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2-18
            
文/毛启盈

  今天,有外电报道说TD联盟秘书长杨骅说,估计即将发放3G牌照,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电信发牌重组消息再起波澜。春节前,关于电信重组的传闻已经接踵而来,不过传言说最早在3月份。然而,几天来,以博客为新闻源头国务院召开会议,电信重组的方案近日公布再次被媒体热炒。

 

  今天下午,笔者和著名博客评论人付亮在MSN上做了交流:3G到底什么时候发牌子?电信业什么时候重组?付亮说“重组可能是最近的事情了,而发牌照要到奥运以后了。”此前,笔者通过新浪博客留言板向著名博客评论者山里人请教同样的问题,山里人的回答和付亮的差不多。再次前,我把这个问题向陕西某运营商的领导提问,他的回答是这样:重组是国务院主持,信息产业部主导,国资委等部委共同协调的事情,运营商谁也无法确定。专家们可是可望而不可即。

 

  关于重组的话题,从媒体从2004就开始热炒,此起彼伏,绵延了2008年,如今并没有任何重组的迹象。四年来,一直不厌其烦地在报道同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难道这不是媒体的意淫是什么?

 

  有电信专家及其所谓的“知情人士”开始咆哮:铁通并入中移动时铁板钉钉子的事情了,还不是重组的迹象是什么?奥运在即,发牌子理应当然。但是,不要忘记了这样的现状:中国铁通6万员工的饭碗,中移动能够安排吗?奥运在即,运营商已经签了军令状的奥运通信是否能够如期进行?这些问题谁来解决?重组方案难道是媒体随便拉配郎的事吗?因此把铁通并入中移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成为事实的。

 

  如此推断,重组的内部消息,所谓‘国务院会议’,以及某某著名咨询机构的论断,或许是某些人为了提升股价,或许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心理,这和媒体的肆意炒作沆瀣一气,达成了默契,促成了一桩桩虚假的新闻,源源不断。

 

  然而,这样的新闻炒作,竟然长达四年之久,有的新闻源热炒数月之久,有的却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否决,一个个关于重组蛛丝马迹的报道和推断,在真实的事情没有发生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作为媒体人却没有半分的自责与反思。如此之媒体,越是孤芳自赏,越是高潮迭起,这在全世界并不多见。

 

  也许,明天中国电信业果真重组发生了,中移动把铁通合并了。媒体因为提前四年报道了新闻,这比四方媒体要快四年,但是,王建宙,赵吉斌未必就退耕田园了。四年前报道重组的媒体未必就一夜之间变得伟大了。

 

  几天前,我看了通信媒体老将阎跃龙的博客“我离开了通讯世界”一文,讲述了自己离开通信媒体的种种原因,其中一条是“通信业的封闭”让他觉得在这个圈子没有太多的意义了。于是,甘愿进入了一个开放的公关公司。笔者的回复是:电信业的固步自封令人“窒息”,通信媒体的孤芳自赏令人“悲怆”,公关中一路走好!

 

  于是,我想起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家庭妇女。她孤苦伶仃,她幽怨孤独,渴望得到男人的世界,但她却没有走出自我的勇气和机会。她越是禁锢,越是孤芳自赏,越是自恋。有高人批评媒体说:电信重组岂能娱乐化。笔者认为这不是娱乐,二是贱人在苦中作乐,是一种类似封建妇女的自恋和意淫。


                  
文/
毛启盈

   
2月16日,大旗网召集了包括上海数百名员工在中旅大酒店举行2007年公司总结大会。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CEO周春兰等高层悉数参与其中。中旅大酒店不是一个旅游的酒店,而是一个比较正规的会议酒店。

 

  
一般公司的会议都在春节前举行了,员工会议一般不向媒体开放,但是这天的会议却邀请了大批记者参加。大旗不是一个大公司,胆子也够大了。不知道请来这些同行“神仙”会不会写大旗负面。

