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2-22

文/毛启盈  图/刘刚

 


    根据同事刚刚好的博客《区间话费何时了?关注农村通信》一文描述:笔者的家乡在江苏连云港农村,看到了这样的奇怪现象,真假中国移动营业都出现在一个街头:假营业厅的招牌更加大胆,不仅仅连北京奥运会的徽标也印上,还不自己要卖的通信产品都列在其上。


  据他的分析,农村地区的运营商营业厅和其他个体性质的手机店标志很难区分,只有进入店面内部方知其真伪,门面混淆不清,甚至某些手机修理店先于正规营业厅使用带有奥运五环的招牌,导致老百姓很难区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那些打着运营商旗号的非正规军,基本上也能把大部分的业务承揽下来,减轻了运营商门面经营的压力,但同时,因为“非正规军”的良莠不齐,很多为个人经营行为,而这些经营人员素质高低不一,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运营商的品牌效应,影响了运营商在老百姓心里的形象,从而给运营商推广自己的产品带来不利。


  




       真营业厅-李逵  摄影/刘刚


  




       假营业厅-李鬼  摄影/刘刚


  无独有偶,2006年6月,福州日报曾做过报道,永泰县一些通讯商店在店牌店招设置中,未按照营业执照上核准的字号名称标示,却加入 “中国移动通信”、”中国联通”等字样广告牌,使消费者误认为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永泰分公司开办的下属营业网点,其行为违反了《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和《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的有关条款。永泰县工商局仅在一次专项整治共查获21家涉嫌擅自改变已核准字号名称通信器材销售商店,查处2起无照经营通信器材案件,扣押手机6部,暂扣销售款2000元。


  如此大张旗鼓地冒充“中移动”,“中国联通”广告的营业厅在全国城市和乡镇可能并不少见,希望发现此类情况的网友把你发现的照片和相关问题发送到博客http://www.ccidcom.com/blog/?uid-130-action-viewspace-itemid-2587跟帖评论. (凡跟帖的网友,反映情况属实,《通信产业报》将邮寄珍贵礼品一份。)


2008-02-21

   
文/毛启盈  图/刘刚

 

    根据同事刚刚好的博客《区间话费何时了?关注农村通信》一文描述:笔者的家乡在江苏连云港农村,看到了这样的奇怪现象,真假中国移动营业都出现在一个街头:假营业厅的招牌更加大胆,不仅仅连北京奥运会的徽标也印上,还不自己要卖的通信产品都列在其上。

  据他的分析,农村地区的运营商营业厅和其他个体性质的手机店标志很难区分,只有进入店面内部方知其真伪,门面混淆不清,甚至某些手机修理店先于正规营业厅使用带有奥运五环的招牌,导致老百姓很难区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那些打着运营商旗号的非正规军,基本上也能把大部分的业务承揽下来,减轻了运营商门面经营的压力,但同时,因为“非正规军”的良莠不齐,很多为个人经营行为,而这些经营人员素质高低不一,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运营商的品牌效应,影响了运营商在老百姓心里的形象,从而给运营商推广自己的产品带来不利。

  


       真营业厅-李逵  摄影/刘刚

  


       假营业厅-李鬼  摄影/刘刚

  无独有偶,2006年6月,福州日报曾做过报道,永泰县一些通讯商店在店牌店招设置中,未按照营业执照上核准的字号名称标示,却加入
"中国移动通信"、"中国联通"等字样广告牌,使消费者误认为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永泰分公司开办的下属营业网点,其行为违反了《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和《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的有关条款。永泰县工商局仅在一次专项整治共查获21家涉嫌擅自改变已核准字号名称通信器材销售商店,查处2起无照经营通信器材案件,扣押手机6部,暂扣销售款2000元。

