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3-27

文/毛启盈

 


  3月29日,备受争议的微软文档格式OOXML将以投票的形式升级为国际标准,这对全球尤其是中国软件市场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而对于微软,一个全球知名的大公司,没有能够以公正的姿态出现在业界前沿,实在是令人遗憾。如果事实成真,微软因为涉嫌垄断打压一些软件厂联盟遭到业界的谴责。由于OOXML不具开放性,再加上技术方面的“诡秘”,所以消费者可能要在问题不断的体验中围攻微软。


 


  据说早在两年前,微软就已经开始推动OOXML成为国际标准。并且希望能够得到业界的支持,但是,在去年秋天的国际投票中,OOXML未能获得大多数赞成票。据说美国政府也投了弃权票。今年3月,ISO在日内瓦主持召开投票解决方案会议,目的就是解决OOXML的技术问题,推动其成为国际标准。可是,ISO的37个成员国多数成员表示反对,看来,人们对微软OOXML的支持率远远超过了微软的预料。


  2007年7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指出,一场关于文档格式国际标准之间的竞争,其中就谈到了微软的OOXML正力图成为另一个国际标准。这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OOXML的技术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文档是使用最普遍的信息资源,因而文档格式标准是信息领域的一个基础性标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微软Office软件其实使用起来还可以,但是它垄断了市场,它的文档格式(即.doc,.xls,.ppt)也就成了“事实标准”。这些格式是不开放的,用户只得依赖微软的软件,而且其中包含着用户不知情的若干私密信息,从这个意义上说,用户并没有真正掌握文档信息的控制权。


 


  目前,微软OOXML最令人担心的是它在技术上具有以下几个缺陷:


  1.OOXML仅仅支持Windows一个平台


  OOXML不能在Linux等非Windows平台上实现,如它成为国际标准,将增强Windows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严重危害国产操作系统的前途。这对国产软件市场是一个发展极为不利。


  2.OOXML包含大量微软私有标准和技术


  OOXML的文档就有6000页(UOF只有554页),包含了大量微软的私有标准和技术,而排除既有的相关国际标准,这对其他厂商构成了难以逾越的技术壁垒,并有知识产权风险


  3.OOXML只有微软Office 2007单个产品能实现其功能


  OOXML基本上是按微软Office 2007一个产品制订的技术指标,现在并没有别的产品能实现其功能。所以OOXML与ODF、UOF的转换器,或OOXML与ODF、UOF的互操作性是不对等的,换言之,其他产品至多只能兼容OOXML中的一部分。因此,如OOXML成为国际标准,将更加强化微软Office在办公软件领域的垄断地位。


  4.OOXML的文化和语言适应性差


  OOXML对于文化和语言的支持不够,对于中文的支持远不如UOF,不适合中国应用的需求。


  试问, OOXML在技术上具有这么多的先天性缺陷,如何在全球时常推行呀?据说已经打通了美国政府的关系。看来,微软的公关的确做得很到位。虽然所说,3月29日是各国可以更改对OOXML态度的最后期限,但在截止目前,微软并不会推出正式完整的OOXML技术文本,据说OOXML文件代码多达6000页,参与投票的人员可能连看完的时间也没有了。看来只有强行“通关”了。


  由此,笔者担忧微软的支持者美国非理性地支持OOXML作为国际标准,将会造成全球尤其是中国消费者再次掀起反微软的浪潮。这样,微软OOXML即使获得了国际标准,却因此失去了市场,用市场和标准做比较,微软应该明白哪个更重要?


  其实,这对誉满全球的微软公司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悲哀?


