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7-05

中移动入股工商行让全球羡慕的绯闻

   文/毛启盈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移动发言人对中移动母公司拟入股工商银行的消息予以否认,称无论是上市公司或母公司均未有听闻入股事宜。此前,英文中国日报引述消息称中国移动的母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正考虑入股以市值计全球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

  这个消息无论是真是假,都应该说是一桩令全球羡慕的“绯闻”。在中国古代的婚姻文化中,最讲究的是门当户对。龙凤配、金玉良缘。当然,牛郎配织女的故事在资本市场一般都比看作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话说回来,中国移动入股工商行,值得高兴的人真不少。

  其一,就是“月老”国资委,一个是自己的儿子,另一个是自己的千金,两个当然不在同一个生物链上,所以不是近亲结婚了。国资委对这两个家族成员最为熟悉,因此,让中国移动入股中国工商银行,相当于左手倒右手,最为放心可靠。

  其二,中国移动是通信市场的全球第一,虽然日进三亿元,对工商银行来说,是最会赚钱的男人,应该很可靠。但是,中国移动因为一家独大,所以口碑不佳,相当于一个“富二代”,需要工商银行这个世界第一品牌给挽回点面子。

  其三,当然是中国工商银行。连一些局外人都惊呼,此举将有助推升中资银行股价。此前作为境外战略投资者的高盛、德国安联和美国运通先后减持了她的股份。工商行虽然品牌价值世界第一,但是毕竟是靠利息过日子。在金融危机的年代,“洋鬼子”远她而去,亟需全球赚钱第一的中国移动作为“靠山”。这样,她才真正像个富家千金,不愁衣食了。不过,难过的是,陪着中国移动这么一个世界第一的郎君过活,可能缺少自由哦。譬如像和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约会什么的,可能都成为梦想了。因为,中国移动的排他协议可是业内出了名的。

  虽然中国移动否认有关入股工商银行的“绯闻”,但是,能传到这个份上,基本上距离入“洞房”就不远了,工商行今夜应在“闺中”辗转难眠,喜不自禁,一个传闻,也会让全球为之羡慕一回。

2007-08-21

 

 


                                    


                                                                              
/毛启盈


   821日,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198.SH,以下简称大唐电信)发布公告称,已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因虚增利润等问题被罚款30万元。此前,在今年51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对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问题的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公开谴责。根据媒体的披露,已被ST特别处理的大唐电信已经有过不光彩记录。如此云云,觉得滑稽可笑,以至于让笔者“三笑”而不能停止。


  一笑:2000年,大唐电信成为科技部首批公布的十六家“863计划成果产业化基地”之一,根据公司的官方网站信息,北京市工商局对2004年度3000多家符合标准的守信企业进行了公示:大唐电信获北京市守信企业称号。作为中国高科技象征的大唐电信,今年5月份爆出对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问题,而这次又一次爆出弄虚作假,欺骗股民,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赢得一时的荣誉,却留下了永久的骂名,实为笑柄。


  二笑:作为上市公司的监管机构证监会的处罚金只有30万元。虽然这种处罚是根据有关规定进行的。但是,这对大唐来说,实在是毛毛雨,或许有关人士会说"
我们不能以罚代管",但是,微乎其微的处罚对一个集团公司来说,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今天听说长春亚太一个球员在场上犯了点小错,导致球队丢球,还罚款2000)请问证监会这样的处罚,能让大唐电信改邪归正吗?


  三笑:根据媒体的报道,大唐电信于20061028日发布关于2006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公司2006年年度将实现盈利。而到了200745日,该公司却公告称,公司2006年年度业绩将再度出现大幅亏损,且公司股票交易将实行退市风险警示。418日,大唐电信的公告表示,2006年的净利润亏损额达到7.19亿元。这里的问题是:大唐电信既然弄虚作假,为什么总是亏损?既然能够做出虚假利润为什么不一直盈利呢?这里的亏损和弄虚作假有没有关系?是不是亏损了的公司都要弄虚作假,才能不至于被迫退市?