  如此大张旗鼓地冒充“中移动”,“中国联通”广告的营业厅在全国城市和乡镇可能并不少见,希望发现此类情况的网友把你发现的照片和相关问题发送到博客http://www.ccidcom.com/blog/?uid-130-action-viewspace-itemid-2587跟帖评论.
(凡跟帖的网友,反映情况属实,《通信产业报》将邮寄珍贵礼品一份。)


2008-02-19

   文/毛启盈

  今天,有外电报道说TD联盟秘书长杨骅说,估计即将发放3G牌照,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电信发牌重组消息再起波澜。春节前,关于电信重组的传闻已经接踵而来,不过传言说最早在3月份。然而,几天来,以博客为新闻源头国务院召开会议,电信重组的方案近日公布再次被媒体热炒。


 


  今天下午,笔者和著名博客评论人付亮在MSN上做了交流:3G到底什么时候发牌子?电信业什么时候重组?付亮说“重组可能是最近的事情了,而发牌照要到奥运以后了。”此前,笔者通过新浪博客留言板向著名博客评论者山里人请教同样的问题,山里人的回答和付亮的差不多。再次前,我把这个问题向陕西某运营商的领导提问,他的回答是这样:重组是国务院主持,信息产业部主导,国资委等部委共同协调的事情,运营商谁也无法确定。专家们可是可望而不可即。


 


  关于重组的话题,从媒体从2004就开始热炒,此起彼伏,绵延了2008年,如今并没有任何重组的迹象。四年来,一直不厌其烦地在报道同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难道这不是媒体的意淫是什么?


 


  有电信专家及其所谓的“知情人士”开始咆哮:铁通并入中移动时铁板钉钉子的事情了,还不是重组的迹象是什么?奥运在即,发牌子理应当然。但是,不要忘记了这样的现状:中国铁通6万员工的饭碗,中移动能够安排吗?奥运在即,运营商已经签了军令状的奥运通信是否能够如期进行?这些问题谁来解决?重组方案难道是媒体随便拉配郎的事吗?因此把铁通并入中移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成为事实的。


 


  如此推断,重组的内部消息,所谓‘国务院会议’,以及某某著名咨询机构的论断,或许是某些人为了提升股价,或许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心理,这和媒体的肆意炒作沆瀣一气,达成了默契,促成了一桩桩虚假的新闻,源源不断。


 


  然而,这样的新闻炒作,竟然长达四年之久,有的新闻源热炒数月之久,有的却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否决,一个个关于重组蛛丝马迹的报道和推断,在真实的事情没有发生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作为媒体人却没有半分的自责与反思。如此之媒体,越是孤芳自赏,越是高潮迭起,这在全世界并不多见。


 


  也许,明天中国电信业果真重组发生了,中移动把铁通合并了。媒体因为提前四年报道了新闻,这比四方媒体要快四年,但是,王建宙,赵吉斌未必就退耕田园了。四年前报道重组的媒体未必就一夜之间变得伟大了。


 


  几天前,我看了通信媒体老将阎跃龙的博客“我离开了通讯世界”一文,讲述了自己离开通信媒体的种种原因,其中一条是“通信业的封闭”让他觉得在这个圈子没有太多的意义了。于是,甘愿进入了一个开放的公关公司。笔者的回复是:电信业的固步自封令人“窒息”,通信媒体的孤芳自赏令人“悲怆”,公关中一路走好!


 


  于是,我想起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家庭妇女。她孤苦伶仃,她幽怨孤独,渴望得到男人的世界,但她却没有走出自我的勇气和机会。她越是禁锢,越是孤芳自赏,越是自恋。有高人批评媒体说:电信重组岂能娱乐化。笔者认为这不是娱乐,二是贱人在苦中作乐,是一种类似封建妇女的自恋和意淫。

   文/毛启盈

    2月16日,大旗网召集了包括上海数百名员工在中旅大酒店举行2007年公司总结大会。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CEO周春兰等高层悉数参与其中。中旅大酒店不是一个旅游的酒店,而是一个比较正规的会议酒店。


 


