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0-27


 


  新浪 ,我来了!


 


    在2004年的最后一天,我开通了天涯的博客”潇湘一梦”,但是,很不幸的是那成了我的文章积累的垃圾”坟墓”;

    在2005年的12月31日,我开通了博客专栏,可惜那有成了我个人简历的陈列馆;

    之后,我不断地开辟博客,但那些网站不走运地提供了我的名字沉睡的“棺材”,那里除了我的名字以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一篇宝贵的网络空间,被我无情地占有着“蹲着茅坑不拉屎”,已经习惯了无终止的占有,习惯性的慵懒与堕落,习惯性地被金钱所累。

    在IT这个圈子里所混,数年拼打,一事无成.除了拥有一双毫无目的奔跑的双脚,就是在自卑与自残的媒体上发表一些稚嫩的文字,以证实自己还活着。

    转眼间,有到了一年的记者节,以记者的名义我是不敢在这神圣的地方发什么陈词滥调,我只有以学习的姿态,给IT圈增添一丝笑料而已.

   今天,我又来到新浪。  

   我轻轻地来了,我知道暂短的”休克”难以避免,但愿不要再次”沉睡”至死!

 
新浪 ,我来了!


 


  
 在2004年的最后一天,我开通了天涯的博客"潇湘一梦”,但是,很不幸的是那成了我的文章积累的垃圾"坟墓";

   
在2005年的12月31日,我开通了博客专栏,可惜那有成了我个人简历的陈列馆;

   
之后,我不断地开辟博客,但那些网站不走运地提供了我的名字沉睡的“棺材”,那里除了我的名字以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一篇宝贵的网络空间,被我无情地占有着“蹲着茅坑不拉屎”,已经习惯了无终止的占有,习惯性的慵懒与堕落,习惯性地被金钱所累。

   
在IT这个圈子里所混,数年拼打,一事无成.除了拥有一双毫无目的奔跑的双脚,就是在自卑与自残的媒体上发表一些稚嫩的文字,以证实自己还活着。

   
转眼间,有到了一年的记者节,以记者的名义我是不敢在这神圣的地方发什么陈词滥调,我只有以学习的姿态,给IT圈增添一丝笑料而已.

  
今天,我又来到新浪。  

  
我轻轻地来了,我知道暂短的"休克"难以避免,但愿不要再次"沉睡"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