能是其他竞争对手的,但是,都要和“去哪儿”分钱,因为是人家给你领来的客人,就要有分成。原来携程可以赚10元钱,可能现在要分给“去哪儿”5元。这明显就分出去了一杯羹。


  第二,携程之辈可能要做线下的活动,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这个“去哪儿”他只做搜索。这就如同当年全球成千上万的媒体在疲于奔命“内容为王”,而Google只做搜索,当时的人们听说Google谁也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媒体,如今却发展称为最大的媒体基地。如今,携程的人数可能要比“去哪儿”多上百倍,但是分钱却不是这个比例。这样久而久之,携程可能就撑不住了。


  第三,从网站的页面看,这个“去哪儿”不仅仅对互联网上的机票,酒店,度假和签证等信息进行了整合,价格高地,条件优劣等等,还搜集了各种用户的评论性的信息,譬如客户体验等等。这一点对整个市场影响巨大。譬如那家机票最便宜,那个酒店服务最好,那个度假区最具文化。这些信息,都做了搜集,有的甚至标红处理。这样,不仅仅影响到这些航空公司酒店的经营,甚至涉及到了口碑等。


  看来,由携程领军的旅行网站真的遇到了“骆驼团队”(去哪儿的标识)挑战,不知道“去哪儿”的搅局,会不会让这些旅行网站改变旅程。


          相关阅读  互联网时代为何还要“送票上门”?

2008-09-15

   文/毛启盈

  9月14日,农历的中国中秋节,一个大团圆的日子。从中国卫生部获悉,根据现有调查研究结果和流行病学资料认定,受三聚氰胺污染的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能够导致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经调查,今年8月,三鹿集团在对其产品自检时发现,婴幼儿配方奶粉样品中检出了三聚氰胺成分,表明该产品已受到污染。这是继阜阳奶粉导致“大头娃娃”事件只之后,又一次恶性食品伤害儿童事件。该事件已经引起了全国主流媒体的高度重视。然而,作为新媒体的集散地百度却爆出了令人震惊的“300万真假公关案”。我们不禁要问百度在三鹿奶粉事件中要扮演何种角色?

  首先,公关信真假鉴别:“安抚消费者,1至2年内不让他开口;与百度签定300万广告投放协议以享受负面新闻删除,拿到新闻话语权;以攻为守,搜集行业竞品(竞争企业产品)‘****结石’负面(新闻)的消费者资料,以备不时之需。”
这种说法从网上很快被平面媒体爆炒。该说法源自“三鹿公关公司写给三鹿危机公关的信”,网民则把更多的矛头对准了始作俑者的三鹿和网络媒体百度。公关信称,经涛澜通略与百度相关部门的多次深度沟通后,百度已经同意将对三鹿集团的公关保护政策从500万的广告投放降低至年度300万元,可以享受将目前几大事业部早期负面新闻删除。

  关于这份公关信的真假,我们暂时难以辨别。但是,我们要问,为什么在三鹿事件不断升级之时,突然曝出了这封信?是竞争对手,恐怕编造不出来这样的数据和事实,何况这是违法的事情。是所为的,经涛澜通略与百度合作没有谈妥?还是该公关公司看到事件无法掩盖,想提终止协议(因为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还是公司有人没有能够办好三鹿的公关事件已经被公司开除,才将此公关信暴露于网上。

  收取媒体保护费,作为一个潜规则,在媒体圈已经不是新闻。而作为新媒体,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了。作为公关力量强大的百度,如果报道不属实,肯定早就跳出来发表声明了。但是,至今仍没有音讯。因此,从各种迹象表明,被诬陷的几率不是很大,到是助纣为虐的成份却在增加。

  其次,百度在三鹿奶粉事件中的表现:今天网上有很多网站转载了,都给删除了譬如,“百度承认三鹿公关案? ”显示“This
page has been
deleted.”,显然是被人工处理了。另外,在“三鹿,在小朋友的生命健康面前请不要表演”搜索,在google是“约有11,800项符合。

