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今天,各大网站再曝,陕西移动“内鬼”出 售1300万条个人信息获利,这让电信业蒙羞。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仅仅是个案,不能说明泄露用户隐私一定是运营商,还有很多看不见的监管部门。

先听听这个移动员工的口供,“今年3月何宗辉又向我要西安、榆林、延安、渭南等六七个地市的移动手机每个月话费消费20元以上的信息,内容包括手机号码、月话费消费情况、办卡区域、机主性别、出生年月等,我同意了。第二天我在单位将电脑连接到省移动公司数据库中,提取了1000余万条信息,每个地市建立一个文件夹,存储到我的笔记本电脑中,两三天后通过QQ传给了何宗辉。不久,何宗辉付给了我5000元现金。”

从中可以看出,这名移动员工仅赚了5000元,就是后面发生再次倒卖,也仅5万元。对于日进3亿的中国移动来说,这钱丢到马路上都不一定弯腰捡起。当然,我们也不能全信其口供,说不定为了保护自己顶头上司,“牺牲”了自己。还好,这名员工不是“临时工”。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中国移动也不是第一次,早在2008年3.15晚上曝光山东移动泄露用户隐私。人们对CCTV曝光动机普遍存疑,尽管分众传媒做了“替罪羊”,中移动逃过一劫。但是,人们还是一直对其泄露用户隐私耿耿于怀。

不过,除了中国移动外,中国电信也并非平安无事。今年9月,广州的一位手机用户不堪忍受垃圾短信骚扰,将广州电信告上法庭,而律师竟然称“把原告加入电信‘红名单’便可收不到垃圾短信”。一时间,“红名单”成为网络热词。

我们知道,移动用户近7亿,员工超过10万,偶尔出现用户隐私泄露的情况难以避免。不过,大量泄露个人隐私的事情却发生的运营商之外。

近日,某女士因怀疑丈夫有外遇,便通过公交一卡通的网站查询了丈夫的出行记录。引发了个人隐私的担忧。不过,公交卡不申请,不登记,不挂失,何况,乘坐地铁和公家车大多是社会中下层,危害性并不像垃圾短信,立竿见影,影响到人们的正常生活。所以,关注度显然不能和运营商泄露用户隐私。

但是,就是这种漠视用户隐私现象的存在,导致了用户信息频频外泄。用户通过其它很多渠道可能泄露自己隐私,如网上购物、购车、医疗、工商等机构,凡是让用户登记姓名和通讯录机构,都有可能泄露用户个人隐私。所以,不能把所有罪名都归结为运营商不作为,而是要全社会来监管,尤其是位高权重的企业和个人。

在此,笔者提出以下三点建议,希望能够加强用户个人隐私的保护:

第一,凡是实名制的机构,包括互联网、运营商、以及相关机构,系统需经过国家安全局认定,管理人员需要持有国家安全局颁发的证书;如果做不到,建议取消实名认证制度,提醒用户注意隐私泄露。

第二,对于运营商监管,建议公安部门成立垃圾短信监管部门,接受群众举报,反馈群众意见。对于垃圾短信,个人诈骗,以及色情广告,查到源头,一追到底。发生在那个地区的诈骗,群众举报,公安部门没有下文,应按不作为处理。

第三,采用问责制。由于掌握这个人信息多是国企、事业单位。企业及其旗下单位涉及泄露个人用户隐私行为,不得参评责任企业、信誉企业,企业一把手一票否决,不得平调或者升迁。


上一篇: 品牌平板电脑“价格战”将山寨货扫地出门
下一篇:手机健康背后的互联网诚信危机

1条评论

  1. 移动,电信,都不是好鸟。

发表评论