  
因为,CEO周春兰曾告诉我,据大旗网品牌声誉分析工具统计的数据,由于传统公众媒体公信力的下降,在论坛中负面信息更受网民关注。在所有帖子涉及的信息中,虽然涉及负面信息的总量只占18.7%,但点击却占到了整体的43.7%,负面帖每篇平均点击是正面帖的139%。这正是为什么品牌危机往往源于网络的主要原因。

但是,笔者认为,一个公司的成长却不是靠别人的负面发展壮大。

大旗网浪尖上的舞蹈由来已久。

  
2006年11月,我曾写过一篇《周春兰:新锐品牌从颠覆传统开始》文章,对大旗10万年薪招聘新锐前台的种种猜测给予了剖析,具有影响力的媒体策划需要颠覆传统,周春兰应该算一个敢于创新的CEO。但是,扑面而来的却是“炒作”的质疑声音。

  
2007年8月,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曾向外界透露,大旗网去年3月就实现盈利,并确定了新的盈利模式,就是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论坛的软性植入式主题营销,可以理解为面向企业的“网络推手”。

  
12月20日,大旗网在《Web2.0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高峰论坛》上发布统计数据,称网民更喜欢点击负面信息。大旗网CEO周春兰指出,BBS是目前企业在制定中国市场营销战略时最应该关注的社会化媒体形态。

网络从来就是“双刃剑”,会不会自相矛盾?

  
当天的峰会邀请央视的主持人,给颇具争议的华南虎主角周正龙颁发了年度“谈虎色变”奖。如今陕西林业局已经给全国人民道歉了,周老虎把全国人民都骗了,但是,这个奖的份量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008年,1月16日,大旗网CEO周春兰对媒体说,两年的上市计划需要一定的过程,08年内难以实现,目标是成为一家市值100亿美元的公司。大旗不是一个国际性的大公司,但是它的一举一动还是让业界产业不小的震动:打造中国最大的口碑聚合门户,人们需要给予她更多的耐心。因为:

  
一个听起来很玄虚的“口碑营销”模式,但是确实让一个网络媒体盈利了;

  
一个不是全球500强的公司推出社会化媒体口碑营销媒体解决方案,并试水全球500强品牌,据说这部分带来的收入约占去年总收入的1/3;

  
一个全球人都不认为有大多作为的BBS,却能够改变上百万人都一个进入全球500强品牌的认识,这在全球也是不多见的;

  
是“口碑模式”,还是“大旗模式”,还是“中国特色的网络模式”?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度船人。


2008-01-16

                   
  文/毛启盈

  1月16日上午10时,收到中国铁通新的邮件:中国铁通声明:
最近网上热议的电信行业重组一事,中国铁通没有从任何官方渠道收到类似的信息。关于董事长赵吉斌退休纯属赵吉斌董事长退休一事纯属无稽之谈,云云。

 

  看到这个消息,联想到近一周以来的电信业重组的报道,关于电信漫游费听证会的消息,本人原本不准备对电信业这些“高深莫测”的大事件发表任何评论。但是,我终于忍不住了:用我同事刚刚好的一句话说:中国电信运营商面对2008年,除了有钱还剩下了什么?就是自我炒作。

 

  首先,我不是针对中国铁通的声明,就说铁通炒作,其实铁通这个声明还是比较及时的,至少说明了铁通对自己的公众形象还是比较重视的,对媒体的报道比较重视,对自己的品牌保护意识还是比较重视的。几天来,关于电信重组的N种方案不断涌现,电信运营商高官不知被媒体“辞退”了多少次,从中移动的王建宙,到联通的常小兵,再到铁通的赵吉斌,纷纷被传退休,归隐家园。甚至给调动了好多次,但是,迄今除了铁通发了公告声明以外,其他的几大运营商都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这其实就是媒体的传闻正中了运营商们的下怀,媒体报道对拉动股价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动作用。运营商不发正式公告,这就是默许了媒体的炒作。

 

  其次,电信业最近发生的这些怪事,让业界很多人都看不明白了。先说漫游费吧,明明已经被专家证实了几乎“零成本”,还是有专家出来说话,只可降价不可取消。而在这时,运营商却偏偏请来媒体炒作:“套餐”比漫游费还低。以此来证明高资费事不关己。这种人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做法,甚至是一种让业界都感到脸红,消费者更是雾里看花。然而媒体的炒作,让电信的垄断阴影暴露在日光之下。这能怨恨媒体吗?