   一般公司的会议都在春节前举行了,员工会议一般不向媒体开放,但是这天的会议却邀请了大批记者参加。大旗不是一个大公司,胆子也够大了。不知道请来这些同行“神仙”会不会写大旗负面。


   因为,CEO周春兰曾告诉我,据大旗网品牌声誉分析工具统计的数据,由于传统公众媒体公信力的下降,在论坛中负面信息更受网民关注。在所有帖子涉及的信息中,虽然涉及负面信息的总量只占18.7%,但点击却占到了整体的43.7%,负面帖每篇平均点击是正面帖的139%。这正是为什么品牌危机往往源于网络的主要原因。


但是,笔者认为,一个公司的成长却不是靠别人的负面发展壮大。


大旗网浪尖上的舞蹈由来已久。


   2006年11月,我曾写过一篇《周春兰:新锐品牌从颠覆传统开始》文章,对大旗10万年薪招聘新锐前台的种种猜测给予了剖析,具有影响力的媒体策划需要颠覆传统,周春兰应该算一个敢于创新的CEO。但是,扑面而来的却是“炒作”的质疑声音。


   2007年8月,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曾向外界透露,大旗网去年3月就实现盈利,并确定了新的盈利模式,就是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论坛的软性植入式主题营销,可以理解为面向企业的“网络推手”。


   12月20日,大旗网在《Web2.0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高峰论坛》上发布统计数据,称网民更喜欢点击负面信息。大旗网CEO周春兰指出,BBS是目前企业在制定中国市场营销战略时最应该关注的社会化媒体形态。


网络从来就是“双刃剑”,会不会自相矛盾?


   当天的峰会邀请央视的主持人,给颇具争议的华南虎主角周正龙颁发了年度“谈虎色变”奖。如今陕西林业局已经给全国人民道歉了,周老虎把全国人民都骗了,但是,这个奖的份量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008年,1月16日,大旗网CEO周春兰对媒体说,两年的上市计划需要一定的过程,08年内难以实现,目标是成为一家市值100亿美元的公司。大旗不是一个国际性的大公司,但是它的一举一动还是让业界产业不小的震动:打造中国最大的口碑聚合门户,人们需要给予她更多的耐心。因为:


   一个听起来很玄虚的“口碑营销”模式,但是确实让一个网络媒体盈利了;


   一个不是全球500强的公司推出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媒体解决方案,并试水全球500强品牌,据说这部分带来的收入约占去年总收入的1/3;


   一个全球人都不认为有大多作为的BBS,却能够改变上百万人都一个进入全球500强品牌的认识,这在全球也是不多见的;


   是“口碑模式”,还是“大旗模式”,还是“中国特色的网络模式”?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度船人。

2008-02-18
            
文/毛启盈

  今天,有外电报道说TD联盟秘书长杨骅说,估计即将发放3G牌照,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电信发牌重组消息再起波澜。春节前,关于电信重组的传闻已经接踵而来,不过传言说最早在3月份。然而,几天来,以博客为新闻源头国务院召开会议,电信重组的方案近日公布再次被媒体热炒。

 

  今天下午,笔者和著名博客评论人付亮在MSN上做了交流:3G到底什么时候发牌子?电信业什么时候重组?付亮说“重组可能是最近的事情了,而发牌照要到奥运以后了。”此前,笔者通过新浪博客留言板向著名博客评论者山里人请教同样的问题,山里人的回答和付亮的差不多。再次前,我把这个问题向陕西某运营商的领导提问,他的回答是这样:重组是国务院主持,信息产业部主导,国资委等部委共同协调的事情,运营商谁也无法确定。专家们可是可望而不可即。

 

  关于重组的话题,从媒体从2004就开始热炒,此起彼伏,绵延了2008年,如今并没有任何重组的迹象。四年来,一直不厌其烦地在报道同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难道这不是媒体的意淫是什么?

