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毛启盈



    


  
 近几天来,因为诺顿的“误杀”事件,让寂寞了半年的媒体顿时热闹起来。诺顿“误杀拒赔”,公司耍流氓固然让老百姓生气,然而我却看到发生在媒体身上,让传媒人大为丢脸的事情,也令人愤怒。这就是,一些热点评论性的精华文章,被活生生地剥夺了作者的署名权。


   
诺顿自摆“乌龙”,难道连媒体也要自摆“乌龙”封杀自己的作者不成?


    5月23
日,本人发表在IT168文章《反思诺顿事件:有多少误杀可以重来》,5月24日,本人发现在个别二流媒体上,做了涂改,没有署名。还好,这些非主流媒体没有强大的推广能力,网上还是没有转载,影响力几乎为零,可以蒙混过关。(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搭理。)


 
 谁知,同一天,在网易科技频道下的“网易学院”头条看到了这个稿子,却没有看到署我的名子。作为门户网站的网易转载后,影响力可见非同一般。很多从网易转的跟着“学习”。



  此前,因为转载文章没有署名,我曾打长途电话到广州网易公司,找其负责人讨说法。所以,这次先是给这个负责人发了一个短信,说明了情况,谁知,几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回复。其后,在MSN上遇到了他,我问短信是否收到。得到的回答是“嗯”。我说“你们网站是不是所转载的文章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半天此人又是个“嗯”。因为上一次发了脾气,他很快地加上了名字,凭经验,看来这一次不动粗不行。



  “我也是从网站总监这个位子过来的,因为转载别人的稿子没有注明出处曾经还吃过官司。”我敲警钟的口吻告诉他。谁知,这位编辑还是不紧不慢一个“嗯”。


  看来,丁磊真的“累“了!2007
年几乎就没有在京“露面“了,再说网易在游戏上陆续滑坡,在网站内容建设上也没能超出几大门户,这官话也越来越不会说了,所以培养这些员工只会讲个“嗯”。



  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网易的内容监管层如此忽视作者的权力:“一般都不署作者的名字!”,这到底是谁让一个门户网站如此高傲,难道要让作者亲口说一声“求求你署我的名字不成!”



  气愤之余,百度了一下“转载”“不署名”等关键词,果真发现了几百条。



据信息时报报道,2月1日,该报评论版主编、知名时评人椿桦就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起成立向传统媒体追讨稿费的“作者维权联盟”倡议。短短两天,文章引起了巨大反响,已有数十名活跃在网络及传统媒介上的时评作者发帖响应,并加入到该联盟中。



  还看到某网站转载博客不署名也要索赔2000元。“君子固穷”,我没有那么清高,也上升不到什么维护XX权利的高度,说实话,我还要靠这点稿费生活呢!


   
据调查,在媒体上发表一篇文章1000字的稿费,高者不超两三百,低则不过数十元,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数目。然而,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却对这个“小数目”也斤斤计较,甚至不惜使用删改作者文章、不署名等方式来逃避支付稿费的义务,确实令人侧目。



  所以说,看完了诺顿公司“乌龙”的笑话后,媒体还应该好好地自察,到底谁在制造“退五十笑百步”?谁在变相地“封杀”为自己细心备稿的作者?



上一篇: 是谁给了媒体“封杀”作者的权力?
下一篇:儿童缘何成了IT产业的“唐僧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