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5-26



                                             
   文/毛启盈



    


  
 近几天来,因为诺顿的“误杀”事件,让寂寞了半年的媒体顿时热闹起来。诺顿“误杀拒赔”,公司耍流氓固然让老百姓生气,然而我却看到发生在媒体身上,让传媒人大为丢脸的事情,也令人愤怒。这就是,一些热点评论性的精华文章,被活生生地剥夺了作者的署名权。


   
诺顿自摆“乌龙”,难道连媒体也要自摆“乌龙”封杀自己的作者不成?


    5月23
日,本人发表在IT168文章《反思诺顿事件:有多少误杀可以重来》,5月24日,本人发现在个别二流媒体上,做了涂改,没有署名。还好,这些非主流媒体没有强大的推广能力,网上还是没有转载,影响力几乎为零,可以蒙混过关。(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搭理。)


 
 谁知,同一天,在网易科技频道下的“网易学院”头条看到了这个稿子,却没有看到署我的名子。作为门户网站的网易转载后,影响力可见非同一般。很多从网易转的跟着“学习”。



  此前,因为转载文章没有署名,我曾打长途电话到广州网易公司,找其负责人讨说法。所以,这次先是给这个负责人发了一个短信,说明了情况,谁知,几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回复。其后,在MSN上遇到了他,我问短信是否收到。得到的回答是“嗯”。我说“你们网站是不是所转载的文章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半天此人又是个“嗯”。因为上一次发了脾气,他很快地加上了名字,凭经验,看来这一次不动粗不行。



  “我也是从网站总监这个位子过来的,因为转载别人的稿子没有注明出处曾经还吃过官司。”我敲警钟的口吻告诉他。谁知,这位编辑还是不紧不慢一个“嗯”。


  看来,丁磊真的“累“了!2007
年几乎就没有在京“露面“了,再说网易在游戏上陆续滑坡,在网站内容建设上也没能超出几大门户,这官话也越来越不会说了,所以培养这些员工只会讲个“嗯”。



  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网易的内容监管层如此忽视作者的权力:“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这到底是谁让一个门户网站如此高傲,难道要让作者亲口说一声“求求你署我的名字不成!”



  气愤之余,百度了一下“转载”“不署名”等关键词,果真发现了几百条。



据信息时报报道,2月1日,该报评论版主编、知名时评人椿桦就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起成立向传统媒体追讨稿费的“作者维权联盟”倡议。短短两天,文章引起了巨大反响,已有数十名活跃在网络及传统媒介上的时评作者发帖响应,并加入到该联盟中。



  还看到某网站转载博客不署名也要索赔2000元。“君子固穷”,我没有那么清高,也上升不到什么维护XX权利的高度,说实话,我还要靠这点稿费生活呢!


   
据调查,在媒体上发表一篇文章1000字的稿费,高者不超两三百,低则不过数十元,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数目。然而,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却对这个“小数目”也斤斤计较,甚至不惜使用删改作者文章、不署名等方式来逃避支付稿费的义务,确实令人侧目。



  所以说,看完了诺顿公司“乌龙”的笑话后,媒体还应该好好地自察,到底谁在制造“退五十笑百步”?谁在变相地“封杀”为自己细心备稿的作者?


  近几天来,因为诺顿的“误杀”事件,让寂寞了半年的媒体顿时热闹起来。诺顿“误杀拒赔”,公司耍流氓固然让老百姓生气,然而我却看到发生在媒体身上,让传媒人大为丢脸的事情,也令人愤怒。这就是,一些热点评论性的精华文章,被活生生地剥夺了作者的署名权。

    诺顿自摆“乌龙”,难道连媒体也要自摆“乌龙”封杀自己的作者不成?