   文/毛启盈

 

  3月29日,备受争议的微软文档格式OOXML将以投票的形式升级为国际标准,这对全球尤其是中国软件市场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而对于微软,一个全球知名的大公司,没有能够以公正的姿态出现在业界前沿,实在是令人遗憾。如果事实成真,微软因为涉嫌垄断打压一些软件厂联盟遭到业界的谴责。由于OOXML不具开放性,再加上技术方面的“诡秘”,所以消费者可能要在问题不断的体验中围攻微软。

 

  据说早在两年前,微软就已经开始推动OOXML成为国际标准。并且希望能够得到业界的支持,但是,在去年秋天的国际投票中,OOXML未能获得大多数赞成票。据说美国政府也投了弃权票。今年3月,ISO在日内瓦主持召开投票解决方案会议,目的就是解决OOXML的技术问题,推动其成为国际标准。可是,ISO的37个成员国多数成员表示反对,看来,人们对微软OOXML的支持率远远超过了微软的预料。

  2007年7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指出,一场关于文档格式国际标准之间的竞争,其中就谈到了微软的OOXML正力图成为另一个国际标准。这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OOXML的技术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文档是使用最普遍的信息资源,因而文档格式标准是信息领域的一个基础性标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微软Office软件其实使用起来还可以,但是它垄断了市场,它的文档格式(即.doc,.xls,.ppt)也就成了“事实标准”。这些格式是不开放的,用户只得依赖微软的软件,而且其中包含着用户不知情的若干私密信息,从这个意义上说,用户并没有真正掌握文档信息的控制权。

 

  目前,微软OOXML最令人担心的是它在技术上具有以下几个缺陷:

  1.OOXML仅仅支持Windows一个平台

  OOXML不能在Linux等非Windows平台上实现,如它成为国际标准,将增强Windows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严重危害国产操作系统的前途。这对国产软件市场是一个发展极为不利。

  2.OOXML包含大量微软私有标准和技术

  OOXML的文档就有6000页(UOF只有554页),包含了大量微软的私有标准和技术,而排除既有的相关国际标准,这对其他厂商构成了难以逾越的技术壁垒,并有知识产权风险

  3.OOXML只有微软Office 2007单个产品能实现其功能

  OOXML基本上是按微软Office
2007一个产品制订的技术指标,现在并没有别的产品能实现其功能。所以OOXML与ODF、UOF的转换器,或OOXML与ODF、UOF的互操作性是不对等的,换言之,其他产品至多只能兼容OOXML中的一部分。因此,如OOXML成为国际标准,将更加强化微软Office在办公软件领域的垄断地位。

  4.OOXML的文化和语言适应性差

  OOXML对于文化和语言的支持不够,对于中文的支持远不如UOF,不适合中国应用的需求。

  试问,
OOXML在技术上具有这么多的先天性缺陷,如何在全球时常推行呀?据说已经打通了美国政府的关系。看来,微软的公关的确做得很到位。虽然所说,3月29日是各国可以更改对OOXML态度的最后期限,但在截止目前,微软并不会推出正式完整的OOXML技术文本,据说OOXML文件代码多达6000页,参与投票的人员可能连看完的时间也没有了。看来只有强行“通关”了。

  由此,笔者担忧微软的支持者美国非理性地支持OOXML作为国际标准,将会造成全球尤其是中国消费者再次掀起反微软的浪潮。这样,微软OOXML即使获得了国际标准,却因此失去了市场,用市场和标准做比较,微软应该明白哪个更重要?

  其实,这对誉满全球的微软公司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悲哀?


文/毛启盈

 


  3月26日,忙于“2008年绿色通信减能减排”采访报道还没有回到家里,就接到了几个同行的电话:摩托罗拉拆分了,一分为二,分别专注于移动通信设备业务以及宽带和移动通信解决方案业务,并且相互独立的上市公司,据说到2009年完成。


 


  关于摩托罗拉分拆手机部门的传闻从去年就开始了,不是说要卖给联想,就是传要卖给微软或者Google,要么那个互联网公司,据传阿里巴巴也想趁机捡拾一个便宜。这就是运气背了,雀子也敢往头上拉屎!