 

  最后,关于重组的事情,从2004年已经炒到了2008年,这是电信运营商自己的事情,其实除了媒体普通百姓根本就不关心这些“破事”。前几天,参加一个媒体联谊会,一位同行问我“谁和谁将重组?”我回答:“记者睡在被窝里想象最好的组合就行了。”

 

  如果让一个中学生来算算有多少种方案,按照数学上的排列组合,将近120种,无论谁和谁组合,结果都差不了多少,话费该收多少还是要收多少。既然媒体这么看种这些事情,不妨就多放一些“烟幕弹”,让媒体记者不再为没有选题而发愁。

  因此,建议运营商还是把自己这潭水弄的清澈一些,不要总是“云深不知处”。最好还是出台公开透明的政策监管,科学合理的媒体信息披露制度,开放的舆论氛围。因为,媒体是把“双刃剑”,如果运营商仅仅剩下了“炒作自己,忽视了别人”,长此以往,花再多的钱,买再多的版面和频道是没有前途的。


2007-12-20
通信人不懂文化是种悲哀

      
           文/毛启盈

  12月19日,在2008中国通信技术年会上,原邮电部部长、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朱高峰谈到当前的通信市场时感慨:通信人大多技术出身,不懂文化,不懂社会问题,他还特别强调说:有些事情不是搞通信的人能够明白了。一语双关,目前通信市场缺乏文化理念,通信任应该重视文化品牌的营销。本人对该专家的观点做了博客语录,然而有网友提出有“曲解”,并提出了通信人不懂文化不可耻。我要说的是,不光是通信人就是中国不懂文化都应该感到有一些自卑,甚至有数典忘祖的悲哀,难道通信人不懂文化还有什么自豪的不成?

 

   首先,有网友认为“不懂文化”恰恰是术业有专攻的表现,可能难以成立。一个人不懂技术,难道说恰恰就是有文化的表现吗?肯定是一种伪命题。进入通信行业如果不了解技术,就意味着没有市场。不错的,但是,有技术就不等于没有文化。为此,笔者查阅了关于通信文化的解释,西方通信文化产业(telecommunication
culture
industry),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中国通信业不是一片空白,因为中国通信现象自从原始社会就存在了,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千年历史,博大精深,但是不能就归结于通信人的文化。只是一种现象,没有形成一种体系,也就是上升到文化品牌营销的层次上。因此,没有文化就没有品牌,没有品牌就难以在国际市场立足,这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为之自豪的。

 

  其次,对通信人文化的缺失现象,朱高峰也并非第一人,早在2006年的时候,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谢麟振在其博客《移动通信文化:一个值得开发的富矿》一文中阐述了“移动通信文化”,讲到了“手机文化”,譬如手机音乐,手机电影,成为移动通信文化中的一个又一个新亮点。但是,他指出移动通信技术是个舶来品,但耕种在中国土壤后,它就生长出了与别国不太一样的东西。例如短信业务的火爆就是证据,移动短信业务可以说是汉文化与西方移动技术杂交后生产出的一头“骡子”。这头骡子拉动了中国移动运营商的收入增长。我们想说的是,中国的运营商能否结合中国文化的具体特点,更多地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其它品种的骡子”? 一个产业发展的过程就是文化彰显和积淀过程,也是一个产业“气质”“性格”等内在要素形成的过程。因此,通信人应该注视文化品牌的塑造,而不应该沉迷于技术,而忽视文化。

 