  在百度是“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60篇,用时0.001秒”,根据天涯的网友抓取,这可能还是在事件曝光之后添加上去的。在“百度承认三鹿公关案?
”这条新闻中,其实也没有确定百度一定卷入了三鹿公关案。只是传统媒体的新闻写法,采访笔录而已,百度为什么就害怕了呢?是怕网民素质低下容易产业误会?还是真的卷入了公关案。这里犯了欲盖弥彰之大忌。

  最后,试问百度到底做错了什么?其实,百度是新媒体的一枝独秀。其市值和业绩均让人羡慕。业内的一些竞争对手想挑刺都很难。然而,百度却在近年来一直做着“抓芝麻,丢西瓜”的错误决策。譬如竞价排名,随意“封杀”那些无名之辈的小网站。前几天,有人告诉我百度把某通信网站黑了。我听了直接说他“无知,可笑!”,“堂堂一个百度,能看得上去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岂不是笑话!?”技术有这个功夫,不知干出多少惊世骇俗的互联网大事情来。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了。区区300万也让一个大企业折腰?理由是什么:客户利益至上!为了客户的蝇头小利,不得不干着客户让我灭谁我灭谁的勾当!小媒体难以幸免,百度也难以幸免。

  “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三鹿奶粉给婴儿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作为媒体我们要给予正确引导,而不能回避甚至诅咒为虐。作为新媒体的百度,无论过去做了什么,我们都希望其能够回头是岸,在享受互联网给你的“封杀”大权的同时,要想到肩负的责任,为社会尽到应该尽到的义务。

   相关阅读百度“司法门”给业界的启示

2008-09-14

   文/毛启盈

  “去哪儿”旅行?一听起来就是一个旅行社或者网络的广告。但是,最近笔者发现了一个类似携程网的旅行网站,名字就叫“去哪儿” www.qunar.com)因为此前没有听说过,因此搜索了一下,竟然搜索出了名博王英雄的博客《“去哪儿”在颠覆携程的模式》他把谢文推崇的携程也否认了,认为“去哪儿”更有前途,理由是:

  没有旅游预定行业的垂直搜索的前提下,携程在线下的运作能力很强,在不透明的市场中,能够依靠的服务上的优势,取得很好的市场份额;一旦市场上出现了一家能够整合所有线上的机票和酒店信息的搜索引擎,并且这种搜索引擎通过口碑营销拿到了一定的市场份额,携程的服务就很难开展下去了。

  经过对这个网站的进一步调查和分析,笔者赞成王英雄的观点。当然不是互相吹捧,喜新厌旧,毕竟携程做老大多多少年了?就是“浑水摸鱼”式的发展,也不至于明天就没有钱赚了。但是,从长远角度看,还是会有一点麻烦:

  第一,2005年才出江湖的“去哪儿”它不走携程以及竞争对手的路线,他一出场就是替携程等名门望族服务的。但是,经过了3年不到的时间,它已经拥有了400家机票供应商,15000家酒店。这些供应商可能是携程的客户,也可能是其他竞争对手的,但是,都要和“去哪儿”分钱,因为是人家给你领来的客人,就要有分成。原来携程可以赚10元钱,可能现在要分给“去哪儿”5元。这明显就分出去了一杯羹。

  第二,携程之辈可能要做线下的活动,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这个“去哪儿”他只做搜索。这就如同当年全球成千上万的媒体在疲于奔命“内容为王”,而Google只做搜索,当时的人们听说Google谁也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媒体,如今却发展称为最大的媒体基地。如今,携程的人数可能要比“去哪儿”多上百倍,但是分钱却不是这个比例。这样久而久之,携程可能就撑不住了。

  第三,从网站的页面看,这个“去哪儿”不仅仅对互联网上的机票,酒店,度假和签证等信息进行了整合,价格高地,条件优劣等等,还搜集了各种用户的评论性的信息,譬如客户体验等等。这一点对整个市场影响巨大。譬如那家机票最便宜,那个酒店服务最好,那个度假区最具文化。这些信息,都做了搜集,有的甚至标红处理。这样,不仅仅影响到这些航空公司酒店的经营,甚至涉及到了口碑等。

  看来,由携程领军的旅行网站真的遇到了“骆驼团队”(去哪儿的标识)挑战,不知道“去哪儿”的搅局,会不会让这些旅行网站改变旅程。

         
相关阅读  互联网时代为何还要“送票上门”?