 


  根据目前的现状,摩托罗拉手机部门业务一路下滑,据最新财报显示,其2007年总销售额为366亿美元,每股净亏损0.02美元;其中占过半销售额的移动终端事业部,全年销售总额为190亿美元,同比2006年下降33%,亏损12亿美元;按季度分别下降了15%、40%、36%和38%。因此摩托罗拉就此曾传闻“出售手机部门”和“拆分无线基础设施部门”, 或者出售给别人也不足为奇。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分拆仅仅是个权宜之计,绝非长远谋略,尽管给外界透露2009年完成,恐怕不到2009年手机部门就得“嫁”出去了。第一,如今,手机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2007年,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等重要设备商的业绩都在放缓,利润率也在下跌。联想手机,国产手机的老大,不是一样出售手机业务了。第二,虽然摩托罗拉是老牌,但是技术上如果没有创新,仅仅靠吃老本维系生活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三,新兴的Google还是前途无量。如果有一个好的销售平台,市场肯定看好。


 


   因此,摩托罗拉让手机部门含泪“分家”真不不如狠心“出嫁”手机部门。“分家”基本是“换汤不换药”,而“出嫁”则是一个全新的思维,因此,建议摩托罗拉该出手时则出手,否则就是“饿死了孩子也套不住狼!”



  文/毛启盈


 


  3月26日,在“2008绿色通信与节能创新研讨会”上,信产部经运司副司长王秉科在谈到如何实现节能减排时,举了一个例子,有意思的是,呼吁媒体建立一个平台,作为收集废电池的中转站,媒体可以把收集的废电池交到相关的一些企业去处理。


  王司长说,他在天津做过调查,天津的企业反映,他们收不到我们的蓄电池,为什么呢?因为那么蓄电池,都被小商小贩收购了。这样,这些小商小贩和这些正规的企业在竞争。比如说一个蓄电池大概是30元钱,而小商小贩肯出35元钱回收,一些人就把这些基站35元卖给了小商小贩了。而一些正规的专门做回收、处理的企业,就是“无米之炊”。


  大的背景是,2007年,信产部别在北京、上海、天津确定了三个废旧电子产品回收处理试点单位。这与国务院的政策导向是分不开的。2007年,国务院成立了以***总理为组长的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在2008年的两会上,温总理讲话再次强调了把节能减排的重要性。减能减排成为2008年仍至今后一段时间一个主题。


  根据王司长的说法,媒体可以做为一个中转站,帮助处理蓄电池,这种说法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如今的媒体虽然提倡全义务经营,媒体的市场部可以承担这个工作。但是,媒体的综合势力毕竟有限,比如说大多媒体只有简单的办公室,连废旧报纸也没有办法存放处理回收再利用,更谈不上有储存蓄电池的库房,处理废旧电池了。


  王司长可能只是随便举一个例子,不要当真。减能减排媒体能做什么呢?除了做好本质的舆论导向,大幅度开版面做好宣传外,建议媒体还是采用绿色出版物,多出精品文章,最好是节约版面。另外,在发行上,还是节约纸张,少制造一些文化垃圾,譬如,某些报刊号称发行几十万份,而一半的报纸一出印刷厂就进了废品垃圾收购站,这可能是与减能减排背道而驰。如果能在这方面有突破,这才是媒体要为减能减排做的事情。这才是媒体要为减能减排做的事情。


文/毛启盈

 


  根据《证券时报》道道:“我们确实接到关于要合并中国铁通的通知,但是具体怎么处理,现在还没详细的东西。中国移动温州分公司一位正式员工说。不过,他表示,听说中国移动浙江省分公司最近已经收到了正式文件,只是还没有下发给各地分公司。”


 


  看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今天看到电信专家陈金桥称,电信重组将在奥运后进行。难道重组的文件要压上整整半年才公开不成?