  最后,还是说说朱高峰谈的SP的问题。业界人熟知,SP企业自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依附于几大电信运营商,从来没有自己的品牌,更谈不上文化品牌,所以,充满了色情和欺诈的SP业给通信业的增值业务蒙上了难以启齿的羞辱。从而导致了消费者对SP的不满。从2006年以来,信息产业部大刀阔斧地改革体制,秋风扫落叶般地整顿流氓的,非法的SP业。经过这么一整顿,成千上万的SP企业死于非命,从而进入了低谷。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没有文化作为底蕴和支撑的SP业是经不住历史考验的。再好的通信技术又有什么用场?难道技术进步了,就能拯救这个行业吗?当然不是,必须从让文化融入这个行业,可能才会走的更远。

 

  《西游记》是儿时喜欢看的神话小说,不懂技术而出现全部都是“唐僧”的现象固然可悲,但是,那是封建社会“家长制”的思想遗存。而如今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必须要按市场规律办事,没有文化理念作为营销的市场,就是再好的技术也没有用场。如再先进的3G,4G技术,如果没有商用作为基础,不结合社会文化现状,那只能是闭门造车,不能给产业带来任何推动性。


2007-12-09
 

   
谁免了大唐移动唐如安的职务?

                             
文/毛启盈

 

 
12月8日,北京某财经媒体再次把“炸弹”投向了大唐移动总经理唐如安,一则报道开门见山:传闻已久的“大唐移动总经理唐如安下课”终于接近尾声。12月7日,记者独家
获悉,唐如安已于12月6日被免去在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简称“大唐移动”)的职务。接着,有网络媒体回应:《大唐电信集团称唐如安被免职一文报道不实》。双休日对唐如安来说难能可贵,可能还在加班布局研发TD-SCDMA,也可能已经和家人一起度周末。总之,已经被媒体”免职“之后有重新上岗再”免职“,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媒体要给一个上市公司的高层“免职”,大多都是相同的理由:第一,要个顶头上司意见向左;第二,派系之争败落;第三,“个人原因离职”,对唐如安,如出一辙。

   
除了以上三个理由以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事件,那就是TD-SCDMA。
因为TD-SCDMA,从诞生起,其目标不仅仅是在国内,而是整个全世界。TD将是我们移动通信产业走出去的一个“杀手锏”,TD走向世界将是我国移动通信发展战略性转折的标志,标志我国移动通信发展将开始从技术输入模式向技术输出模式过渡;也因为TD-SCDMATD,从2003年开始,大唐移动就获得了信产部、发改委逾2亿元的专项资金支持。此后每年,大唐移动都分别从国开行获得2亿-3亿元不等的贷款支持,今年6月到7月,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分别给予大唐集团300亿元和200亿元的贷款授信,多家银行和政府的支持重组传言纷纷抛出,让大唐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更因为TD-SCDMATD迟迟不能商用,坐在火山口的大唐集团却曝出虚报近3800万元人民币的利润,被中国证监会处以30万元的罚款。

 

  祸不单行的是,北京国际通信展前夕,国际电信联盟(ITU)正式批准WiMax成为第四个3G国际标准,关于其跟中国3G标准TD-SCDMA竞争的讨论再次升级,TD悲观论电信专家阚凯力公开表示,WiMax在技术上就比TD进步!

  大唐移动的TD前景暗淡的哀歌再起,TD占用资金导致集团虚报资产传言不断,TD不能快上导致3G牌照不能发放,猜测声不绝。更有媒体报道,大唐移动存在重大问题,导致TD研发迟缓,就连中兴鼎桥也后来居上…………

  
  内外因素的影响,导致媒体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大唐的TD-SCDMA推动者唐如安。在今年9月初,有媒体报道唐如安离职。对此,唐还特意对所有员工发出一封邮件,邮件中写道:“炒作大唐移动甚至我本人的消息。此类消息手法拙劣,皆属无中生有,其目的不可告人。在此,我郑重地告诉大家:我的工作一切正常。希望大家不要听信此类谣传,倍加珍惜当前的发展局面,专心致志于我们的工作,齐心协力完成今年的各项任务。”