    5月23 日,本人发表在IT168文章《反思诺顿事件:有多少误杀可以重来》,5月24日,本人发现在个别二流媒体上,做了涂改,没有署名。还好,这些非主流媒体没有强大的推广能力,网上还是没有转载,影响力几乎为零,可以蒙混过关。(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搭理。)


   谁知,同一天,在网易科技频道下的“网易学院”头条看到了这个稿子,却没有看到署我的名子。作为门户网站的网易转载后,影响力可见非同一般。很多从网易转的跟着“学习”。


  此前,因为转载文章没有署名,我曾打长途电话到广州网易公司,找其负责人讨说法。所以,这次先是给这个负责人发了一个短信,说明了情况,谁知,几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回复。其后,在MSN上遇到了他,我问短信是否收到。得到的回答是“嗯”。我说“你们网站是不是所转载的文章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半天此人又是个“嗯”。因为上一次发了脾气,他很快地加上了名字,凭经验,看来这一次不动粗不行。


  “我也是从网站总监这个位子过来的,因为转载别人的稿子没有注明出处曾经还吃过官司。”我敲警钟的口吻告诉他。谁知,这位编辑还是不紧不慢一个“嗯”。


  看来,丁磊真的“累“了!2007 年几乎就没有在京“露面“了,再说网易在游戏上陆续滑坡,在网站内容建设上也没能超出几大门户,这官话也越来越不会说了,所以培养这些员工只会讲个“嗯”。


  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网易的内容监管层如此忽视作者的权力:“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这到底是谁让一个门户网站如此高傲,难道要让作者亲口说一声“求求你署我的名字不成!”


  气愤之余,百度了一下“转载”“不署名”等关键词,果真发现了几百条。


据信息时报报道,2月1日,该报评论版主编、知名时评人椿桦就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起成立向传统媒体追讨稿费的“作者维权联盟”倡议。短短两天,文章引起了巨大反响,已有数十名活跃在网络及传统媒介上的时评作者发帖响应,并加入到该联盟中。


  还看到某网站转载博客不署名也要索赔2000元。“君子固穷”,我没有那么清高,也上升不到什么维护XX权利的高度,说实话,我还要靠这点稿费生活呢!


    据调查,在媒体上发表一篇文章1000字的稿费,高者不超两三百,低则不过数十元,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数目。然而,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却对这个“小数目”也斤斤计较,甚至不惜使用删改作者文章、不署名等方式来逃避支付稿费的义务,确实令人侧目。


  所以说,看完了诺顿公司“乌龙”的笑话后,媒体还应该好好地自察,到底谁在制造“退五十笑百步”?谁在变相地“封杀”为自己细心备稿的作者?

2007-05-22



                                          
 
 文
/毛启盈



    



    
5月18日,杀毒软件诺顿大摆“乌龙”,将电脑系统文件当成了病毒进行大规模的“屠杀”,致使国内万余使用诺顿杀毒软件的国内用户电脑瘫痪;5月19日,俄罗斯著名杀毒软件卡巴斯基误将瑞星卡卡当成病毒“处死”;5月22日,又爆出卡巴斯基将腾讯的QQ“误杀”(有说法属于“误报”)。一连串的“误杀”难怪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诺顿“误杀”事件的发生,迄今已经5天过去了,赔偿问题没有丝毫进展,可能包括赛门铁克公司的很多人,都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被两种“非常”有害的偏见所误导。



    
第一,把事件影响放在媒体的曝光上,认为媒体小题大做,过分地放大了事件的影响;


   
第二,认为这是狭隘的排外主义。错误地认为,这原本是杀毒厂商的竞争,国内消费者与国际厂商的纷争,媒体没有必要介入,局外人没有必要议论。


   
我认为,这两种观点都难以站住脚的,而且对目前顺利解决诺顿遗留的问题都是极其有害的。


   
首先,媒体报道还是趋于保守的。试想,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电脑霎那间都出了问题,这应该是一个严重的互联网事件,如果这事情放在国外,我想媒体的曝光度可能会更大,更多的现场毁坏现场将会出现在读者的面前。而国内由于媒体的发达程度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级别。