 


  笑后就要哭,要么就要死人了。大唐官方网站站上说“立志成为民族信息产业的脊梁作为我们的基本目标。”大唐电信还标榜,不仅仅注重向客户提供的不仅仅是先进的技术和优质的产品,更是注重信誉、服务至上的精神。看着这些名言警句,真得让人欲哭无泪。


 


   
 本人没有同打落水狗的意思,但是作为“863计划”的国家支持企业,为什么没有拿出民族的自信和榜样的力量呢?明明是“亏损”却说是“盈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因此说,“刑不上大夫”在对国企的监管中,可能为这些企业的弄虚作假埋下伏笔。如果证监会不动大手术,如果没有建立其完善的上市公司监管机制,那么,类似大唐电信的浮夸风将不会停止。


  相关链接


  大唐虚报利润3719万 遭证监会罚款30万


   毛启盈通信吧


2007-06-12


                         
  文/毛启盈



    
近日,由****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工作,会议决定从今年开始在中央本级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即政府作为股东,对国有企业的利
润提取分红和进行再分配,这也表明国企只上缴税收不上缴红利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关于央企将实行国有预算的消息并不出人意料,事实上,多家运营商都已经开始实践,而利润上缴也是大势所趋,但是有人建议,不妨将这一部分分红纳入普通服务基金,服务大
众。那么,红利的分配结果可能会像刘欢所唱的“你有我有全都有


 


作为普通服务基金功在千秋


 


    
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早在10年前若有人提议要国家对尚处在内外交困的国企实行提取分红,一定会有人斥之为“杀鸡取卵”或“落井下石”。而今,全国国有企业实现利润1.1
万亿,该到了分配红利的时候了。无论分红的结果如何,但是最让老百姓满意的结果当然是“还资于民”。也就是说把这些红利纳入普通基金。这样的分红方案可为:



  首先,国企上缴的利润一部分拿来支持“产业发展,技术进步,以及国企改革。”这当然是企业适应国际化竞争的需要,也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应该耗费的资金当然不
能截留。


 


   
其次,纳入普通基金的利润,可以用于民间。比如说,农村通信基础设施很差,初等教育基础落后,不妨将这一部分分红纳入普通服务基金,这样岂不是“一箭双雕”。作为国
企中占有重要位置的电信运营商,最应该考虑这问题了。目前,农村的通信信号问题,“村村通”遇到的基础设施问题,不应该由老百姓买单。用这一部分资金,进一步将互联网引入广大农村,东部省份基本实现乡镇通宽带,东、中部省份基本实现行政村能上网,西部省份基本实现乡镇能上网。在农村地区推广应用移动短信息、电话声讯、电子邮箱等信息服务业务。鼓励电信全行业和社会力量因地制宜,建设经济实用、丰富多彩的“三农”网站,为农村信息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最后,如果纳入了普通基金,则可以应付一些无法预知的天灾人祸。比如,一旦发生地震就会导致大面积断网,由于通信不畅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尽管此类事件频频发生在我
们身边,但是,知道现在仍旧没有好地解决方案。一旦发生无法预知的自然灾害,受害的当然是老百姓了。


 
    
因此,如果有了这笔普通基金,那对百姓的损失赔偿问题就顺理成章地解决了。 


 


红利上缴遭遇“兄弟争雁”?


 


  
不少专家、学者建言,央企上缴红利的背后不仅有技术上的难题,更有各方利益的博弈,还需要相关监督、审核机制的建立,因而,要慎之又慎。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要坚持三项原则:一是统筹兼顾、适度集中;二是相对独立、相互衔接;三是分级编制、逐步实施。

      

   
此前,曾经的争论:到底是国资委“越权”还是财政部“精明”?尽管初步确定由财政部来负责编制总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国资委来负责编制165户中央企业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但背后却是两部门长时间关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权的争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是由国资委主导还是财政部主导,曾存在重大分歧。”

  曾经的争论:国资委“越权”还是财政部太“精明”?尽管初步确定由财政部来负责编制总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国资委来负责编制165户中央企业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对于国资预算由谁编制,来自财政部的一种反对声音颇有代表性:“国资委是特设机构,不是政府部门,能否单独编制预算?”