2008-09-10

   文/毛启盈


  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中电信C网招标,被媒体热炒了近一个月,结果还是不能出炉。运营商的一次正常的招标采购果真就这么“难产”吗?到底是什么让这个产业如此诡异?这就是目前业界最关注的通信业产业链失衡之后“恐慌症”。


  在中电信的招标过程中,奇怪现象除了“难产”的结果,伴随着的现象就是以华为,中兴为首的国际化制造商的口水战。因为爆出华为占据40%以上的份额,而中兴在C网招标中失利,导致了股价大跌;中兴当然以牙还牙,侧面传出消息,非但没有失利,独中了电信的C网40%左右的份额,成为招标中的最大赢家。两家算打了个平手。


  事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此时,中电信揭开招标的盖头,传言可能至此结束。因为制造商中还有阿朗,上贝等也非等闲之辈,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再次爆出了华为零报价的内幕。华为除了零报价以外,一向低调的任正非四处奔走,为了争取原本就不占据优势的C网市场。事与愿违的是,中电信为了防止华为垄断市场,以后不好在谈判桌子上压价,零报价并没有被接受。


  于是,便出现了制造商利益均沾,中电信成为最公正的“裁判”。


  事实果真如此吗?中电信真的不忍心让其他制造商一败涂地,所以要实现利益均沾吗?虽然结果没有公布,但是,从中电信目前的所作所为,非但不能说明这个问题,还暴露出了其变本加厉的一面。


  理由是什么?招标采购本来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这里不仅仅是考虑价格问题,产品的质量是否成为一个重要的砝码。如果在产品质量都符合的情况下,是不是就应该按照一定的价格成交,为何还要坐等制造商大打价格战,最后闹出了零报价的潜规则。这难道不是坐收渔翁之利吗?


  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导致一种产品在市场中价格不断贬值的最根本原因是供过于求,然而,通信产业却是一个怪胎,这就是供不应求的时候也出现价格暴跌。中电信作为一家盈利性的企业,自然不会放过市场惠顾的机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目前中国电信业领域,只有一个中电信,一个中移动,如果制造商错过了这个机会,可能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甚至关系到企业前途和命运。如果制造商不破釜沉舟,最后一搏,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


  诚然,企业的最终目的是最大化追求利润。如果以零报价做亏本的买卖,那么在产品的质量和售后服务可能会大打折扣,因为企业也要生存。


  其实,中电信招标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插曲而已。不难推测,如果不改变游戏规则,那么中移动,中联通,在重组之后竞相推出全业务,以后类似电信招标的事件难以避免。


  因此,在通信产业链失衡的情况下,作为制造企业除了价格战,是不是该考虑转型,寻找另外一片蓝海;作为垄断企业,电信运营商是不是应该站在产业的角度考虑问题,给制造商一条生,为未来发展多留一条退路;作为ZF监管部门是不是在反垄断法不健全的情况下,适当做出干预,让失衡的产业链不要断裂。

    文/毛启盈


  今天,《通信产业报》发表评议员文章《手机搜索领域 运营商角色难定需平衡》。文中指出:


  在有线互联网中,用户很容易从浏览器中输入网址选取搜索引擎,但是在无线互联网中,通过运营商或终端厂商的内置搜索引擎,产业链的环节显然变得更加复杂。同样与运营商传统的合作伙伴SP不同,在移动搜索领域,运营商需要面对百度、Google这样的传统互联网巨头,内部的利益平衡更加需要技巧。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运营商在移动搜索中的地位异常尴尬。一方面,希望移动搜索很快发展起来,这样就能通过手机上网,狂赚资费;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些传统的互联网做大做强了,这样会使得自己在产业链中处于被动地位。