    其实,早在诺顿误杀事件发生后的5月18日晚,记者就收到一系列国内国际杀毒公司的邮件,有的公司甚至称通过该公司的实验表明,误杀是可以避免的。并且对诺顿公司造成“误杀”原因做了比较客观的推断,我相信作为IT圈子,收到邮件的绝对不是一人。然而,这条新闻至今没有发出,这是由于媒体还是比较为公司保密,抱着“
无罪推定”的原则,在充分尊重企业利益的情况下,诸多媒体纷纷刊发了猜测性的报道。然而,诺顿却迟迟不公布事件原因,拿出处理办法,这能怨国内媒体?赛门铁克难逃公关危机?预料之中。


   
如此说来,诺顿错就错在太低估中国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和中国媒体的力量了。


   
话说回来,谁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错,但是既然错了就要勇敢站出来,承认错误,及时化解矛盾。那就没有这么热闹的尴尬了。


   
其次,舆论导向的偏见在于,把诺顿的事件归结为“国际混战”,甚至认为是国内厂商和国际杀毒厂商的较量。



      著名新浪博客评议员许晓辉博客以《误杀总是难免的:一场热闹的国际混战》为标题,文中强调了国内和国际的杀毒厂商拥有的市场比重,推测了诺顿事件的原因和危机中的公关。从标题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国际化混战”,但是他还是一再强掉,“误杀”是难免的,消费者的利益是不可忽视的。



    这些,从网民的回帖中可以看出,诸多网民一开口就“让洋货滚出中国”,甚至还喊出的支持国产的口号,这种拥有国产软件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让诺顿理解为,中国的消费者在排外,从而抹煞了他们在中国杀毒市场犯下的错误。


   
从以前的报道可以看出,发生“误报”的事情由来已久,2001年诺顿“误报”瑞星2002版杀毒软件带“欢乐时光”病毒;2006年卡巴斯基误报金山词霸为病毒;同年,误报QQ2006正式版和QQ游戏2006为木马病毒;2007年卡巴斯基提示暴风的升级模块是木马,造成大部分用户无法正常使用暴风影音;2007年趋势误报联众客户端为病毒等等。



    
看来,“误杀”时时存在,关键是厂商如何正视“误杀”这个现实,如何挽回消费者那颗受伤的心。


   
诺顿这次“误杀”事件,影响到全国数百万消费者的直接利益,甚至涉及到整个网络的安全。媒体,作为舆论监督的工具,反映消费者心声的窗口,能坐视不报吗?消费者发发怨气,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



    
最后,我还要提醒诺顿及其“误杀者”,网上热炒的东西很快就会过去的;媒体的口还是可以封住的,而数百万用户,甚至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受伤的心永远是收不回的。如果中国消费者的事情处理不好,网友恐怕不用去找谁是下一个诺顿?,诺顿杀毒及其“诺顿现象”肇事者,在中国再也没有下一次如此“误杀”了!


  5月18日,杀毒软件诺顿大摆“乌龙”,将电脑系统文件当成了病毒进行大规模的“屠杀”,致使国内万余使用诺顿杀毒软件的国内用户电脑瘫痪;5月19日,俄罗斯著名杀毒软件卡巴斯基误将瑞星卡卡当成病毒“处死”;5月22日,又爆出卡巴斯基将腾讯的QQ“误杀”(有说法属于“误报”)。一连串的“误杀”难怪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诺顿“误杀”事件的发生,迄今已经5天过去了,赔偿问题没有丝毫进展,可能包括赛门铁克公司的很多人,都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被两种“非常”有害的偏见所误导。


     第一,把事件影响放在媒体的曝光上,认为媒体小题大做,过分地放大了事件的影响;


    第二,认为这是狭隘的排外主义。错误地认为,这原本是杀毒厂商的竞争,国内消费者与国际厂商的纷争,媒体没有必要介入,局外人没有必要议论。


    我认为,这两种观点都难以站住脚的,而且对目前顺利解决诺顿遗留的问题都是极其有害的。


    首先,媒体报道还是趋于保守的。试想,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电脑霎那间都出了问题,这应该是一个严重的互联网事件,如果这事情放在国外,我想媒体的曝光度可能会更大,更多的现场毁坏现场将会出现在读者的面前。而国内由于媒体的发达程度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级别。