   
这里,让人联想到小学语文课本有一个寓言故事“兄弟争雁”:一只大雁从天上飞过。兄弟两个一个说煮熟了好吃,一个说烧烤好吃。结果大雁很快就过去了。结果谁也没有吃到飞到饭锅里的大雁。


  既然传出国资委和财政部谁来预算存在分歧,那干脆这两个部门都参与监督,不直接预算,哪又有谁来预算?我想,还是另行成立一个基金组织(或者社会公共组织)来统一管理分配和调用,那岂不是更经济?如果还要在谁来统管的问题上争来争去,岂不是有会造成利润白白地流失。



千亿利润该让谁“红”?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是规范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行为的一系列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的总称。建立和实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统筹用好国有资本收益,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项重要举措,对于深化国有企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增强政府宏观调控能力、合理配置国有资本、促进企业技术进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都具有重要意义。

   
    定义起来很简单,但是执行起来恐怕最难的还是以电信,银行为首的垄断性国有企业。因为,突然让昔日的行业“龙头老大”交出一部分“红包”,那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谁来收取,如何处理,一系列的问题摆在案头。


    世界银行认为,无论从理论上看还是从国际最佳做法来看,尽管国资委是国有股东的代表机构,但国有企业的红利和私有化收入应该上缴给财政部,纳入正规的预算程序,并用于公共支出。如丹麦、芬兰、法国、德国、新西兰、挪威、韩国以及瑞典等国。


    
但是,世界性的做法未必在中国就能够行得通。尤其是“公共支出”这个话题。目前,中国公民普遍存在公共意识淡薄的问题,一段时间内难以改观。如果这部分利润用于基础性的建设,在全国范围内又该如何去分配?谁来监管,如何去很好地监管,也是一个令管理层很头疼的问题。


    
 更多进入:〈毛启盈的通信吧 


 


2005-12-30



   
文/  
财富时报  
毛启盈
 
  “忘情水过时了!”


  流火七月,53岁“铁娘子”王佳芬接受记者采访时落泪了。


  然而,消费者却觉得王佳芬大有“眼泪公关”的嫌疑。难道商场上的“忘情水”真的过时了。


   
 
  现实“铁娘子”


 


  人们不难忘记,2005年6月以前的王佳芬,是媒体的宠儿,出现在记者眼中和笔下的她是“引领光明的使者”。然而,一夜之间突然被“郑州回奶新闻”所取代。正是这次后来为公众所熟知的郑州回奶事件,使王佳芬遭遇了自己的滑铁卢。


  仅仅是这些事件,能够让一个征战商场10余载的女强人落泪吗?


  一些媒体这样描述原因:因为合作企业山盟乳业被曝光,光明牛奶数十年的声誉毁于一旦,各地市场一落千丈。


  因为6月中旬,在河南当地电视台最早播出有关回收奶的镜头时,曾有经销商把整个节目录下来并交给了光明河南地区的负责人,希望能给厂家提供线索避免事态恶化。然而经销商的反馈并没有得到及时回应,直到半个月后,光明才被动地出来解围,错过了危机公关的最佳时机。可以说,正是光明在河南的管理不力和信息不畅为山盟事件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忘情水过时了


 


  王佳芬曾放言“要让全国一片光明”,因此光明就不能有管理黑洞,不能存在任何质量问题,追求百分之百的完美,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因为该事件最早在河南电视台播出后,两天后王佳芬就立即做出了回应。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做出了“不存在”的回答。


  并且请了一家媒体做了一篇完全相反的报道。这实质上已经不是一桩简单的公关事件。而是一种赤裸裸地对媒体的监督作用的藐视与无情的“封杀”。


  但是,当面对全国2600多家媒体的铺天盖地的轰炸后,于是,凭借着50栽的人生阅历,10载商场拼打的经验,王佳芬“吃一堑长一智”,对媒体的双面性有了充分的认识。


  难以掩盖事实真相的铁娘子,不得不对媒体使出了截然相反的手腕。


  也许,这是一些商家惯用的手段。被比喻为中国乳业的“教母”的王佳芬,非但没有走出这个怪圈,而且把这个公关计谋做了升华。


  如果说“笑里藏刀”是商场的惯用计谋,那么,铁娘子王佳芬的“眼泪公关”,也应该算一个不可多得的创意!


