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毛启盈
  今日下午,工信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固定本地电话等业务资费管理方式的通知》,改革部分电信资费管理方式,对固定本地电话等业务资费实行上限管理。

 
  该“通知”的下发,标志着固话资费管理模式有了转变,由政府定价转变成为“半市场调节”,因为不限制下限,所以有无限接近零的可能性。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次对固话资费改革依然不彻底,仍然没有完全实现市场调节,甚至直接取消固话月租费。
  这里为何说是“半个”市场调节?通知中有一条这样规定:“上述业务的资费方案由各电信企业集团公司或省级企业(分、子公司)制定或调整,其他下属企业不得自行制定或调整。省级企业(分、子公司)向通信管理局和同级价格主管部门备案的资费方案须经其集团公司同意。”这说明,各地方还没有根据市场情况自由制定价格的自主权。
  关于是否该取消固话月租费的问题,好像在2005年的信产部时候已引起争议。以阚凯力为首的“保皇派”坚决反对取消月租费,理由是固话占有国家资源,运营商没有必要为闲置的电话买单;以律师为代表的“亲民派”,认为固话月租费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相当于旅游场所的“园中园”门票,没有任何依据,消费者没有必要为垄断企业重重买单。
  电信业又走过了5年,到了3G时代,经过电信业重组,竞争格局已经产业了巨大变化。先是六大运营商合并为三家,接着是小灵通被强迫2011年退出市场,最后是中国移动无线座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千万家庭用户,继续向企业级客户渗透。原来有中国电信独家经营(铁通、网通也有,不过数量较少。)的固话市场,竞争格局产生了变化。今非昔比,现在如果宣布取消固话月租费,应该说无论是对中国电信,还是对老百姓都是求之不得的。然而,决策者并没有这样考虑,或者还是给中国移动留下更多的机会,或许是继续“过渡”和观望。

 
  首先,固话占据国家电信资源这是肯定的,譬如一个用户长期不打电话,让电信运营商承担成本费用,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固话仅靠赚取月租费是不足以让运营商盈利的,而且,大量的用户在无形中流失,如果能够改变固话的盈利模式,譬如,推视频电话、网络电话,收取其它增值费用,这样可能就会留住用户。所以,固话仍然靠语音通话盈利,甚至靠月租费盈利,这是不现实的。
  其次,目前固话市场格局已经改变,尤其是中国移动大举进军固话市场。无线座机在广东价格政策让消费者倾心。北京移动推出的TD座机每月月租为10元,市话为每分钟0.12元,加拨17951长途为0.22元。这一价格与在北京固话市场占有量最高的中国联通相比,有着很大的优势,目前联通固话月租为21.6元,市话前3分钟收取0.22元,之后每分钟0.11元,而长途在加拨17909情况下为每分钟加收0.3元。月租费如果下放给地方公司,完全有接近零的可能性。如果不让电信和联通取消固话月租费,其实是和移动无线座机没有办法竞争。
  第三,根据调查,目前用固话用得最多基本上是没有移动信号的农村和政企用户。关于政企用户,是否收取月租费对其影响不大,最多只是少安装几部电话。而更多的这是这些偏远地区的农村用户。他们有安装宽带可以捆绑,免去月租费。而那些没有装宽带,最多和外出务工的子女联系。如果没有固话,最多跑几步路找移动信号或者到镇上打电话。这种情况下,如果免去了他们的月租费,其实也是电信业普遍义务,也是“民心工程”。如果以后能够看电视、视频等,其实也是增值业务。而撤掉了他们的固话,就等于失去了这些用户,也从此失去了民心。
  因此,当局者没有必要在固话“月租费”上优柔寡断。也许,有人说国外很少有国家取消月租费。那国外人家是怎样的服务,而我们又是这样的服务?美国人电话费占据月收入的比例是1%,而我们电话资费占据月收入的比例却是5%强!拿人家的资费政策有可比性吗?


上一篇: 输入法,用户最关心什么?
下一篇:盛大收购酷6网:陈天桥和李善友同一个梦想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