    其实,早在诺顿误杀事件发生后的5月18日晚,记者就收到一系列国内国际杀毒公司的邮件,有的公司甚至称通过该公司的实验表明,误杀是可以避免的。并且对诺顿公司造成“误杀”原因做了比较客观的推断,我相信作为IT圈子,收到邮件的绝对不是一人。然而,这条新闻至今没有发出,这是由于媒体还是比较为公司保密,抱着“ 无罪推定”的原则,在充分尊重企业利益的情况下,诸多媒体纷纷刊发了猜测性的报道。然而,诺顿却迟迟不公布事件原因,拿出处理办法,这能怨国内媒体?赛门铁克难逃公关危机?预料之中。


    如此说来,诺顿错就错在太低估中国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和中国媒体的力量了。


    话说回来,谁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错,但是既然错了就要勇敢站出来,承认错误,及时化解矛盾。那就没有这么热闹的尴尬了。


    其次,舆论导向的偏见在于,把诺顿的事件归结为“国际混战”,甚至认为是国内厂商和国际杀毒厂商的较量。


      著名新浪博客评议员许晓辉博客以《误杀总是难免的:一场热闹的国际混战》为标题,文中强调了国内和国际的杀毒厂商拥有的市场比重,推测了诺顿事件的原因和危机中的公关。从标题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国际化混战”,但是他还是一再强掉,“误杀”是难免的,消费者的利益是不可忽视的。


    这些,从网民的回帖中可以看出,诸多网民一开口就“让洋货滚出中国”,甚至还喊出的支持国产的口号,这种拥有国产软件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让诺顿理解为,中国的消费者在排外,从而抹煞了他们在中国杀毒市场犯下的错误。


    从以前的报道可以看出,发生“误报”的事情由来已久,2001年诺顿“误报”瑞星2002版杀毒软件带“欢乐时光”病毒;2006年卡巴斯基误报金山词霸为病毒;同年,误报QQ2006正式版和QQ游戏2006为木马病毒;2007年卡巴斯基提示暴风的升级模块是木马,造成大部分用户无法正常使用暴风影音;2007年趋势误报联众客户端为病毒等等。


     看来,“误杀”时时存在,关键是厂商如何正视“误杀”这个现实,如何挽回消费者那颗受伤的心。


    诺顿这次“误杀”事件,影响到全国数百万消费者的直接利益,甚至涉及到整个网络的安全。媒体,作为舆论监督的工具,反映消费者心声的窗口,能坐视不报吗?消费者发发怨气,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


     最后,我还要提醒诺顿及其“误杀者”,网上热炒的东西很快就会过去的;媒体的口还是可以封住的,而数百万用户,甚至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受伤的心永远是收不回的。如果中国消费者的事情处理不好,网友恐怕不用去找谁是下一个诺顿?,诺顿杀毒及其“诺顿现象”肇事者,在中国再也没有下一次如此“误杀”了!


2007-05-20

 

             为什么抄袭的又是我?(设计台词)


    5月20日,Google中国推出生活搜索频道后仅仅两天,即遭到了本土厂商的“炮轰”,被指是继“词库门”抄袭事件之后,推出的第二款具有严重模仿嫌疑的本地化产品。


   “Google中国“模仿”酷讯最明显之处就在于“火车票”栏目的设置。”酷讯CEO兼创始人陈华愤愤不平。


 


    一段时间以来,Google中国先后推出了谷歌热榜、谷歌导航、谷歌拼音输入法三项“本土化”服务,但都被难以逃过被拿来与竞争对手同类产品作比较的命运,被指谷歌热榜、谷歌导航模仿百度的风云榜和hao123,谷歌拼音输入法更被搜狐指责抄袭搜狗拼音词库,从而导致了“抄袭门”事件,最终都是以李开复公开道歉狼狈收场。


    2006年10月,Google中国总裁李开复公开表示:“4个月后,Google任何本地化的破绽都将被弥补”。


     然而,今天却麻烦不断,“抄袭”的阴影一直笼罩着Google。


    此前,“词库门”发生后,李开复将离开google的传闻不断,虽然Google全球总裁施密特访华期间,曾专门替李向媒体澄清此事,称李开复和中国团队干得非常好,可以打95分。


   “李开复先生的工作非常出色,有关他离职的传闻都是不正确的。”尽管听起来很符合情理,但是作为一个在国际上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怎么能背着抄袭的恶名生存呢?