  遗憾的是,王佳芬当初没有藏好这把刀,所以才露了馅儿。


  因为,一个企业在要在全球做出品牌,一方面要靠全球化的企业文化和理念,另一方面主要靠让消费者信服的质量和完美的受后服务。而眼泪公关只能让同行看笑话,并且会让同行借题发挥,把这潭水搅得更加浑浊。


  人们到是该劝劝这位铁娘子,眼泪公关应当休矣!
 



  
文/财富时报  毛启盈
 
  2005年8月25日,一条爆炸性的消息震动了中国球迷。深圳健力宝的老大张海,下课了!


  随后在冰凉的手铐枷锁下,走进大牢的张海终于清醒了,自己依靠健力宝空手套现的梦想破灭了。


   
  资本大鳄挖空健力宝


 


  从“气功大师”到资本大鳄,年轻的张海可谓一帆风顺,但如今身陷牢狱却又让人错愕。


  不得不承认,张海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他将健力宝集团作为“摇钱树”。


  通过各种手段挪用资金投入到其他领域和行业,以此来挖空圳健力宝。张海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健力宝折腾成这样,怪谁呢?职工众口一词把目标指向了张海。其实,张海心知肚明,还有谁能够比他更有必要折腾健力宝。


  据说就在警察找到张海的时候,他正在吃夜宵。在外界看来,悠闲得一天只想着喝饮料看球赛的张海,一手导致了健力宝是麻烦不断,迷雾重重,而这些矛盾,在两年之后直接引发了一系列逼宫事件。


  28岁入主健力宝,堪称张海的颠峰之做。他的出价比健力宝的创始人李经纬低了一个亿,却神秘胜出。这让外界觉得不可思议。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张海是一个善于设局的人。但他不会想到,两年之后,健力宝又出现一个迷局,而这次他成了棋子。


 


  混水摸鱼


 


  CCTV《经济半小时》调查,健力宝职工透露的内幕印证了健力宝另外两个大股东祝维沙和叶红汉的说法,张海经营不善,是造成健力宝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所以他们才会联手逼宫,罢免了张海的董事长职务。但张海也绝非等闲之辈,以他的手腕,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夺权呢?逼宫一事会不会另有内幕?这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悬念,张海出道十多年,一直是呼风唤雨,连战连胜,为什么就会被他的下属算计呢?这其中会不会藏着更多的秘密?


  区区一个张海,把整个中国足球界搅乱地沸沸扬扬,留下诸多疑问。2002年,他购买了深圳平安足球队后。2004年,他趁乱揭竿而起,推动了所谓的“中超革命”。在中超12支足球队中,张海就控制了3家,业内戏称他们是张海系。张海控制足球俱乐部,又有什么目的呢?


  张海究竟有没有幕后操纵球队赌球?还要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而说这话的祝维沙,现在也在接受警方调查。


  这真应了那句老话,聪明反被聪明误。随着张海的被捕,神人张海、大师张海呼风唤雨的17年,终于告一段落了。


  其实,从CCTV的调查和健力宝的发展历史,人们很容易地看出是张海故意搞垮健力宝。因为从气功敛财到资本市场坐庄圈钱、再到涉足国企改制,只有初中学历的张海,之所以能频频得手,秘诀就在于他总能捕捉到社会热点,利用社会的盲动,浑水摸鱼。