 

  有电信专家及其所谓的“知情人士”开始咆哮:铁通并入中移动时铁板钉钉子的事情了,还不是重组的迹象是什么?奥运在即,发牌子理应当然。但是,不要忘记了这样的现状:中国铁通6万员工的饭碗,中移动能够安排吗?奥运在即,运营商已经签了军令状的奥运通信是否能够如期进行?这些问题谁来解决?重组方案难道是媒体随便拉配郎的事吗?因此把铁通并入中移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成为事实的。

 

  如此推断,重组的内部消息,所谓‘国务院会议’,以及某某著名咨询机构的论断,或许是某些人为了提升股价,或许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心理,这和媒体的肆意炒作沆瀣一气,达成了默契,促成了一桩桩虚假的新闻,源源不断。

 

  然而,这样的新闻炒作,竟然长达四年之久,有的新闻源热炒数月之久,有的却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否决,一个个关于重组蛛丝马迹的报道和推断,在真实的事情没有发生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作为媒体人却没有半分的自责与反思。如此之媒体,越是孤芳自赏,越是高潮迭起,这在全世界并不多见。

 

  也许,明天中国电信业果真重组发生了,中移动把铁通合并了。媒体因为提前四年报道了新闻,这比四方媒体要快四年,但是,王建宙,赵吉斌未必就退耕田园了。四年前报道重组的媒体未必就一夜之间变得伟大了。

 

  几天前,我看了通信媒体老将阎跃龙的博客“我离开了通讯世界”一文,讲述了自己离开通信媒体的种种原因,其中一条是“通信业的封闭”让他觉得在这个圈子没有太多的意义了。于是,甘愿进入了一个开放的公关公司。笔者的回复是:电信业的固步自封令人“窒息”,通信媒体的孤芳自赏令人“悲怆”,公关中一路走好!

 

  于是,我想起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家庭妇女。她孤苦伶仃,她幽怨孤独,渴望得到男人的世界,但她却没有走出自我的勇气和机会。她越是禁锢,越是孤芳自赏,越是自恋。有高人批评媒体说:电信重组岂能娱乐化。笔者认为这不是娱乐,二是贱人在苦中作乐,是一种类似封建妇女的自恋和意淫。


                  
文/
毛启盈

   
2月16日,大旗网召集了包括上海数百名员工在中旅大酒店举行2007年公司总结大会。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CEO周春兰等高层悉数参与其中。中旅大酒店不是一个旅游的酒店,而是一个比较正规的会议酒店。

 

  
一般公司的会议都在春节前举行了,员工会议一般不向媒体开放,但是这天的会议却邀请了大批记者参加。大旗不是一个大公司,胆子也够大了。不知道请来这些同行“神仙”会不会写大旗负面。

  
因为,CEO周春兰曾告诉我,据大旗网品牌声誉分析工具统计的数据,由于传统公众媒体公信力的下降,在论坛中负面信息更受网民关注。在所有帖子涉及的信息中,虽然涉及负面信息的总量只占18.7%,但点击却占到了整体的43.7%,负面帖每篇平均点击是正面帖的139%。这正是为什么品牌危机往往源于网络的主要原因。

但是,笔者认为,一个公司的成长却不是靠别人的负面发展壮大。

大旗网浪尖上的舞蹈由来已久。

  
2006年11月,我曾写过一篇《周春兰:新锐品牌从颠覆传统开始》文章,对大旗10万年薪招聘新锐前台的种种猜测给予了剖析,具有影响力的媒体策划需要颠覆传统,周春兰应该算一个敢于创新的CEO。但是,扑面而来的却是“炒作”的质疑声音。

  
2007年8月,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曾向外界透露,大旗网去年3月就实现盈利,并确定了新的盈利模式,就是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论坛的软性植入式主题营销,可以理解为面向企业的“网络推手”。

  
12月20日,大旗网在《Web2.0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高峰论坛》上发布统计数据,称网民更喜欢点击负面信息。大旗网CEO周春兰指出,BBS是目前企业在制定中国市场营销战略时最应该关注的社会化媒体形态。

网络从来就是“双刃剑”,会不会自相矛盾?