     酷讯方面态度强硬,将保留对Google起诉的权利。但是,没有看到Google的说词。这一次抄袭事件,如果不是酷讯炒作,那么,Google可能就再面临着一次声名扫地,李开复还怎么能在Google中国呆下去?


    IT168软件频道的电脑虎在和本人谈到李开复时,赞不绝口,是个非常和气的人,而且,李的确在为人师表的方面,很受中国大学生的膜拜,那为什么就带了一个“盗贼帮”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李还是离开这个“盗城”好。

 5月17日,美国知名的杀毒公司诺顿自摆“乌龙”,导致数以万计的计算机用户惨遭损失,被专家评为数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网络安全事件,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当记者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时,5月19日,国内杀毒厂商瑞星公司报料称,俄罗斯卡巴斯基杀毒软件竟然把瑞星的卡卡当成病毒清除掉。难道卡巴斯基还要补诺顿的后尘?


    诺顿误杀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在重重重压之下,于5 月19日下午终于出了一个声明。令网民难以接受的是,把这么严重的网络安全事件归于第三组,轻描淡写地回避了造成重大损失的原因。声明中仅仅用了“给用户道歉”作了敷衍,关于给造成的损失赔偿一事,只字未提。


     5月19日上午,国内著名的杀毒公司瑞星反映,许多卡卡用户向瑞星公司求助:用卡巴斯基杀毒软件杀毒后,瑞星卡卡上网安全助手无法正常升级。经过瑞星研发部门的测试分析,发现卡巴斯基杀毒软件,把瑞星卡卡的升级组件识别为病毒,并将其彻底删除,导致瑞星卡卡无法升级。同时,当卡巴斯基杀毒软件的实时监控功能开启时,用户即使重装瑞星卡卡,其升级组件也会被继续杀除,导致该产品无法升级。


   这就是跨国公司的傲慢与偏见,在美国它可能不敢这么“无赖”,有法律制裁它。同行竞争,互相不容对方可以理解,中国都有“卖米的见不得卖面的”。可是,要用正当的途径。


    是什么原因让跨国软件公司如此“蛮横”?我想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近年来国内软件市场崇洋媚外之风甚烈,甚至爆出某地方政府部门采购拒绝国产软件;第二,消费者对洋品牌的依赖性增强,让这些跨国企业也鼓足了腰包,有了钱说话气就粗了;第三,洋品牌以“高科技”蒙蔽了国人的眼睛,尤其是杀毒市场过度追求查杀数量,查杀报告,忽视了维护的效果;第四,中国的软件市场立法还不健全,洋公司有空子可以钻。


    这些,导致了这些洋品牌有恃无恐,打压国产品牌,我行我素。如果诺顿事件发生后,这些洋品牌如果还是玩原来的市场游戏,我想下一个诺顿的出现也就为期不远了。


    



            
为什么抄袭的又是我?(设计台词)


   
5月20日,Google中国推出生活搜索频道后仅仅两天,即遭到了本土厂商的“炮轰”,被指是继“词库门”抄袭事件之后,推出的第二款具有严重模仿嫌疑的本地化产品。


  
“Google中国“模仿”酷讯最明显之处就在于“火车票”栏目的设置。”酷讯CEO兼创始人陈华愤愤不平。


 


   
一段时间以来,Google中国先后推出了谷歌热榜、谷歌导航、谷歌拼音输入法三项“本土化”服务,但都被难以逃过被拿来与竞争对手同类产品作比较的命运,被指谷歌热榜、谷歌导航模仿百度的风云榜和hao123,谷歌拼音输入法更被搜狐指责抄袭搜狗拼音词库,从而导致了“抄袭门”事件,最终都是以李开复公开道歉狼狈收场。