  “顺手牵羊,混水摸鱼”,资本大鳄张海很好地搅浑了健力宝这潭水,只是他太贪婪了,就像一个在禁止垂钓区钓鱼的贪婪者,在没有来得及收杆就被抓住了。


  因此,我们不能死死地把目光盯在一个身陷囹圄的不法之徒,而是应该追问是谁给张海提供了这样一个鞭长莫及的钓竿,让一个清水常流的健力宝如今成了一谭污泥。

 





    



  文/ 财富时报  
毛启盈



   
2005年9月,资本狂人顾雏军终于被关进了监狱。


  46岁正是人生的巅峰时刻,但对头发花白的顾雏军来说,这个年龄已是落寞时分。当他在2004年初登上“胡润资本控制50强”第一人时,也许不会想到,自己会步第一届榜首德隆唐氏兄弟的后尘。


 
   
  顾雏军何许人也


 


  20世纪80年代末,顾雏军已从一个热能工程师变成一个资本高手。2001年的10月,顾雏军斥资5.6亿元收购时为中国冰箱产业四巨头之一的科龙,之后吞并了合肥和美菱电器,收购了扬州的亚星客车,吃掉了国产汽车轴承第一品牌襄阳轴承……马不停踢,一路狂奔。


  2004年8月,香港学者郎咸平“炮轰”格林柯尔,一桩郎顾公案引发了国企产权改革的大论战。从此,这个资本狂人麻烦不断,直到最后走进监狱。


  对于顾雏军来说,46岁已是落寞时分。当他在2004年初登上“胡润资本控制50强”第一人时,也许不会想到,自己会步第一届榜首德隆唐氏兄弟的后尘。更不会想到2003年开启中国冰箱业的并购大幕的梦想(“等我老了,走到大街上,希望听到有人喊:看,那个老头就是冰箱大王。”)会在囹圄中与夕阳一同消失在地平线之下。


  他深知,作为一家销售额100亿元的中国知名家电企业,一夜之间轰然倒下;作为一度被权威媒体盛赞的民族企业的领袖,突然身陷囹圄,这对整个社会来说绝对不是一桩好事,对一个法律法规健全的法制国家来说,也绝对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又是那么让人难以哭出眼泪。


  夕日的资本狂人顾雏军对冰箱业的整合曾经得到了中国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的赞美,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实,甚至有人将他诩为中国的摩根,这已经成为一段难以摸去的历史。


 


  谁是下一个倒下的“顾雏军”?


 


  顾雏军确实被关进了监狱,但是是谁把他送进了监狱?有人说他空手套白狼,自己太贪婪,一口气想吃个大胖子,吞并了那么多的肥肉,却食之不得下咽;有人说他太爱慕虚荣,在一些长着喜鹊嘴的学者赞美声中沉沦;有人说他太古板,不能够适应社会,不会迎合一些官场上的贵人;也有一些人为他叫屈,是那些乌鸦嘴的学者和苍蝇般的般的媒体记者,把他推下了深渊。


  说来也奇怪,顾雏军挺起腰板走进了监狱。而这些被怀疑有罪的人却低下头走路。没有一个人出来为他承担责任。


  先前为顾雏军正名的知名学者集体失语,在“郎大炮”给顾挑刺的当儿。一些媒体当真把这事件作为娱乐新闻在报道,难道“无冕之王”也会失去理智?


  顾雏军晕了!“性格决定命运”难道过于自负、霸气、戒备、偏激、善变、理想化,甚至不能灵活穿梭于政府和市场之间,这是顾雏军作为民营企业老板不能免俗的性格缺陷。但是他确实是一个执着的人,他有自己的梦想,有着民营企业家追逐利益的天性。


  顾雏军走进监狱,这已经成为历史。


  而谁是下一个倒下的“顾雏军”?