  这种自相矛盾的心态,也导致了移动互联网一直在踏步前进。目前,虽然手机用户已经突破了六亿,但是根据研究机构艾瑞的预测,2008年中国手机搜索用户将达到1.27亿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到2010年将达到2.2亿户。就是这个数能字,可能还涵盖着巨大的水分。


  因为,目前中国互联网用户才2.5亿不到,手机上网的人数却达到了一半的人数,和生活实际不相符合。


  就目前的情况,通过手机无线上网的网速并不理想。一些偏远地区和楼宇之间还处于盲区。就是通过手机上网还没有成为人们的生活习惯,用手机搞搜索的还是大多只是图个新鲜。虽然,做移动搜索的企业从传统的 Google、百度,如今阵营已经夸大到了微软、诺基亚,但是,从PC跨越到手机,其平台还需要一个完善的过程。


  因此,建议运营商尤其是中移动,拥有强大的技术团队,拥有日进3亿的雄厚资金,因该早日切入移动搜索,这样,才会避免日后陷入被动的尴尬。

2008-09-09

   文/毛启盈

  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中电信C网招标,被媒体热炒了近一个月,结果还是不能出炉。运营商的一次正常的招标采购果真就这么“难产”吗?到底是什么让这个产业如此诡异?这就是目前业界最关注的通信业产业链失衡之后“恐慌症”。

  在中电信的招标过程中,奇怪现象除了“难产”的结果,伴随着的现象就是以华为,中兴为首的国际化制造商的口水战。因为爆出华为占据40%以上的份额,而中兴在C网招标中失利,导致了股价大跌;中兴当然以牙还牙,侧面传出消息,非但没有失利,独中了电信的C网40%左右的份额,成为招标中的最大赢家。两家算打了个平手。

  事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此时,中电信揭开招标的盖头,传言可能至此结束。因为制造商中还有阿朗,上贝等也非等闲之辈,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再次爆出了华为零报价的内幕。华为除了零报价以外,一向低调的任正非四处奔走,为了争取原本就不占据优势的C网市场。事与愿违的是,中电信为了防止华为垄断市场,以后不好在谈判桌子上压价,零报价并没有被接受。

  于是,便出现了制造商利益均沾,中电信成为最公正的“裁判”。

  事实果真如此吗?中电信真的不忍心让其他制造商一败涂地,所以要实现利益均沾吗?虽然结果没有公布,但是,从中电信目前的所作所为,非但不能说明这个问题,还暴露出了其变本加厉的一面。

  理由是什么?招标采购本来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这里不仅仅是考虑价格问题,产品的质量是否成为一个重要的砝码。如果在产品质量都符合的情况下,是不是就应该按照一定的价格成交,为何还要坐等制造商大打价格战,最后闹出了零报价的潜规则。这难道不是坐收渔翁之利吗?

  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导致一种产品在市场中价格不断贬值的最根本原因是供过于求,然而,通信产业却是一个怪胎,这就是供不应求的时候也出现价格暴跌。中电信作为一家盈利性的企业,自然不会放过市场惠顾的机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目前中国电信业领域,只有一个中电信,一个中移动,如果制造商错过了这个机会,可能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甚至关系到企业前途和命运。如果制造商不破釜沉舟,最后一搏,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

  诚然,企业的最终目的是最大化追求利润。如果以零报价做亏本的买卖,那么在产品的质量和售后服务可能会大打折扣,因为企业也要生存。

  其实,中电信招标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插曲而已。不难推测,如果不改变游戏规则,那么中移动,中联通,在重组之后竞相推出全业务,以后类似电信招标的事件难以避免。

  因此,在通信产业链失衡的情况下,作为制造企业除了价格战,是不是该考虑转型,寻找另外一片蓝海;作为垄断企业,电信运营商是不是应该站在产业的角度考虑问题,给制造商一条生,为未来发展多留一条退路;作为ZF监管部门是不是在反垄断法不健全的情况下,适当做出干预,让失衡的产业链不要断裂。

  相关阅读:聚焦失衡的通信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