   
2006年10月,Google中国总裁李开复公开表示:“4个月后,Google任何本地化的破绽都将被弥补”。



    
然而,今天却麻烦不断,“抄袭”的阴影一直笼罩着Google。


   
此前,“词库门”发生后,李开复将离开google的传闻不断,虽然Google全球总裁施密特访华期间,曾专门替李向媒体澄清此事,称李开复和中国团队干得非常好,可以打95分。


  
“李开复先生的工作非常出色,有关他离职的传闻都是不正确的。”尽管听起来很符合情理,但是作为一个在国际上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怎么能背着抄袭的恶名生存呢?



    
酷讯方面态度强硬,将保留对Google起诉的权利。但是,没有看到Google的说词。这一次抄袭事件,如果不是酷讯炒作,那么,Google可能就再面临着一次声名扫地,李开复还怎么能在Google中国呆下去?


   
IT168软件频道的电脑虎在和本人谈到李开复时,赞不绝口,是个非常和气的人,而且,李的确在为人师表的方面,很受中国大学生的膜拜,那为什么就带了一个“盗贼帮”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李还是离开这个“盗城”好。



   
5月17日,美国知名的杀毒公司诺顿自摆“乌龙”,导致数以万计的计算机用户惨遭损失,被专家评为数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网络安全事件,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当记者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时,5月19日,国内杀毒厂商瑞星公司报料称,俄罗斯卡巴斯基杀毒软件竟然把瑞星的卡卡当成病毒清除掉。难道卡巴斯基还要补诺顿的后尘?


   
诺顿误杀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在重重重压之下,于5
月19日下午终于出了一个声明。令网民难以接受的是,把这么严重的网络安全事件归于第三组,轻描淡写地回避了造成重大损失的原因。声明中仅仅用了“给用户道歉”作了敷衍,关于给造成的损失赔偿一事,只字未提。



    
5月19日上午,国内著名的杀毒公司瑞星反映,许多卡卡用户向瑞星公司求助:用卡巴斯基杀毒软件杀毒后,瑞星卡卡上网安全助手无法正常升级。经过瑞星研发部门的测试分析,发现卡巴斯基杀毒软件,把瑞星卡卡的升级组件识别为病毒,并将其彻底删除,导致瑞星卡卡无法升级。同时,当卡巴斯基杀毒软件的实时监控功能开启时,用户即使重装瑞星卡卡,其升级组件也会被继续杀除,导致该产品无法升级。


  
这就是跨国公司的傲慢与偏见,在美国它可能不敢这么“无赖”,有法律制裁它。同行竞争,互相不容对方可以理解,中国都有“卖米的见不得卖面的”。可是,要用正当的途径。


   
是什么原因让跨国软件公司如此“蛮横”?我想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近年来国内软件市场崇洋媚外之风甚烈,甚至爆出某地方政府部门采购拒绝国产软件;第二,消费者对洋品牌的依赖性增强,让这些跨国企业也鼓足了腰包,有了钱说话气就粗了;第三,洋品牌以“高科技”蒙蔽了国人的眼睛,尤其是杀毒市场过度追求查杀数量,查杀报告,忽视了维护的效果;第四,中国的软件市场立法还不健全,洋公司有空子可以钻。


   
这些,导致了这些洋品牌有恃无恐,打压国产品牌,我行我素。如果诺顿事件发生后,这些洋品牌如果还是玩原来的市场游戏,我想下一个诺顿的出现也就为期不远了。


 


2007-05-19

 
 5月18,诺顿杀毒软件升级病毒库后,会把Windows
XP的关键系统文件当作病毒清除,导致重启后系统瘫痪。原本维护电脑安全的诺顿误杀事件,导致数以百万计台电脑系统遭遇灭顶之灾。

  
诺顿杀毒软件“城门失火”后,面对残局束手无策,当总公司赛门铁克公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国内江民,瑞星,金山公司三大杀毒公司以及国际毒霸趋势科技却抢先一步,“帮助”诺顿收拾这个残局。