  曾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顾雏军,如今遭遇到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其实,这种事情在资本市场上并不新鲜,只是又重复了一个“资本市场的老故事”:颇为神秘的起家——打造资本运作平台——显赫的社会和市场名声(同时伴随着质疑)——事发——产业平台坍塌。


  几年来,德隆系人物、健力宝前董事长张海等身上发生的类似故事不胜枚举。


  不过,重复的老故事,却总值得人细细评味。顾雏军此番事发,懊悔的显然不仅仅只他一个人。


  眼下,我们更应该关注这个企业的前途和命运,关注像科龙一样隐藏着危机的民族企业。因此我们才有必要追寻这个企业集团领军人的人生轨迹,寻找背后隐藏的答案.通过不断的反思,才会提醒我们的政府做出合理而有生命力的决策,从而给民族企业营造一个良性的发展空间,从而让一些投机者无处钻营,让更多的明星企业完善自身,脱离泡沫,更顺利地进入国际化的轨道。 

 


 


2005-12-29



 文/财富时报  毛启盈
 
  


  
2005年3月15日香港《财经》杂志报道: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张恩照因为腐败等原因辞职。


  然而匪夷所思的是,内地消息却对其还是遮遮掩掩,如今还笼罩着神秘而扑朔迷离的色彩。


   
  张恩照倒下


  2005年3月16日,对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张恩照来说,是个改变生活轨迹的日子。这一天,张恩照离开了北京金融街那幢灰黑色的建筑物中国建设银行。


  《财经》杂志披露,1997年,在张恩照任上海建行行长期间,其一手提拔的徐汇支行行长周道春携款7000万元逃往国外,还破坏了整个支行的电脑系统。案发后,分行曾成立一个专案小组,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监管部门也曾介入,但最终这个案子成为“无头案”。其实,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几年中,上海建行出现的重大问题并非只此一桩。


  尽管如此,张恩照此后的道路似乎并没有受到这次事件太大的影响。直到2005年,银监会还在一份内部报告中指出,一些违法违规案件发生后,部分商业银行甚至向监管部门反复说情,在责任人的处理上有过轻之嫌。


 


  百雕之虫死而不僵


 


  张恩照的辞职,却让一名不为人知的网站编辑也跟着遭殃,这就是中国某大型金融网站在张辞职后,闪电般开除一名财经频道的总监。


  这似乎也暗含着张恩照的腐败不能说。虽然,张没有把建行送到香港上市,但是关系到一个群体的声誉,难怪记者在建行上市前夕走访建行总部,有关负责人一听记者提说张恩照,便闪烁其词。


  事实上,张恩照早在1980年代末就开始提出“一米线”、“微笑服务”、“谁砸我的牌子,我砸谁的饭碗”和“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站式服务”等等10年后才兴起的概念。在1990年代初期,建设银行区县扩点后,张恩照甚至展开了支行承包试点这样的大胆之举。在建行上市前夕,作为四大国有银行的楷模张恩照的很多豪言壮语至今仍在很多金融领域传播。


  因此,熟悉张恩照的人对张恩照的能干仍然给予赞许。


  张恩照祖籍山东莒县城阳镇,张父是上海煤炭公司工人,腿有残疾,张母是普通的家庭妇女。一家人只能凭张父的微薄收入度日,生活甚是艰苦。


  有人说,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上海金融界的深刻变革和张本人的能力,造就了张恩照一个从城市贫民拔地而起的典型,但造化终究又让他以上海为起点走向穷途。这里面有多少自愿,有多少无奈,可能连他自己都无法分清楚。


  我们有理由相信,张恩照是一个为人忠厚、靠个人奋斗成才的典范。张也不缺钱,他不会像媒体报道的贪污。但是,张恩照的确是辞职了,而且在传闻与腐败的包围中神秘倒下。为什么我们连腐败也不敢说!


  这不由的让人们想起,“宁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这句历史的箴言,它体现了一种民族精神。然而张恩照却不得不跪着生。


  或许,张是行业的领袖,张的功名垂成已经不能代表自己,而是代表某些权威与一群人的荣辱。


  因此,我们为一直同情着跪着忏悔的张恩照。


  传闻没有至于公开,也许,这才是张恩照的最大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