  
当天的峰会邀请央视的主持人,给颇具争议的华南虎主角周正龙颁发了年度“谈虎色变”奖。如今陕西林业局已经给全国人民道歉了,周老虎把全国人民都骗了,但是,这个奖的份量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008年,1月16日,大旗网CEO周春兰对媒体说,两年的上市计划需要一定的过程,08年内难以实现,目标是成为一家市值100亿美元的公司。大旗不是一个国际性的大公司,但是它的一举一动还是让业界产业不小的震动:打造中国最大的口碑聚合门户,人们需要给予她更多的耐心。因为:

  
一个听起来很玄虚的“口碑营销”模式,但是确实让一个网络媒体盈利了;

  
一个不是全球500强的公司推出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媒体解决方案,并试水全球500强品牌,据说这部分带来的收入约占去年总收入的1/3;

  
一个全球人都不认为有大多作为的BBS,却能够改变上百万人都一个进入全球500强品牌的认识,这在全球也是不多见的;

  
是“口碑模式”,还是“大旗模式”,还是“中国特色的网络模式”?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度船人。


 2月15日,据媒体的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华为近两年在IPTV上已经巨亏十几亿,就连华为、中兴以及UT 斯达康等产业链中坚目前也面临着尴尬的局面。

  2008年新年的烟花禁放政策刚进入尾声,但是这个消息无疑是一的“冲天炮”,让整个产业界震惊。

  政策、体制以及技术像三座大山压在企业头上,这些企业感受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悲怆。

  虽然,国办发[2008]1号,下文简称“1号文件” 在年末来了,但是来的太迟缓了,导致整个2007年整个“三网融合”如同游魂,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侯自强在“IPTV 走向何方?”一文中写道:面对互联网冲击, 这种IPTV不能满足电信转型的需求。因此IPTV
需要向网络新媒体演化。在文末尾用粗体字标明“那些能够审时度势顺应潮流,面向互联网发展网络新媒体的运营商将是竞争的胜利者。”

  然而,这仅仅代表了技术的需要,政策、体制问题如果难以破冰,恐怕再先进的技术都无用武之地。

  话说回来,类似IPTV还有手机电视。手机电视国家标准的制定现在进程如何?目前,业内主要有三个标准:TMMB,信息产业部推荐的方案;CMMB,广电部发布的行业标准;CDMB,

  中国标准化协会(简称中标协)发布的标准。这三个标准都想称王,从而导致“难产”的结局。因此有媒体报道“受累三方利益争斗,手机电视标准商用延迟三年。

   春节期间笔者到地方运营商走访,有运营商领导诉苦,现在中移动搞垄断根本就是“自掘坟墓”。如在雪灾发生后,这些电信基础设施为什么就如同“豆腐渣”一样,没有任何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就是因为运营商给下游制造商让利太小,从而导致了产品质量下降。虽然说法有点牵强,但是不能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

  这些都是政策和体制造成,在短期内维护了个别大企业的利益,从长远效益看,它间接地地导致了产业链条的崩溃,从而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

  华为IPTV巨亏,整个产业滑坡,这与广电与信产部因为利益的争斗,忽视了产业链成长不无关系,因此还是劝劝这些“神仙”少在天宫“做法斗殴”,还是多为民间风调雨顺思考,多为产业链的成熟思考。

2008-02-15

      文/毛启盈

   2月15日,据媒体的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华为近两年在IPTV上已经巨亏十几亿,就连华为、中兴以及UT
斯达康等产业链中坚目前也面临着尴尬的局面。

  2008年新年的烟花禁放政策刚进入尾声,但是这个消息无疑是一的“冲天炮”,让整个产业界震惊。

  政策、体制以及技术像三座大山压在企业头上,这些企业感受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悲怆。