  这次,媒体再次让唐如安“离职”,笔者认为,即使媒体报道不真实,或许有潜藏恶意。大唐移动至此,唐如安不必再对此发邮件,也不用回避任何谣言,如果TD-SCDM真的不能大干快上,而面对TD-SCDM自己又无法左右,真的不如辞职算了。虽然他才46岁,但是却身兼数职,正是人生事业的鼎盛时代,离开大唐移动也许会有更好的发展,也为媒体节约了不少的“炒作”版面。


2007-12-05

 中国电信业不是小学生而是带头大哥

  文/毛启盈

  
12月4日上午,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赵厚麟表示,在电信业,中国已经有全球第一大电信网,外国企业早就不把中国人看成是学生,我们自己不要永远地把自己放在小学生的位置上。

  此前,在计算机世界举办的2007IT两会上,信息产业部娄勤俭副部长表示,
在过去的一年里,GDP已经占到了7.5%。在进出口环节中,占到了37%,将近1/3。从运营企业来看,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了9亿,用户规模最大。互联网用户已经达到了1.72亿户,特别是这几年,由于通讯的高速增长,使得投入也是大幅度地增长。连续8年,已经超过了2000亿每年的投入,在通讯的基础设施上。所以,也为信息产业的发展的拉动,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除此之外,娄勤俭副部长还传达了以下三个信号:

 

  第一,我国电信业拥有成功的经验。目前,电信运营企业和运营业、制造业,互动融合发展,取得了初步成效。应该说,运营业和制造业的互动发展、相互促进,是我们国家发展信息产业通讯业上很好的成功的经验。

 

  第二,农村信息化举世瞩目。目前,中国的信息化已向深层次发展,农村、农业信息化建设的步伐加快,全国已通电话的行政村比重达到了99.25%。国家一些重大的信息化工程,取得了很好的进展。企业信息化电子政务、电子商务、城市信息化推动的步伐加快。电子认证服务管理,信息化培训等基础工作,已经开展。信息化的发展更加坚实,推动了向深层次发展。

 

  第三,我国已经在世界通信产业的发展道路上承担着技术改革的历史使命。第三代移动通讯,三种国际标准的产品、技术已初步形成了完整地产业链。以国内的企业在坐的企业家们,开发的一些技术和产品,已经进入到世界各地。在全球竞争中,为全球的消费者服务,已承担了一种信息技术产业发展和为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服务的责任。

 

  中国电信二十而立,绝对不是小学生,而是具有一定责任感“大男人”,甚至是世界电信业的“带头大哥”了。

 


2007-11-22

 沃达丰独家获3G iPhone销售权?

         文/毛启盈

  11月22日消息,一家意大利网站(morse.it)宣称沃达丰(Vodafone)在其业务区域内独家获得了新的3G
iPhone独占权。(点评:独家假新闻!) 

  该网站言之凿凿地声称他们已经从“高度可靠的消息人士”那里收到了相关的信息。至于何谓“高度可靠的消息人士”?那肯定是身份足够接近苹果的人士。(虚拟消息来源-苹果)

   报道还称,如果沃达丰独家获得了3G
iPhone独占权的话,德国电信T-Mobile会非常不满,但是却也无可奈何——苹果并未违反经销协议,目前欧洲的运营商们只得到了EDGE/GPRS版本iPhone的销售权。(好事的媒体-制造的烟幕弹)

  分析了新闻的几个要素,就不难联想到以下几个问题:近几天,
iPhone手机涨价的广告网上到处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iPhon手机身价也因此提高。传言中移动要引入iPhone手机,接着说联通也要引入
iPhone.谁知,经过媒体核实,中国电信运营商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
iPhone总是一厢情愿地自抬身价,这是为什么?