  
其实,杀毒软件厂商的竞争比拼技术由来已久。



一直在表面上以比拼技术的实为争夺用户的“口水战”,网民已经见怪不怪了。当“ 熊猫烧香”事件发生后,国内杀毒产商竞相出炉专杀的时候,赛门铁克公司突然跳出来质疑国内杀毒厂商的杀毒能力,并且不遗余力地宣扬自身的杀毒优势;而当“灰鸽子”病毒肆无忌惮地攻击金山软件公司的时候,其他的几大杀毒公司“装聋作哑”甚至佯装对此毫不知情。而赛门铁克位列其中。


 
从赛门铁克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知道,该公司的总部远在美国,公司成立于1982年,在全球40多个国家设立了安全中心。曾被<<Forbes
杂志》称公司为“美国最佳管理公司”而诺顿杀毒是下属的子公司。


   
然而,赛门铁克子公司诺顿素来与国内杀毒厂商不合,水土不服的现象时而发生。更为严重的是,赛门铁克公司的公关迟钝,与媒体的关系可谓“淡远”。因此,这次失足,肯定将是作为杀毒厂商的“替罪羊”,媒体爆炒的“牺牲品”。


 
一系列事件中,最受其“忽悠”之苦的,过于网民和用户了。网民既看不清“谁才是爸爸”?(洗衣粉广告语)又遭遇电脑系统崩毁,资料丢失的重大经济损失。虽然,网民呼吁赔偿,但是,赔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这样的“豆腐渣”防毒网路体系中,网民该相信谁呢?


  
不过,这一次令人欣喜的是一向处理病毒事件反映迟钝的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这次却意外地提前“已经介入了调查。”


  
在记者致电赛门铁克公司公关人员之时,对方显然极其无奈,只是用“相关工程师正在查明原因“作了应付,看来危机一触即发。


  
发稿前夕,记者惊奇地发现邮箱里已经塞满了来自竞争对手发来的“误杀”内幕披露,这对坐在火山口上的赛门铁克公司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2007-05-18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不教污淖陷渠沟。     


    ——黛玉《葬花吟》 




   5月18日,当全国一些传统媒体的报道还在猜测“林黛玉”(陈晓旭)是否已经病逝之时,网络媒体已经在深圳给陈晓旭作遗体告了。

   陈晓旭,那个只应天上有的林妹妹,离去了。陈晓旭因乳腺癌于5月13日18时57分在深圳去世,享年42岁。

   此时,当你看到各大传媒媒体5月17日的报道时,你会很震惊地感受到,传统媒体不仅仅是落伍了,而且是思想僵化自高自大,完全就是的红楼梦中的贾政。

  “陈晓旭被人写死了”,“陈晓旭病逝,子乌虚有!”“陈晓旭病逝,道听途说!”从《天府早报》到京城的《新京报》,都对某某博客的“道听途说”(新闻监管部门常常给传统媒体治罪是的词语)表示愤慨。记者不想让这个人间的“林黛玉”死,感情可以理解。但是,不尊重客观事实的报道,可能是对“林黛玉“家属最大的欺骗,更是对成千上万的读者的欺骗,这个封建卫道士贾政没有区别!


    话说回来,传统媒体的条件有限,抢发稿子,记者的能力有限,可以理解。但是,7天都过去了,记者还没有搞清楚这已经是新闻了,以权威者的姿态来批评网络媒体,更是令人汗颜!


    从“林黛玉”事件,可以看出,传统媒体的自高自大的处事方式已经不时应时代了,这种“贾政式”的虚伪性终究会被嘲弄的。同时,网络媒体的优势,尤其是博客社区的快捷性,就不言而喻了。也难怪,奇虎董事长周鸿祎坦言:明天的网络社区将是传媒的天下。


    陈晓旭走了,“林黛玉”香消玉殒,固然哀伤,“自古淑女多抱怨”,但愿传统媒体不要伤逝过度,成为人间“林妹妹”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