  虽然,国办发[2008]1号,下文简称“1号文件” 在年末来了,但是来的太迟缓了,导致整个2007年整个“三网融合”如同游魂,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侯自强在“IPTV 走向何方?”一文中写道:面对互联网冲击,
这种IPTV不能满足电信转型的需求。因此IPTV
需要向网络新媒体演化。在文末尾用粗体字标明“那些能够审时度势顺应潮流,面向互联网发展网络新媒体的运营商将是竞争的胜利者。”

  然而,这仅仅代表了技术的需要,政策、体制问题如果难以破冰,恐怕再先进的技术都无用武之地。

  话说回来,类似IPTV还有手机电视。手机电视国家标准的制定现在进程如何?目前,业内主要有三个标准:TMMB,信息产业部推荐的方案;CMMB,广电部发布的行业标准;CDMB,

  中国标准化协会(简称中标协)发布的标准。这三个标准都想称王,从而导致“难产”的结局。因此有媒体报道“受累三方利益争斗,手机电视标准商用延迟三年。

   春节期间笔者到地方运营商走访,有运营商领导诉苦,现在中移动搞垄断根本就是“自掘坟墓”。如在雪灾发生后,这些电信基础设施为什么就如同“豆腐渣”一样,没有任何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就是因为运营商给下游制造商让利太小,从而导致了产品质量下降。虽然说法有点牵强,但是不能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

  这些都是政策和体制造成,在短期内维护了个别大企业的利益,从长远效益看,它间接地地导致了产业链条的崩溃,从而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

  华为IPTV巨亏,整个产业滑坡,这与广电与信产部因为利益的争斗,忽视了产业链成长不无关系,因此还是劝劝这些“神仙”少在天宫“做法斗殴”,还是多为民间风调雨顺思考,多为产业链的成熟思考。

  


文/毛启盈

  
2008年情人节前夕,信产部、发改委公布了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最终方案,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主叫上限标准降为每分钟0.6元,被叫上限标准降为每分钟0.4元。占用国内长途电路不再另行加收国内长途通话费。该方案于3月1日起执行,条件不成熟的也最迟在5月1日起执行了。新标准刚出台,信产部就有官员称,贫困地区手机业务量小、单位成本高,但考虑消费者承受能力,本地通话费水平低于经济发达地区。因此,同网同价对贫困地区不利,该说法从理论上讲还有些道理,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

  两大部委能够把费用降低到这个程度,也经过了听证,汇报,谈论等多个环节了,说不定有关领导因为思考漫游费的事情连春晚都错过了。结果如何呢?有关专家还是质疑,资费没有降低到预想的“底线”,因为理由不足以让人信服,更多成份上是被忽悠的感觉。

  笔者认为,能够降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按照新的资费标准计算,一个联通的北京号码的手机,原来在西安接听每分钟收费1.3元,现在只需要0.4元钱,整整节约了0.9元。节约了0.9元,其实电信就相当于少收了0.9元,这样结算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但是,如果用农村手机卡,可能资费更加便宜,因为农村优惠更多。

  目前,整个农村通信业依然很落后。例如,第2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农村互联网普及率还只是5.1%,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07年12月底,我国农村网民数量达到5262万,根据网民数量2.1亿计算,是25%.
  
  对于这个数字,我一直持怀疑态度,这个春节让我切实感受到了农村网路普及的艰难。我了解到的情况是,这里的上网费用包年才600元,还可以“一托N”,如果三户农民拉一根网线,每人每月仅仅交17元不到。然而,上网的用户却聊聊无几。原因是,有信号的地区不一定就有用户消费,一方面是用户驻地偏远,布线困难;另一方面,没有用网之地。大多老年人连电脑都没有,更没有上网意识。 