  只要原因可能是:其一,
iPhone从美国市场出发,席卷全球想测试一下人们对其的接受程度;其二,苹果总是热衷以“假新闻”提升自己的身价从而变相地抬高了与全球运营商合作的筹码,让消费者感觉到自己是阳春白雪;报道中声称,苹果公司在圣诞假期结束前将不会就此事做出解释,以免影响节日其间iPhone的销量。这就是典型的欲盖弥彰;其三,iPhone的粉丝团怂恿苹果,无端的吆喝声凑涨了苹果的垄断气焰。

 
  所以,关于苹果
iPhone的报道,尤其是涨价,独家合作等等,读者要三思而后信。

    相关传闻 中移动曲线引入iPhone


2007-11-18
 

博客搜索当“以人为本”             

                   文/毛启盈

  2007年11月15日,晚19时,北京西大望路,温特莱中心--中国雅虎。两个小时以前,在15层刚刚召开了一个由10余名博主参加一个“博论搜索
客邀高朋” 
座谈会。因为迟到,我在电梯里度过了10多分钟,(星期六,没有到15层的电梯,我在四个电梯之间往返)。但是,还是很难抢到发言的机会。

  看来,这些天天在网上“放炮”的博客领袖,也需要给一个线下的发言的机会。从他们的发言中不难发现:博主们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确实共同的。

  杨小燕(火凤凰)、王峰(搜房网)、王鹏越、柳华芳、罗亮、詹鹏(“农民也IT”)、“漏雨屋主人”、康国平、盛振中、沈阳(sz1961sy)、米晓斌、王艳辉(老杳)等大侠激情四射,踊跃发言。

  问题像迷雾一样笼罩着每一个博主的天空:博主能否一键把一篇文章发表到数个博客之中?博主不方便动笔,能否安装一个软件自动写博客?能否成立一个专门的维权组织,专门替博主们维权?博客搜索如何体现公平公正?

      
一系列的问题,其实都是我平时遇到的困扰。趁着别人发言的机会,多吃了些水果和香蕉。结果还被拍了下来。于是,提了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中国雅虎360度全能搜索,和博客搜索有什么不同?博客搜索是以人为主?还会以内容为主?”

  雅虎搜索业务部张忆芬副总裁,一个机智的女人。她把问题抛给了网页搜索-平台产品部王梅产品经理。“目前,还是以内容为主,慢慢可能会以博主为主,还在探索中…………”王梅这个答案一看就知道搪塞我。虽然,就有数据显示,全球共有博客7000万个,平均每天新增博客12万个,博客上每天新增文章150万篇,全球最受欢迎的100家网站中有22家为博客网站。

  写博客的人尽管成千上万,但是拿目前的更新速度和流量来看,每一个领域(不包括娱乐社会新闻),真正坚持更新的博主不超过500人。如果雅虎博客搜索能够抓主这些博主,当然博客搜索的影响力就非同寻常了。在会后大家一起在地下一层吃火锅的时候,我把这个建议抛给了张忆芬副总裁,其实也是提给搜索网站。

  张表示赞同。席间她还给我们讲述了雅虎总裁在美国的一些生活花絮及其做人原则,包括杨致远教授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因此雅虎一定要做一个客观公正的搜索,一个人性化的博客搜索。而在中国搜索领域,包括百度,GOOGLE等门户搜索,以及其他五花八门的搜索,要做到“客观公正”这四个字,还有一段路要走。以产品为本有,以色情为本亦有,以金钱为本到处都是。

  博主们的理想和现实相差究竟有多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各大博客之间互联互通已经成为问题。当然,“以人为本”可能会走得更远。

  相关链结西班牙95岁奶奶写博客


2007-11-15
 

 
专业文章如此雷同,是否抄袭?
                                                      

                                   
 文/毛启盈

   
近日,《通信产业报》一篇“中移动部署七省八市全网TD测试与2G兼容是重点”的文章被多家网站竞相转载,然而笔者感到诧异的是:同时被转载的还有另外一篇标题基本雷同的稿子,来源却是《第一财经日报》。二者如此雷同,到底谁在抄袭?