 


  在下午16时左右,记者致电浙江移动公司,一位市场部的员工在听到合并这个问题时,极为敏感地说”有好多记者打电话问了,但我是市场部,不太清晰。”但是,如果发生重组,市场部也是重要的一个部分,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从此人的讲话语气分析,他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只是不方便说出。


 


  昨天,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确定了7位副部长,原来的信产部部长王旭东,副部长奚国华、娄勤俭都到了工业和信息化任职部副部长。电信监管领导层变化并不大,因此,并不会影响到整个电信业的重组问题。


 


  据此推断,很可能电信重组合并已经在运营商之间已将悄悄进行,只是没有对外界公布。而中移动浙江合并铁通仅仅是个开始。

2008-03-26

  文/毛启盈

 

  3月26日,忙于“2008年绿色通信减能减排”采访报道还没有回到家里,就接到了几个同行的电话:摩托罗拉拆分了,一分为二,分别专注于移动通信设备业务以及宽带和移动通信解决方案业务,并且相互独立的上市公司,据说到2009年完成。

 

  关于摩托罗拉分拆手机部门的传闻从去年就开始了,不是说要卖给联想,就是传要卖给微软或者Google,要么那个互联网公司,据传阿里巴巴也想趁机捡拾一个便宜。这就是运气背了,雀子也敢往头上拉屎!

 

  根据目前的现状,摩托罗拉手机部门业务一路下滑,据最新财报显示,其2007年总销售额为366亿美元,每股净亏损0.02美元;其中占过半销售额的移动终端事业部,全年销售总额为190亿美元,同比2006年下降33%,亏损12亿美元;按季度分别下降了15%、40%、36%和38%。因此摩托罗拉就此曾传闻“出售手机部门”和“拆分无线基础设施部门”, 或者出售给别人也不足为奇。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分拆仅仅是个权宜之计,绝非长远谋略,尽管给外界透露2009年完成,恐怕不到2009年手机部门就得“嫁”出去了。第一,如今,手机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2007年,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等重要设备商的业绩都在放缓,利润率也在下跌。联想手机,国产手机的老大,不是一样出售手机业务了。第二,虽然摩托罗拉是老牌,但是技术上如果没有创新,仅仅靠吃老本维系生活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三,新兴的Google还是前途无量。如果有一个好的销售平台,市场肯定看好。

 

   因此,摩托罗拉让手机部门含泪“分家”真不不如狠心“出嫁”手机部门。“分家”基本是“换汤不换药”,而“出嫁”则是一个全新的思维,因此,建议摩托罗拉该出手时则出手,否则就是“饿死了孩子也套不住狼!” 


  文/毛启盈

 

  3月26日,在“2008绿色通信与节能创新研讨会”上,信产部经运司副司长王秉科在谈到如何实现节能减排时,举了一个例子,有意思的是,呼吁媒体建立一个平台,作为收集废电池的中转站,媒体可以把收集的废电池交到相关的一些企业去处理。

  王司长说,他在天津做过调查,天津的企业反映,他们收不到我们的蓄电池,为什么呢?因为那么蓄电池,都被小商小贩收购了。这样,这些小商小贩和这些正规的企业在竞争。比如说一个蓄电池大概是30元钱,而小商小贩肯出35元钱回收,一些人就把这些基站35元卖给了小商小贩了。而一些正规的专门做回收、处理的企业,就是“无米之炊”。

  大的背景是,2007年,信产部别在北京、上海、天津确定了三个废旧电子产品回收处理试点单位。这与国务院的政策导向是分不开的。2007年,国务院成立了以****总理为组长的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在2008年的两会上,温总理讲话再次强调了把节能减排的重要性。减能减排成为2008年仍至今后一段时间一个主题。

  根据王司长的说法,媒体可以做为一个中转站,帮助处理蓄电池,这种说法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如今的媒体虽然提倡全义务经营,媒体的市场部可以承担这个工作。但是,媒体的综合势力毕竟有限,比如说大多媒体只有简单的办公室,连废旧报纸也没有办法存放处理回收再利用,更谈不上有储存蓄电池的库房,处理废旧电池了。