  手机市场也存在这个情况。很多农民腰部挂的手机仅仅是个装饰品,一年可能都消费不到100元钱。有的用户甚至一年之中只交了月租费,却没有地方打电话。
  
  可见,“村通工程”并非一日之寒,降低通信资费不会让这个市场颓废。因为农村通信市场,依然是一块肥肉。
 
  在春节回乡下过年的路上,我目睹了几大运营商争夺战。中电信,中移动,联通几大电信运营商的广告牌子随处可见:除了免费送过年卡,还要送免费年货,推农民炒股手机.从几万米的高山上,冰冻三尺的河滩,到农家茅舍的厕所猪圈,这些原来是张贴医药牛皮癣广告,现在全部是电信运营商的免费广告牌。

  所以,同网同价无论对电信运营商还是对用户都有利,运营商可以继续下调资费而不用“套餐”遮掩,搞不正当竞争,用户消费就更是低廉了。
   
  因此,我们没有必要把过多的目光停留在政策对地区的差异影响,因为政策是僵尸,而市场却是活水。电信业更是如此!

2008-02-14

 

           文/毛启盈

  
2008年情人节前夕,信产部、发改委公布了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最终方案,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主叫上限标准降为每分钟0.6元,被叫上限标准降为每分钟0.4元。占用国内长途电路不再另行加收国内长途通话费。该方案于3月1日起执行,条件不成熟的也最迟在5月1日起执行了。新标准刚出台,信产部就有官员称,贫困地区手机业务量小、单位成本高,但考虑消费者承受能力,本地通话费水平低于经济发达地区。
因此,同网同价对贫困地区不利,该说法从理论上讲还有些道理,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

  两大部委能够把费用降低到这个程度,也经过了听证,汇报,谈论等多个环节了,说不定有关领导因为思考漫游费的事情连春晚都错过了。结果如何呢?有关专家还是质疑,资费没有降低到预想的“底线”,因为理由不足以让人信服,更多成份上是被忽悠的感觉。

  笔者认为,能够降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按照新的资费标准计算,一个联通的北京号码的手机,原来在西安接听每分钟收费1.3元,现在只需要0.4元钱,整整节约了0.9元。节约了0.9元,其实电信就相当于少收了0.9元,这样结算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但是,如果用农村手机卡,可能资费更加便宜,因为农村优惠更多。

  目前,整个农村通信业依然很落后。例如,第2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农村互联网普及率还只是5.1%,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07年12月底,我国农村网民数量达到5262万,根据网民数量2.1亿计算,是25%.

  
  对于这个数字,我一直持怀疑态度,这个春节让我切实感受到了农村网路普及的艰难。我了解到的情况是,这里的上网费用包年才600元,还可以“一托N”,如果三户农民拉一根网线,每人每月仅仅交17元不到。然而,上网的用户却聊聊无几。原因是,有信号的地区不一定就有用户消费,一方面是用户驻地偏远,布线困难;另一方面,没有用网之地。大多老年人连电脑都没有,更没有上网意识。 

  手机市场也存在这个情况。很多农民腰部挂的手机仅仅是个装饰品,一年可能都消费不到100元钱。有的用户甚至一年之中只交了月租费,却没有地方打电话。

  
  可见,“村通工程”并非一日之寒,降低通信资费不会让这个市场颓废。因为农村通信市场,依然是一块肥肉。

 
  在春节回乡下过年的路上,我目睹了几大运营商争夺战。中电信,中移动,联通几大电信运营商的广告牌子随处可见:除了免费送过年卡,还要送免费年货,推农民炒股手机.从几万米的高山上,冰冻三尺的河滩,到农家茅舍的厕所猪圈,这些原来是张贴医药牛皮癣广告,现在全部是电信运营商的免费广告牌。

  所以,同网同价无论对电信运营商还是对用户都有利,运营商可以继续下调资费而不用“套餐”遮掩,搞不正当竞争,用户消费就更是低廉了。

   
  因此,我们没有必要把过多的目光停留在政策对地区的差异影响,因为政策是僵尸,而市场却是活水。电信业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