 

  《通信产业报》标题《中移动部署七省八市全网TD测试与2G兼容是重点》的文章,发表时间为11月9日,当日先后被搜狐(截图上)、人民网、中国经济网等数十家网站转载;《第一财经日报》文章标题为《七省八市全网TD昨开测与2G兼容备战北京奥运》发表时间为11月13日(截图下),当日被网易科技、人民网、新浪等数十家网站转转载。

 

 

 

  11月9日,《通信产业报》的文章是,记者从中移动独家获悉,11月12日,中国移动七省八市将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全网TD测试。在没有部署TD网络的城市,中国移动把TD/2G
双模终端当作GSM测试,进行与2G的兼容测试,测2G业务
52项300多个业务。
 
  11月13日,《第一财经日报》的文章是:全国十个TD城市的预商用测试将进一步加快,全力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昨日,广东3G产业发展联盟秘书长黄观辉向《第一财经日报》证实,中国移动昨天部署了TD-SCDMA测试网的七省八市展开为期一个月的全网TD测试,此次测试将涉及2G业务共52项300多个业务,重点锁定在与2G的兼容测试。

  
这两条新闻除了标题基本相同以外,新闻事件主体(红线已经标出)、有些语言都基本相同。

  
  对媒体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都是财经类的专业性文章,发表的时间前后相差数天,而文章从标题到导语竟然如此雷同,让人生疑。事实上,平面媒体的好新闻运作成本很高,尤其是记者采访的第一手资料来自不易,专业媒体采访一条行业新闻所耗费的精力更多。作为一个记者,应该尊重同行的劳动成果;而作为读者,当然希望看到更多的不同角度的新闻,雷同性的内容和报道在不通同的平面媒体出现,时间却相差几乎一个周,肯定会影响阅读的兴趣。

  互相学习借鉴而不抄袭,这才是媒体记者的竞合之道。

2007-11-07


八年抗战,做记者真的不如跳舞


                     /毛启盈


 


  200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记协《关于确定“记者节”具体日期的请示》,同意将中国记协的成立日118日定为记者节。就在那一年,我很幸运地地成为一名都市报的记者,也很幸运地和报社的领导愉快渡过了第一个记者节。回眸八年新闻历程,思绪万千。把酒临风,舞曲响起。


 



  首先,新闻记者“做官论” 可能会误入歧途。进入报社的第一年作记者就带实习生,第二年可能就是首席记者,第三年可能就是新闻部副主任,到了第四年可能就是副总编甚至总编辑,这种现象存在,但是很少,大多人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做着具体的采访工作。要熬夜写稿子,要饿肚子跑山路,要到危险的地方去体验,所以想做官的人最好不要进报社,甚少不要进靠资历排辈份的报社。然而,我们很多记者都是糊糊涂涂进了报社,而且在不同的时期做出了选择:要么做官,要么离开。


 



  其次,新闻记者“赚大钱娶美女”也是一种不可靠的论调。很多大学老师都给学生灌输一种思想,就是做“风光”的事业,才能赚大钱娶美女,而新闻记者就是很风光的了。今天有媒体报道有七成的网民想做记者,可能是受这个观念的影响。目前的记者收入在各种职业中只能算个中等水平。所以才有“中国的财经记者像vc,那里有机会就往那里去”的悲哀。晚婚甚至不婚,成了记者的代名词。


 



  最后,新闻记者是已经不是无冕之王,而是普普通通的工作者。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新闻纸当为最贵,记者的权威性当为最高。而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信息封闭性几乎完全打破,普通的人也能在网上传递一个大事件,因此新闻记者的神圣性大打折扣。



  以上的种种原因,导致记者节从诞生的那一天起,虽然意义重大,但是在社会中反响平平。


 



  虽然,记者节像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但是,记者节的神圣性和在影响力和护士节、教师节无法比拟。在繁华的都市中,除了看到一些商业酒店的广告标语打折优惠记者外,便是有关领导的颁奖视察,对于记者的新闻源头:平凡的老百姓,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每天几乎有成千上万的记者奔波在各条战线上,芸芸众生,花自飘落水自流,没有一个让百姓记住的明星记者,更没有一个“范长江”式的精神领袖,这才是记者节悲凉的原因。


 


  来点热闹吧,舞曲响起来,做记者真的不如跳舞!


 


  相关链结 西班牙95岁奶奶写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