  王司长可能只是随便举一个例子,不要当真。减能减排媒体能做什么呢?除了做好本质的舆论导向,大幅度开版面做好宣传外,建议媒体还是采用绿色出版物,多出精品文章,最好是节约版面。另外,在发行上,还是节约纸张,少制造一些文化垃圾,譬如,某些报刊号称发行几十万份,而一半的报纸一出印刷厂就进了废品垃圾收购站,这可能是与减能减排背道而驰。如果能在这方面有突破,这才是媒体要为减能减排做的事情。这才是媒体要为减能减排做的事情。


2008-03-25

  文/毛启盈

 

  根据《证券时报》道道:“我们确实接到关于要合并中国铁通的通知,但是具体怎么处理,现在还没详细的东西。中国移动温州分公司一位正式员工说。不过,他表示,听说中国移动浙江省分公司最近已经收到了正式文件,只是还没有下发给各地分公司。”

 

  看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今天看到电信专家陈金桥称,电信重组将在奥运后进行。难道重组的文件要压上整整半年才公开不成?

 

  在下午16时左右,记者致电浙江移动公司,一位市场部的员工在听到合并这个问题时,极为敏感地说"有好多记者打电话问了,但我是市场部,不太清晰。"但是,如果发生重组,市场部也是重要的一个部分,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从此人的讲话语气分析,他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只是不方便说出。

 

  昨天,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确定了7位副部长,原来的信产部部长王旭东,副部长奚国华、娄勤俭都到了工业和信息化任职部副部长。电信监管领导层变化并不大,因此,并不会影响到整个电信业的重组问题。

 

  据此推断,很可能电信重组合并已经在运营商之间已将悄悄进行,只是没有对外界公布。而中移动浙江合并铁通仅仅是个开始。


文/毛启盈

 


  3月24日新华社消息,国务院最近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任命王旭东、奚国华、娄勤俭为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晓初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根据猜测:此王晓初可能是人事部副部长王晓初而非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中国重名的人太多了,领导干部也不例外。) 信产部大批骨干还是进了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的监管没有因为大部制度的成立而消弱。


   王晓初,男,汉族,1953年6月出生,北京市人。1969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9月加入中国***。美国西蒙斯学院图书情报研究生院理学硕士。曾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一团战士、文书;中国科技情报所干部、副处长;人事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司处长、副司长、司长;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人事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司司长,部党组成员。2003年4月任人事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王晓初,男,1980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曾历任浙江省杭州市电信局副局长、局长,天津市邮电管理局长,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电信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拥有超过20年丰富的电信行业管理经验。


 


  不说这些了,总之,传闻奚国华为中移动一把手,也不攻自破。奚国华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而中国电信公司董事长王晓初的去留,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是否退休?还是个谜语。不过,原信产部的大多领导还是被入选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看来电信重组的步伐距离我们更进了一步。


 


      相关新闻:重组中国电信业,需要理由吗?


          每一次电信重组都是媒体的意淫

2008-03-24

   文/毛启盈

 

  3月24日新华社消息,
国务院最近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任命王旭东、奚国华、娄勤俭为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晓初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根据猜测:此王晓初可能是人事部副部长王晓初而非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中国重名的人太多了,领导干部也不例外。)
信产部大批骨干还是进了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的监管没有因为大部制度的成立而消弱。

   王晓初,男,汉族,1953年6月出生,北京市人。1969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9月加入中国****。美国西蒙斯学院图书情报研究生院理学硕士。曾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一团战士、文书;中国科技情报所干部、副处长;人事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司处长、副司长、司长;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人事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司司长,部党组成员。2003年4月任人事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王晓初,男,1980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曾历任浙江省杭州市电信局副局长、局长,天津市邮电管理局长,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电信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拥有超过20年丰富的电信行业管理经验。

 

  不说这些了,总之,传闻奚国华为中移动一把手,也不攻自破。奚国华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而中国电信公司董事长王晓初的去留,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是否退休?还是个谜语。不过,原信产部的大多领导还是被入选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看来电信重组的步伐距离我们更进了一步。

 

     
相关新闻:重组中国电信业,需要理由吗?

         

每一次电信重组都是媒体的意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